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二瘸一听,说:“我也讲究这个。当时我也想通知,但是没有联系方式,我哪知道是谁家的坟呢?”

“放屁!想问还能问不着了?”

赵二瘸说:“我看那坟也没多大,修得也不是挺气派,以为不是什么牛逼人家的。没想到引出这么一个牛逼人物。”
洪哥看了看赵二瘸,说:“我帮你打个电话。我不建议你们因为这事打架。二瘸,真打起来的话,我要是不帮你,加代打你都不用费劲。你信不信?他手下随便一个老弟都能捏你。你还老犟。你把他号给我,我帮你打个电话,他没准能认识我呢。如果这人好说话,你就道个歉。实在不行,你就给他分块地吧。能有什么的?你老说你那山你那山的。那山是你的吗?你就给他一块地能怎么的?”
“那么听你的吧,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哎,你稳重一点,你都四十好几了,你这一天的。”洪哥拨通了电话,“哎,哎,加代啊,是加代吗?”

“你是谁呀?”

“我是二瘸的哥哥,你就叫我洪哥吧,我今年都五十五了。”

加代问:“什么意思?”

“是这么个事,我的弟弟前两天跟你的大姐发生了一点不愉快。实话实说,就这事,我批评他了。我说你这不太讲究。我说不管怎么说,也不能不打招呼,把人家祖坟挖了。那成什么了?兄弟,我的弟弟不太懂事,你别跟他一样,他岁数小。潮州以前的老赵是你哥哥吧?我跟他关系不错。他跟我提起过你,要不我怎么知道你呢?你给我个面子行不行?兄弟,我回头让二瘸在山上给你选块好地方,让你大姐把老父亲拉过来下葬。好不好?”

加代问:“说完了吗?”

“说完了。”

“不是我加代得理不饶人。头一天,我的兄弟上山遇到了他,他满口答应。我叫你一声洪哥,今天我要是上山了,我都下不来。洪宏,我愿意给你这面子,但是你说得有点太轻巧了。他是社会,我加代是干什么的?我是谁都可以欺负的?这是今天没出事,今天要是出事了呢?你三言两语就能把我摆了?不是我胡搅蛮缠,你想得太简单了。”

“兄弟,要不你来一趟潮州,我叫我的老弟当面给你鞠个躬,给你道个歉,服个软。你别跟他一样的。我让他保证以后不敢了,见着你一定要客客气气的,你看行不行?”

“行。那你这样,到潮州我就不去了。你领你弟弟来深圳吧。我在演进等着你们。”

“加代,得饶人处且饶人......”

加代说:“我的要求不过分吧?我都已经走了。你领着你弟弟来深圳见我一面,我请你们吃饭,你让你兄弟当面给我道个歉,服个软,这事就过去。回头我叫我大姐过去找个地方。”

“行,这边我研究研究。一会儿给你回电话。”说完,洪哥挂了电话。

二瘸说:“洪哥,他有点目中无人了吧?一点没给你面子啊,拿你当什么了?你亲自给他打电话,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叫你领我过去。他算老几啊?”

洪哥说:“有点不知道好歹了。我捧他,把他当人。他把我当什么了?这样,二瘸,电话我也不给他打了。你就当没有这回事,你忙你的。他要是敢回来,那就是另外一码事了。他这事要是过去了,证明加代自己明白事了,也不敢找你麻烦了。那这事就拉倒。”

“哥,那你估计他会不会来?”

“我估计他不敢。你洪哥今天把话说得挺客气的,而且我也提到老赵了。他要是敢回来找我麻烦,那就另一码事了。你就不用管了,你忙你的吧。”
“行。”赵二瘸走了。

加代等了四个小时,洪哥的电话也没过来。加代知道自己被玩了,但是不好意思说出来。走出办公室,看到了整装待发的兄弟,加代问:“大家饿不饿呀?”

“没饿。哥,一个个肚子都饱着呢。”

加代一挥手,“走吧!”

五十来辆车,二百来人直扑潮州。

车队一进潮州,二瘸的一个兄弟把电话打给了二瘸,“二哥,来了五六十车,全是深圳的牌照。”

“深圳的牌照?”

“深圳牌照我还不认识吗?粤B开头。是不是找你的?”

“我知道了,我打电话。”此时的二瘸心里有点发毛了,把电话打给了洪哥,“洪哥,加代可能来了。”

“你怎么知道的呢?”

二瘸说:“我一个小老弟说看见他的车队了,五六十辆车,全是深圳牌照,进潮州了。”

“看没看见加代?”

“没看见。他也不认识啊。”

“会来呢?应该不会吧。”

二瘸说:“洪哥,那你问问你呢。这要是五六十车人过来找我,我怎么跟他打?他车都比我人多。”

“你别着急,我打个电话问问。他真要是来了,我就得问问他什么意思了?怎么的,不给我面子啊?你先撂了吧。”转身洪哥把电话打给了加代:“喂,哎哎哎,老兄弟啊。哎,我是白天给你打电话的洪哥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不客气地说道:“你有事啊?”

“我想问问,你是不是来潮州了?”

“来了。”

洪哥说:“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说好什么呢?”

“你看这个事,我让二瘸......”

没等洪哥把话说完,加代说:“你是谁呀?”

“我不是你洪哥嘛!”

“你是谁洪哥啊?”

“兄弟啊,这怎么打完电话就忘了?白天我不给你打过电话吗?想起来没?”

“没想起来。你打电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挑衅我,还是认为我不敢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