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源自真实新闻案例,资料来源:

百度百科,《12·22新化涉枪案》
环球网,《湖南一民警为泄愤枪杀2人》

“把手举起来,不许动,慢慢爬下走出来!”

30多名武装特警,携带了10多条警犬,正在一池塘边的山坡上进行搜寻,忽然发现在石缝中有人影晃过,这样躲躲藏藏的,应该正是他们在寻找的嫌疑人。

话音刚落,从石缝中走出一个人来,他很配合地按照指令举着双手,在场的民警和几条警犬迅速扑上,将其按倒在地控制起来,之后立即进行搜身,从他身上摸出了2个弹夹,1个里面装有7发子弹,还有1个则只剩下1发子弹,怎么只有弹夹,枪呢?

大家开始在发现嫌犯的石缝附近一寸一寸地仔细搜查,终于在30米开外的草丛中摸出了一把77式手枪。至此发生在湖南新化的这起涉枪案的嫌疑人和枪支已全部得到控制,大家紧绷了好几天的心终于能放下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7年12月22日,晚上7点,新化县城西附近,一辆公务车径直地撞上了一辆大货车,巨大的撞击声把周围的群众都吓了一跳,大家还没有缓过神来,突然公务车前排司机位置的门被打开,驾驶员迅速地下车,然后就没命地狂奔,随后车上传来几声枪响,从副驾驶的位置上也下了一个人,他手里拿着一把手枪,一边追,一边开枪射击,幸运的是,那个司机都没有被打中,最后凶手发觉恐怕再也抓不住他了,也就只好放弃,趁着夜色逃之夭夭了。这一切都发生得非常突然,隔了会儿工夫,周边群众才想起要报警,当地派出所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赶往现场,在两人遗留的车辆上,警方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身上有遭受枪击的痕迹。

出了人命案,还涉枪,对于新化这个小城来说,可算得上是大案了,从县里、市里乃至省里都十分重视,立即组成了专案组,要求务必尽快侦破此案。

专案组在案发现场进行侦查以及摸排之后,确认了开枪的那名嫌犯是县公安局的警察陈建湘。那具在车上被发现的尸体的身份也得到了证实,是县里的一名下岗职工,名叫段新民。同时那名从陈建湘车上逃跑的司机的身份也得到了确认,他是县里的一名辅警名叫邹鹏。

邹鹏在侥幸从陈建湘的手中逃脱后,精神方面也受到了很大刺激,在终于稳定了情绪之后,他向专案组说明了案发时的情况,他说自己是被陈建湘骗上车,他因为是辅警,一直想有个正式的编制,或者找个其他稳定些的工作,此前他曾经找过湘哥,想让他帮自己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门路给安排一下。

就在案发当天,大概在上午8点左右,他接到了湘哥的电话,对方说要帮他跑一下工作的事,让他从局里开辆车出来,邹鹏没觉得有问题,放下电话后就按陈建湘所说,开了辆车去接他,本以为湘哥会带着自己请客吃饭之类的,没想到却开启了“亡命之旅”!

邹鹏说当天一直觉得陈建湘情绪不太多,看起来无比焦躁,在上午10点时,他让自己将车开到县教育局附近,然后给一个人打电话,不久就看到一位30岁上下的男子从教育局里面出来,来到他们的车跟前,陈建湘下车跟对方说了几句话,然后两人就一起上了车。上车后,陈建湘非常严肃地对他们二人说,这次的调查是严格保密的,所以让他们将手机交出来,等事情办完再还给他们。邹鹏说自己当时就开始起疑,不是说找工作吗,怎么又办上案子了?但是看到湘哥凶狠的眼神,问题到了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湘哥这暴脾气,局里谁不知道,还是别惹他了,反正他只是负责开车,让开到哪里就开到哪里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邹鹏说听陈建湘喊那个男子邹恒,他们将手机交了出去之后,邹鹏就按照陈建湘的要求一直往前开,但随着路越走越偏僻,他的心里也开始打鼓。等来到一处荒山边上时,陈建湘忽然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对着邹恒的头部就是一枪,这突然发生的一幕吓得邹鹏魂飞魄散,猛地停下了车,但随后,陈建湘就用枪指着他的额头,质问他为什么要停车,是不是也想去死?

