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系真实案件,资料来源:

澎湃新闻《寺庙住持娶妻生子身家数千万》

2017年11月的一天,山头村的几位大姐闲来无事就聚在村里的小广场上聊天,没想到这一聊还真的聊出一桩大案来。

山头村位于福建莆田仙游县枫亭镇,这里虽然地处偏僻,但也有山有水风景秀丽,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

“你听说了吗,咱村西隐寺的那个释真机主持是有老婆孩子的。”一位农村大姐在和村民们闲聊时爆了个惊人大瓜。

另一位大姐正在择菜,也忙不迭地点头:“就是,现在这和尚都成职业了,到点儿一下班就不是出家人了。唉……”

“我还有个更惊人的消息,说出来准保让你们惊掉下巴。”开头那位大姐继续爆料。

“瞧把你能的,咱这偏远小村子能有什么大新闻,村里谁不知道谁呀!”择菜大姐聊着天,手里的活儿可没停。

“那个释真机的老婆你都想不到她之前是做什么的,她也是个出家人,”大姐神秘兮兮地说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都在呢,最近村里没什么事吧?”大家正在聊天时,一个身穿制服的民警刚好走到了大家面前。

“原来是老林啊,今天又来例行检查啊?”爆料大姐和这位民警打起了招呼。

“算不上检查,就是看看大伙儿,近来这电诈很猖獗,大伙儿可要提起注意啊。”这位老林警官是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经常会到村里给大家做做普法宣传工作,“我听大家刚说的是西隐寺的释真机住持吗?”

爆料大姐有些抹不开面子,毕竟背后议论人被抓了个“现行”,不过她转念一想自己说的是实情,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既然敢做就别怕被说:“是,不过我可没瞎说,他和尼姑堂小尼姑的事当年村里谁不知道啊,他一个和尚,却拐了年轻的小尼姑结婚生娃,真是给出家人丢脸。”

老林警官多年的从警经验告诉他这里面恐怕有问题,身为出家人却用这种方式结婚,确实不太正常。于是他就想让这几位大姐详细说说释真机的故事:这位住持在山头村也算是知名人士了,他在当地口碑很好,资助了多位贫困学生,还为村里修了水泥路,逢年过节时还会给村里的孤寡老人送去慰问品。他处事非常低调,每当做善事时都会拒绝拍照,也不接受媒体访问,平常进出寺庙都是开着他那辆破旧的马自达,也曾有人建议他换一辆更舒适点的,毕竟西隐寺这里交通不太方便,都要靠车进出,但是他却说出家人能有车坐就已经很奢侈了,为什么要追求那么好的物质条件呢?

西隐寺是一座有近千年历史的古刹了,它始建于南宋理宗时期,背靠玳瑁山,面朝红星水库,素来有着西隐慈航之名。在1996年时,一位北方口音,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来到山头村,他跟人打听说自己想找一间寺庙出家,村民吴某看他很诚心,就指点他前往西隐寺。此后这个年轻人就真的在西隐寺落了脚,后来听说住持明修法师为年轻人剃度,取法名为真机,他在寺中表现良好,很得住持的信赖,还安排他前往广东省佛学院进修,之后则在瑞岩寺做主持,在明修法师圆寂之后,释真机返回到了西隐寺担任了住持。

不过令大家都很意外的是,这位“佛缘深厚”的释真机,之后还闹出了桃色新闻。山头村有一家尼姑堂,在1982年的一天,尼姑堂门外不知道被谁家遗弃了一名女婴,俗名为郭四妹的女尼明白,这是附近谁家又将不想养的女婴送到尼姑堂了,因为当地素来是重男轻女,为了生个男丁而将出生的女娃娃丢弃这样的事并不少见。郭四妹心地善良,毅然收养了这名女婴,后来还培养她读书学文化,中学毕业后,还送到佛学院进修。孩子在郭四妹的照顾下生活得很好,人也长得清秀大方,她从记事起就在尼姑堂里生活,为人简单,思想单纯,但谁也没想到这样的一个小尼姑居然会与他人私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情发生在2005年年底,一天清晨,郭四妹到屋里找小尼姑,发现她本人连同行李都不见了,郭四妹四处打听,都知不道她的下落,她虽然养了这孩子多年,但这次之后,小尼姑却从来都没有回来探望过她。郭四妹本来抚养这个孩子也没指望她将来能回报自己,但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则让她伤透了心。

