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真实案件,资料来源:

重庆晨报《警察家属开淫窝 主犯张波被执行死刑》

“客人都联系好了,现在说不干了,就是死也不行!

一名女子恶狠狠地用手指着2个女孩,威胁她们出去陪客,“进到我这里,就得乖乖听话,整个勉县谁敢管我们家的事,别以为你们打的什么算盘我不清楚,但是我告诉你们,趁早死了这条心吧,也少受些皮肉之苦!”

2个女孩吓得浑身颤抖,她们跪在地上哭着扯着女子的裤腿,苦苦地哀求,可惜完全得不到女子的半点怜惜,两人怎么也想不到,她们的生活怎么就到了万劫不复的程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1年9月,陕西汉中勉县的检察院的一名工作人员,来到县看守所提审犯罪嫌疑人李某,这是一名失足女性,说起来身世很可怜,因为重男轻女,所以从小在家就不受重视,父母的心思全花在弟弟身上,她念完初中就出来打工,结果因为一没经验二没学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为了生计就成了“坐台小姐”。

“希望你能配合工作,将你的情况说清楚,这样也算是争取个好态度。”工作人员劝李某老实交代问题。

“同志,我可是好人,那些财物都不是我拿的,是那些客人送给我的,而且我只是陪他们喝酒而已,什么犯法的事我可都没做!”

“你以卖淫做幌子,然后趁机偷嫖客的财物,我们都有证据的,希望你能老实交代。”工作人员可不会轻易被蒙骗过去。

李某低头想了想,然后对工作人员说:“如果我检举有功的话,你们是不是就可以对我从轻发落?”

“那要看你揭发的是什么问题了。”工作人员将李某所说的话一一记录下来。

接着李某说出,跟自己在一个监号里的“小姐”高某兰,她是因为交不出罚款而被行政拘留的,之前私下聊天时她说过自己只有17岁,是未成年,她平常都在一家美容院里做“生意”,那家美容院有公安背景,老板娘的老公是县公安局的警察。高某兰还说他们那里像自己这样的未成年人还有好几个,有的是自愿的,有的则是被老板娘骗来的。这家美容院因为有靠山,逼良为娼的缺德事可是没少干。

工作人员将李某提供的情况记录下来之后,马上就提审了这个高某兰,得到的内容和李某所说的基本一致,工作人员觉得这里面可能会挖出大案子来,马上回去向上级进行了汇报,院领导对于这起涉及到未成年人的卖淫案非常重视,和警方配合,就高某兰提供的线索进行调查。结果这一调查才发现,原来这并不是一桩单纯的卖淫案。背后牵扯出的大鱼更是让人震惊!竟然和当地公安局有莫大的关系!

就在半个月前,有2名外地女孩到公安机关报案,说她们1个多月前,被人以打工为名骗到一家美容院,之后被强迫卖淫,她们好不容易才从里面逃出来,于是就马上到派出所报警。2名女孩一个13岁,另一个16岁,均为未成年人,按说这是涉及刑法的大案,但奇怪的是,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后,只是按照一般治安案件进行处理,甚至主要的组织者张波接受询问后居然被担保释放,而高某兰则是因为没有缴纳罚款而被行政拘留,她因为在看守所中跟同监号的李某闲聊,无意中透露了情况,之后被李某提供给了检察院。

检察院的工作人员找到了这2个女孩,让她们详细讲述一下经过。她们一个叫李红,只有13岁,另一个名叫王晶,也才16岁,她们控诉了这段时间遭到的非人待遇。噩梦般的开始还要从7月份说起。李红和王晶是一个村的,她们都不太喜欢读书,就琢磨着想从中学辍学去打工,于是趁着暑假的机会离开家来到勉县,准备投奔同村的一个姐姐,听说她在这里开了家店,生意非常好,不过到了勉县之后才发现那个姐姐已经离开这里且联系不上了,两人扑了空,又打听不到其他消息,就只好先回家去。

两人提着行李,来到县长途汽车站,准备买票回家时,忽然被人叫住,她们一看是个很面善的大妈,大妈问她们是不是来找工作的,自己女儿刚开了家美容院,正是缺人手的时候,她看李红和王晶长得白白净净的,正适合在美容院工作。两人被大妈说得有些动心了,她们此前听说了现在开美容院可赚钱了,而且这个工作薪水高,环境也好,肯定比进工厂好多了,就是不知道这工作可靠不可靠。大妈看出她们的顾虑,说自己家的美容院就在公安分局的附近,敢把店开在警察的眼皮子底下,肯定是做正经生意的啊!2个女孩一听,顿时放心了不少,就打算跟大妈到她女儿的店里看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们跟着大妈来到一家美容院,大妈果然没有骗人,确实是她女儿开的,而且店面的位置也没错,就在县公安勉阳分局的旁边,两人放心了不少,就跟着大妈走进了这家改变她们一生命运的地方。

