1912年1月,民国政府在南京正式宣告成立,至1949年国民党政权败走台湾,短短的38年间,包含了南京临时政府(孙中山)、北洋政府(袁世凯及北洋系)、南京国民政府(蒋介石)三个阶段。

一部民国史,前半程军阀混战,城头变幻大王旗,你方唱罢我登场。中间阶段全民抗战,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尾声却是外敌伐尽,内战又起,最终国民党政权兵败如山倒,败走台岛。

本篇,讲述民国时期,几件看上去很扯,却真真实实发生过的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黄埔蒋校长与安大刘校长打架,两记耳光换来一招飞腿

刘文典,安徽怀宁人,历任省立安徽大学校长、北京大学教授、清华大学国文系主任、西南联大教授、云南大学教授,是民国著名学者、教育家。

民国时期,坊间一直流传着刘文典与蒋介石互扇耳光的故事。

著名学者金克木在《刘教授文典》中讲述:

刘文典称“大学不是衙门,拒绝蒋介石到校训话,拒绝安排学生迎送如仪,并斥蒋为新军阀。”蒋大怒,欲枪毙之!

1931年12月11日,鲁迅发表《知难行难》一文,称“刘文典是因为不称蒋为主席,而被蒋关了起来”。

1963年,刘文典的清华同事冯友兰称,“刘先生与蒋争吵,称我跟中山先生革命的时候,你还不知在哪里呢?”蒋遂把刘囚禁。

而刘校长与蒋校长之间的斗殴真相,却非鲁迅、金克木、冯友兰所述情况。

其真实过程为——

刘文典与蒋介石之殴斗,系因安徽大学学生与安徽省立第一女子中学学生发生冲突所致。

1928年11月23日晚,女中举办校庆晚会,安徽大学学生得知消息,前去观看,因多数学生无请柬,又不甘被拒于门外,便强行挤入会场,女中方面遂关闭电闸,提前结束晚会。

这一举动引起安徽大学学生不满,开始砸门毁窗,且打伤前来制止的女中师生。后警察赶至,平息了事端。

经双方协商,刘文典代表安徽大学表示,愿意道歉和赔偿损失,但不同意开除肇事学生,遂引发女中学生到安徽省政府所在地安庆静坐请愿。

适逢蒋介石到安庆视察,遂召见刘文典和女中校长,共同协商解决此事。

三人见面后,蒋介石以安徽大学学生首先实施打砸并伤人,命刘文典开除肇事学生。但刘文典说事实尚未厘清,因而拒绝马上处理。

蒋介石不悦,再次询问刘文典“能否开除肇事学生”,刘文典表示“恕难从命”。

蒋介石大怒,曰“教不严,师之惰,学生夜毁女校,破坏北伐秩序,是你这学阀横行,不对你撤职查办,就对不起总理在天之灵”。

刘文典反讽“提起总理,我和他在东京闹革命时,根本不晓得你的名字。些微细事,勿用小题目做大文章。如果我是学阀,你一定是新军阀!

蒋介石怒极“掌掴刘文典左右颊各一”。

刘文典迅即“飞腿踢中蒋介石下身”。

刘文典被蒋介石侍卫当场拿下,蒋介石连呼“枪毙”,刘文典神态自若,听任侍卫绑缚,曰“你就不敢!你凭什么枪毙我?

侍卫将其拘禁于安徽省府“后乐轩”,请示蒋介石“移送警局或带回南京”,蒋介石言“不必,着省府看押7日释放。

由此可见,所谓“枪毙”仅为一时气话。

刘文典在安徽省政府呆满7日后获释,随后被免去了省立安徽大学校长一职。其授业恩师章太炎十分欣赏刘文典的书生气节,抱病挥毫写了一副对联赠之:“养生未羡嵇中散 嫉恶真推祢正平。

——以上过程,引自唐鸣珂著《刘文典在安庆顶撞蒋介石经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黄埔“墙头草”,中将杜从戎

杜从戎,湖南临武人,黄埔军校一期生。毕业伊始曾深得蒋介石器重,东征之初即担任连长,攻克淡水后升任营长,之后仕途顺畅。

1928年,蒋介石亲自拔擢时年26岁的杜从戎,从第9军政治部主任转任南京国民政府警卫团团长,晋衔少将,成为黄埔一期同学中较早晋升将官者之一。

但杜从戎生性贪财,上任不久即被副团长王世和举报吃空额,贪军饷。蒋介石闻听大怒,下令彻查,很快就查清了事实,坐实了罪责。

1928年,此时国民党军队各级军官尚还算廉洁,不似后期那样肆无忌惮地贪污腐化。因此,杜从戎成了贪腐典型,被撤职拘押。最终在一帮同学的力保下,才被释放。

不料杜从戎就此对蒋介石怀恨在心,适逢中原大战胶着之时,甫脱牢狱之灾,杜从戎便匆匆赶赴北平,领衔联名100多名黄埔同学通电反蒋,联合阎锡山、冯玉祥等反蒋派系召开“讨蒋扩大会议”。