邹鹏连连求饶,之后陈建湘恶狠狠地说,只要乖乖听话,自己可以留他一命,之后车子就开到了曹家镇和桑梓镇交界的地方,陈建湘观察了一下周围地形,就让邹鹏将车停下,然后让他将尸体拖到距离公路大概20米远的小树林里面。他担心邹鹏不肯,又掏出手枪威胁,邹鹏无奈,只好按他要求将尸体拖走,然后还找了些树枝、树叶之类的盖在上面。

专案组一听顿时引起重视,按照邹鹏所提供的方位,果然找到了邹恒的尸体。办案人员的情绪更加紧张,已经出现了2名死者了,嫌犯是警察出身,身上还有手枪,危险性极大,一定要尽快归案!而邹鹏此后所说的一句话,更是渲染了紧张气氛,在抛尸了邹恒之后,陈建湘又开始打电话,他听不出对方的身份,但可以知道的是,对方正在外地打工,人不在新化,这也算逃过一劫。眼看这个目标没戏之后,陈建湘又开始寻找下一个对象。邹鹏战战兢兢地大着胆子问了句后面打算去哪儿?

陈建湘此时的情绪更加癫狂,他盯着邹鹏咬牙切齿地表示,自己一定要让这些人付出代价。邹鹏说自己当时意识到,陈建湘恐怕列了个复仇名单,然后一个一个去了结,第1个是邹恒,第2个没在新化,第3个就是段新民,难道他要将自己这些所谓的仇家全部都开枪打死?

在以了结昔日恩怨为名将段新民骗上车之后,陈建湘就让邹鹏将车往曹家镇方向开,等开到城西附近时,邹鹏看到路边停着一辆大货车,琢磨着这是一个好机会,于是才驾车撞了上去。他跑下车之后,陈建湘朝车上的段新民连开数枪打死他之后,再下车追邹鹏,也正是因为耽搁了这一会儿,才让邹鹏能够逃出他的视线。

如果邹鹏所说为真,那么陈建湘的目标应该会有20多人,根据排查,他当天是从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的曾卫军处借到的值班用枪,但曾说在将枪借给陈建湘时已经将子弹卸去,所以陈手中的子弹应该是从其他非法渠道获得的,尚不清楚数量,所以一定要尽快抓捕其归案,否则会成为重大的社会安全隐患。当地共组织了2000余人进行搜捕,结果顺利在48小时之内抓到了陈建湘。

被捕时的陈建湘已经极度虚弱,头部肿胀且满脸是血,专案组立即将其送往医院抢救,原来在被捕前,他对着自己右边的太阳穴开了一枪,结果子弹从右眼爆出,引起大面积的脑水肿,头部多处骨折,尽管伤势严重,但却并无生命之忧。

陈建湘一案被媒体报道后,很多新化当地人提起他都觉得没想到,他的同学说他重情义、有文采,喜欢写写文章,他当初高中是复读了3年才考上了省司法学校,毕业后回到家乡工作,他脑筋转得快,但脾气不好,性格偏执,喜欢打牌,瘾头特别大,但牌品不好,知道他这毛病的同事都不跟他一起玩了。也有陈建湘的同学说他曾因颅内高压以及抑郁症在医院接受治疗,他常年要靠药物控制情绪,医生说他的病情是和他的工作环境、长期熬夜以及生活没有规律有很大的关系。

至于陈建湘和死者邹恒结仇,据说是因为10年前,他负责处理一起事故,邹恒正是事故的当事人,并且当时相当没有给陈建湘面子,因此让陈一直记恨多年。段新民也是早先与其发生过矛盾。也有人称陈建湘是此前在牌桌上被人算计,输了不少钱,所以打算一一借机报复。

2018年10月,娄底市中院对陈建湘进行了一审,法庭认为虽然陈患有抑郁症,但是他在实施犯罪行为时意识是完全清醒的,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最终判处其死刑。在12月份进行的二审中,湖南省高院作出了维持原判的判决。

2019年5月,作为曾经的执法者,如今的杀人犯,陈建湘被押赴刑场枪决,在临行前,他的妻子前来探望他,他的神情很淡然、镇定,性格偏激记仇到他这个程度,最终断送了自己的性命,又能够怨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