小尼姑失踪后的一天,山头村的村民小组长找到了郭四妹,说是县里要求给大家统一更换户口本,借着这个由头,小组长拿走了郭四妹的户口本,等到还回来的时候感,她惊奇地发现,户口本上小尼姑的户口页不见了,她赶忙找小组长核实情况,对方只推脱说不清楚,但后来郭四妹去到公安机关去打听,结果有熟人告诉她说,小尼姑是私奔去了,对象就是西隐寺的住持释真机。

郭四妹早在当年收养小尼姑时,就打听过她的身世,原来她是山头村郭某家的孩子,而那个来找她要户口本的小组长算起来还是小尼姑的舅舅了,这样也就说通了为啥小组长会找她来要户口本,应该就是为了将户口迁走。郭四妹觉得心凉透了,一手养大的孩子不告而别,户口还被骗走,郭四妹心中悲痛,于是干脆将小尼姑留下的所有的痕迹全部抹去,就当从来没养过她。

听村民讲述完,老林警官对这对出家人夫妇俩更是好奇,于是借着例行检查的名义,找到了释真机的家中,要求核对双方的结婚证。结果这一查还真的看出些端倪来。根据此前了解的情况,释真机在公安机关登记的俗家名字应该是孙小杰,但结婚证上面的名字却是刘某献,这就不得不令人起疑了,到底哪个是真的呢?

老林回到队里之后,将刘某献这个名字在历年在逃人员信息库里进行比对,还真的查到了,甚至还牵扯出了曾经的一桩大案!

1995年时,天津警方曾经公布的一起故意杀人案的嫌疑人正是刘某献,而且天津警方提供的嫌疑人照片和释真机也很相似,加上此前了解到释真机是1996年来到山头村的,如果说他在天津犯案后逃窜到莆田来的话,是完全说得通的。看来这个释真机大师真的不简单。

老林等办案人员考虑到为了降低影响,最好能先拿到释真机的DNA样本,然后和刘某献的亲属进行比对,于是他们灵机一动,找机会将释真机在寺庙中晾晒的僧鞋偷了出来,终于拿到了样本,经过科学检测,确认了这位释真机大师正是被天津警方通缉多年的刘某献。

2017年11月底,刚从外地准备回西隐寺的释真机,在回去的路上被警方逮捕了,在之后的审讯中,他承认了自己就是当年在天津杀了人的刘某献,原因是当时他和妻子在天津工作,他觉得妻子和所在的工厂厂长有奸情,他无法忍受于是将这名厂长杀害后潜逃,他先是逃到了海南,后来辗转才到了仙游县,到这里之后他就萌生出出家以躲避警方追捕的主意。

2005年,他觉得尼姑堂中的小尼姑不但年轻貌美,更是心思单纯,就产生了想和她组建家庭的想法,在他的花言巧语之下,小尼姑毅然决定和其私奔,二人来到厦门并到民政部门做了婚姻登记,因为担心出家人不能结婚,所以他没有用化名孙小杰,而是决定冒险使用本名刘某献结的婚。

释真机被捕后,除了交代杀人的犯罪事实之外,警方还有意外的收获,这位看似低调的出家人,实际上是身家千万的富豪,不但在福州、厦门、莆田等地都置办了多套房产,他还给妻子购买了价值百万的豪车,而且他名下还有和别人合开的传媒公司。一位寺庙主持是如何有这么丰厚的家底的呢?原来他多年来靠着营造的有道高僧形象,在广东多地骗取了信众们的信赖,大肆敛财,轻而易举就赚得盆满钵满。

最后,释真机被赶到仙游的天津警方押解回津,而他所生活多年的西隐寺也因为出了这样一位主持不但被有关部门收回了宗教活动场所登记证,并开始接受佛教协会的调查,而且寺内从拥有数十名僧人到只有2人留守,今夕的强烈对比,着实令人唏嘘啊!

不知道释真机那位为了他毅然还俗的妻子,发现曾经以为是人生归宿的丈夫,不仅杀人而且还早就结婚了,心中是作何感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