但杜从戎此次政治投机押错了宝,中原大战蒋介石大获全胜。

大胜之余,蒋介石为了显示宽宏大度,成立了一个专门负责“招安”的办公室,由曾扩情负责,下令:凡是参加反蒋活动的黄埔学生只要主动悔过自新,一律既往不咎,并安排相应军职,绝不秋后算账。

于是,陆续主动回来悔过的黄埔学生超过了200多人,有参加共产党的,有参加改组派的,还有参加“反蒋扩大会议”的。

而蒋介石也并未失信,将这些人都安排了相应的职务,其中不少人还获得了将官军衔。

事后发现,其中还有几十个黄埔同学其实什么反蒋活动都没有参加,不过是毕业后没有混出个名堂,就借着这个机会,冒充曾经参与“反蒋”,以此讨个重新安置。

蒋介石也不细纠,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杜从戎竟然也厚着脸皮主动找上门来悔过了……

蒋介石对其他重归麾下的黄埔学生大多和颜悦色,勉励多过批评。唯独面对杜从戎时,见面即破口大骂,且扇其好几个耳光,令其滚蛋。

为了显示对杜从戎的特别憎恨,凡是其他同学的悔过书上所列罪行涉及杜从戎者,蒋介石一律批示“除杜从戎外,其余照准”。

黄埔同学掌握这个诀窍后,不管有的没的,真的假的,纷纷在自己的悔过书上将杜从戎列为同犯。

而蒋介石也一律批示“除杜从戎外,其余照准”。

一时间,杜从戎影响力之巨大,在黄埔同学中无人能及。

杜从戎挨了耳光后也不气馁,没事就去蒋介石官邸觐见,但凡蒋介石不见,则于官邸外立正站好,有时一站就是一天。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一日,蒋介石终于将其召入,大声斥责:“忘恩负义,无耻之尤!我收容你回来,是因为我打了胜仗。如果打了败仗,你不会承认我是校长,我也不承认你是我的学生。你干你的,我干我的!

蒋介石虽然对杜从戎由爱生厌,但最终还是给了他一条出路,委任杜从戎出任第11师第31旅旅长,只是将其军衔降为上校。

1946年7月,杜从戎再次晋升少将。

1949年9月,杜从戎出任“总统府”中将参军,曾组织国民党军残部在湘粤边区继续顽抗。

1950年,杜从戎部被解放军击溃,只身逃往台湾。

1979年11月,杜从戎在台北病逝,终年77岁。

三、战场上争胜负,麻将桌上论输赢

从1912年到1935年,四川军阀间进行了大小400多场战争,听起来挺多,实际上也没死几个人。打服了就行,一般都不会赶尽杀绝。

四川军阀大多出身绿林,袍哥们很讲义气。都是四川人,就算打仗也要讲究规矩:

农忙时不打、收割时不打、庄稼地里不打、红白喜事不打、逢年过节不打。

此为“五不打”,算是四川军阀间的“君子协定”。

打仗归打仗,交情归交情,四川大小军阀们是很讲“江湖道义”的。

1923年,四川靖国军总司令熊克武联合第3军军长刘成勋、四川边防军总司令赖心辉,合力对付第2军军长杨森以及从第2军军长退居幕后的刘湘。

四川边防军总司令赖心辉手下有一个师长叫作李剑鸣,曾与杨森是四川陆军速成学堂的同窗。

作为同班同学,李剑鸣与杨森私交甚好。作为敌对阵营,李剑鸣与杨森却又在战场上拼得你死我活。

正在双方激战正酣之时,李剑鸣突然接到老家捎来的报丧信,老母亲不在了,要李剑鸣赶回老家奔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李剑鸣回家必定要经过杨森的防区,于是,派人给杨森递去了口信。杨森让来人回去告诉李剑鸣,说你放心地来吧!

于是,李剑鸣单人独骑赶往成渝道上杨森的指挥部,杨森不仅热情款待,还准备了一份厚仪让自己的副官带上,代表自己,与李剑鸣一同回老家奔丧。

杨森还承诺李剑鸣,一个月内绝不会主动攻击李剑鸣的防区,请老同学尽管放心,好好操办老母亲的丧事。待他返回后,哥俩再接着拼个你死我活。

果真,李剑鸣奔丧期间,杨森没有对李剑鸣的部队打过一枪一弹。

但李剑鸣返回部队不久,就在一次战斗中被杨森的部下俘虏了。

当然,一顿好酒好肉是必须有的,杨森还叫来了两个师长作陪,4个人打了一通宵麻将。天刚亮,杨森就让人把李剑鸣送了回去。

有趣的是,没过多久,李剑鸣又在杨森手下吃了败仗,第二次被俘了。

杨森问他,你咋个又来了?

李剑鸣说,上次那场通宵麻将输得太多,迄今念念不忘,这次又来打搅你了,我想把钱赢回来。

二人哈哈大笑,携手进帐,当晚酒足饭饱之后,自然又是麻将桌上见分晓……

后人评价杨森二释李剑鸣:战场上争胜负,麻将桌上论输赢!