李红和王晶进门后,发现这家美容院看起来很气派,分楼上楼下两层,房间也不少,装修也还过得去,她们觉得能留在这里工作也很神气的,但没想到她们进门后,美容院的大门就关上了,这让她们心里一惊,随后大妈的女儿,也就是美容院的老板娘张波缓步从楼上走了过来:“既然进了这个门,就要听我们的话,否则有的是苦头要吃。”

两名女孩觉得张波这语气怪怪的,担心有问题,年长一些的王晶就说她们要回去考虑考虑,说着就要往外走,结果老板娘冷笑了一声,就让身边的打手将两人的行李和证件等都缴了去,然后将她们推搡进二楼的一间屋子里,二人感觉不好,这恐怕是进到狼窝了。

随后两人终于闹明白,这哪里是美容院,就是一个卖淫窝点,张波这是让她们做“小姐”!她们当然是不愿意,随后就被狠狠地打了一顿,在遭遇了种种虐待之后,两人有些吃不消,被迫同意接客。之后张波让她们换上袒胸露背的“工作服”,开始接受“训练”。为了让新来的李、王二人彻底“驯服”,张波让领班高某兰兰给她们看成人影片,同时还让高某兰给她们亲身示范如何更好地取悦客人,高某兰还给李红和王晶分别拍了裸照,说只要她们逃跑,就将这些照片到她们村里散发,看她们以后还怎么做人!在她们来到美容院的第10天,李红和王晶被按照客人的要求扒掉衣物,然后塞进了一个房间里,里面有一个猥琐的矮胖男人正等着她们……

此后李红和王晶就在美容院里经历起暗无天日的生活,像她们这样的“小姐”,美容院还有好几位,有的和她们一样是被骗来的,有的则是自愿和张波合作的,她们都跟李、王二人说,张波这家美容院已经经营好几年了,这里也是县城最热闹的地段,他们都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做生意”,可见背景的深厚,反抗也没有用的,还会挨打,还是学聪明点好。另外也别想跑,这里到处都是张波的眼线,他们看得又紧,曾经有人一连逃了3次都被抓了回来。李红和王晶除了要应付那些嫖客之外,张波的父亲甚至还以“试试新货”的名字对她们进行凌辱。这样的日子对她们来说每过一天都是苦不堪言。

虽然每个人都觉得无法从美容院逃脱,但她们仍然打算一有机会就跑,结果还真的被她们等到了。就在8月31日夜里,李红和王晶趁着高某兰等人有些松懈,终于成功地逃出了美容院,她们躲到车站,原本打算乘长途车离开勉县,但刚准备上车就看到前往寻找她们的张波和母亲,后来多亏一位好心的司机大哥的帮忙,才躲过了张波他们,之后她们决定到公安机关报案。

经过勉县检察机关的调查,终于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原来李红和王晶报案后,在张波丈夫郭某的包庇下,这起案子才按一般的治安案件处理,并且他还为张波做了担保,让她能出看守所的大门,张波离开后发觉大事不妙,遂连夜外逃。不过在出逃20天后,她还是被逮捕归案。

2002年11月,张波和母亲张素华、高某兰组织强迫妇女卖淫案开庭,张波母女被判处死刑,高某兰入狱8年,之后3人均提出上诉,2003年9月,陕西高院宣布维持对张波死刑的判决,张素华改判死缓,高某兰因为犯案时为未成年人,且认罪态度好,减轻刑罚为5年。

至于张波的丈夫郭某则因为存在干扰办案、知情不报等行为,被开除公职,公安勉阳分局的3名干警也都受到了处分。张波的父亲因为涉嫌强奸幼女罪被判入狱10年,还有数名嫖客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刑罚。

二审判决下达两日后,张波被执行了死刑,在行刑当天,她被押到殡仪馆,在规定时间抬上了行刑车,此刻的她不知心里作何感想,会不会因为之前的所作所为而后悔,此前再怎样的嚣张跋扈,到了死亡面前,张波所剩下的也只有恐惧和颤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