四、靠一副麻将,养活一个旅

1926年秋,川军各部相继易帜改称“国民革命军”,邓锡侯所部被编为国民革命军第28军,邓锡侯任军长。

邓锡侯虽然名义上归附中央,但蒋介石是不给地方军阀发饷的,要想养活这样一支庞大的军队,邓锡侯就得自己想办法。

起初,邓锡侯在自己的防区内就地筹饷,预征田赋。据说挑到田里的每一桶粪都要征税,而且已经预征到1942年。

当地民谣唱道:

自古未闻粪有税,而今只有屁无捐”。

邓锡侯还控制了设在成都的四川造币厂,什么叫“通胀”,什么是“贬值”,他统统不管,每天都在大量铸造银洋铜币,以保障日益增长的军需供应。

短短一年时间,邓锡侯将第28军扩充到5个师17个混成旅,总计114个团约15万兵员。

兜里有钱,手里有枪,这时候邓锡侯就开始作妖了!

1928年,邓锡侯支持杨森、陈书农反刘湘,失败!

1929年,邓锡侯与刘文辉、田颂尧等一起反蒋介石,又失败!

两年两次失败,邓锡侯被逐到了川西,仅辖十几个穷县,税赋就不好征了。手头没钱,队伍也就不好带了。

此时邓锡侯手下的5个师长李家钰、黄隐、陈鼎勋、罗泽洲、马毓智,也就不怎么听话了。

从前,这5个师在自己辖区内收到的税赋,都要从中拿出20%上交给邓锡侯。但现在眼看邓锡侯摇摇欲坠,似乎没有几天好蹦跶的了。

于是,这些老部下们也就不再给邓锡侯上交“管理费”了。

在那个“有枪就是草头王”的年代,自己实力不济,兄弟们便自行割据,这是很正常的事情。邓锡侯懂,所以他并没有责怪这些老部下们。

可手上没钱,邓锡侯就连自己的卫队旅都养不活了……

卫队旅旅长谢德湛,眼见邓锡侯成天愁眉苦脸,就给他出主意说,这5个师长不交“管理费”,那就每周都叫他们来开会呀,会开短一点,饭吃晚一点,咱们多留点时间在麻将桌上赢他们的钱。

“管理费”可以不交,但会还是要来开的。接到邓锡侯的开会通知,李家钰等5个师长每周一下午都会来邓锡侯的府上开会。

四川是麻将大省,川军中自然也不乏打麻将的高手,其中“赌神级”的人物,那就要数邓锡侯的老部下,卫队旅旅长谢德湛了。

每周一下午,一小时把会开完,邓锡侯总会留师长们吃晚饭,但离吃饭时间还早,这期间干什么呢?

当然是打麻将!

于是,从1929年到1931年的整整两年时间里,邓锡侯卫队旅的饷银,全靠旅长谢德湛在麻将桌上从5个师长的兜里挣回来。

直到1932年,邓锡侯与李家钰公开翻脸,借助刘文辉的力量夺了李家钰的兵权,随后又借助刘湘的力量抢了刘文辉的地盘,这才再不需要依靠谢德湛在麻将桌上帮他挣钱养军队了。

邓锡侯这段“靠麻将挣钱发饷”的经历,在《成都地方志》是有文字记载的,并非民间故事。

五、打仗只为分胜负,停战仍是一家人

众所周知,四川军阀中,以刘文辉、刘湘的名头最响。而且,在这二人间发生的战争也是最多的。但不少人也许不知道,刘文辉是刘湘的本家族叔。

二人之间的争斗,最终以刘湘大获全胜而告终,刘湘坐上了四川省主席的宝座,成为了事实上的“四川王”。自此以后,刘湘甚至对蒋介石的中央政府,也敢分庭抗礼,听调不听宣。

而族叔刘文辉,则一路败退逃到四川雅安,原本打算暂时偏安一隅,苟延残喘。却见刘湘的部队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是要把自己赶出四川啊!

就要混不下去了,刘文辉的夫人杨蕴光专程跑去成都拜会侄儿刘湘。

杨蕴光见到刘湘,把脸一沉,埋怨道,你到底想把你幺爸赶到啷个地方去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湘只得赔着笑脸说,幺爸腰杆不能硬,一硬又要回来打我。侄儿不是要搞垮他,只想压压他,既然婶婶出面了,那就让幺爸在雅安待着吧,一家人不要再斗来斗去了。

杨蕴光放下心来,刘文辉这才得以在雅安站稳了脚跟。

四川军阀之间的战争,大抵如此,打仗只为分胜负,停战仍是一家人。

从来没有发生过不依不饶,赶尽杀绝的事情。

往往丈夫们作为对手在前线厮杀,而媳妇们却往来频繁,经常聚在一起打麻将。

战事稍缓,丈夫们从前线归来,无论隶属哪方,都能坐在一起喝酒,聚在一起吃饭。

待各自返回前线时,该打仗照样打仗,一点不会影响到彼此间的亲情,或是友情。

如果一方被打得实在狼狈,大不了宣布下野,要么从此归隐山林,要么重新积蓄力量。

而作为胜者一方,往往还会备上厚礼拜望败者尊长,更以子侄之礼叩见败者父母,恭祝高堂福寿绵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