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电影是中俄文化合作的重要方向之一,不仅在于联合制作产品,还在于从邻国吸引专家参与当地的项目。俄罗斯画家、美术指导阿尔图尔·米尔泽杨在中国电影业曾长期工作,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独家采访时,他介绍了中俄文化的交流特性、与成龙和施瓦辛格的工作经验以及如何让观众们相信虚构的世界。】

阿尔图尔·米尔泽杨是动画片的美术指导和画家,从童年开始就幻想成为画家,进而绘画变成了他的职业。开始时是艺术学校,然后在大学接受专业教育。一路走来,他对视觉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

他说:“电影和计算机游戏一直让我振奋,但这是从创制虚拟世界和故事角度看这个问题。大学毕业后,我从事过电视、电影和动画制作,并满怀乐趣地经过了这些工作阶段,当过导演、拍过视频,做过广告、画家和摄影师。我对这些都非常感兴趣,最终走上了电影美术指导之路。我认为,在创制电影过程中,这是最有趣和最酷的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照片 : mirzoyan.art

阿尔图尔在北京和青岛共生活了3年时间,是当地电影圈中的知名人士。他在中国获得广泛认可,源于中俄联合大制作影片《龙牌之谜》。

他分享道:“这个项目我们耗时4年,其中2年我是在中国度过的。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合作:中国演员、中国故事、中国传奇和龙。我们制造出神话,这非常的好,因为我必须想象出从未有过的事情,想象出那些并不存在的世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电影《龙牌之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电 影《龙牌之谜》

阿尔图尔解释道,美术指导负责观众眼中可看到的所有信息。他们能否相信屏幕上杜撰出来的世界,意味着美术指导是否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创制《龙牌之谜》,必须将东西方美学结合起来,为此,不得不大量研究中国的神话故事。此外,中国拍摄期间,我们还邀请了历史学家进行咨询,目的是保持形象的民族相似度。

他说:“中国故事、史诗和传说给我带来了灵感。在这部电影中,我们让东西方有了非常好的碰撞:施瓦辛格负责西方,成龙负责东方。这两个方向,即有形象上也有镜头上的对接:西方的实用主义与东方的神话传说。对我来说,主要目标是在风格上将西方世界与中国结合起来,将两种不同世界进行混合折中。我们非常明白,不是在拍摄俄罗斯电影,不是在拍摄中国或西方电影,而是在创制新式电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与成龙合作给阿尔图尔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成龙初次现身摄影场地时,整个摄制组都“僵住了”,大家甚至担心做出点滴动作。

阿尔图尔回忆道:“期待与传说中的人物见面当然印象极为深刻。我听过他太多的故事,在他的电影中长大。但与他工作时的第一感受是他非常的谦虚与不张扬,不喜欢拍照和分发签名,始终保持着距离,这与到处希望引人注目的西方演员形成鲜明对比,他们似乎以此为乐。但成龙非常的低调与安静,我不知道,也许是年龄所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照片 : mirzoyan.art

阿尔图尔参与的其他中俄联合项目还有动作冒险谍战片《超能一家人》和《莫斯科行动》,这两部片子都分别在俄罗斯和青岛拍摄。

阿尔图尔参与这些联合项目工作后,被称为中西方电影的美术指导。目前,他正参与的大型项目之一是尚未公映的《鬼吹灯之天星术》,这部电影由同名小说改编。他必须在此作品中再次创造出中国的奇幻宇宙。

阿尔图尔·米尔泽杨在青岛期间,甚至还参与了中国新电影城的布景建设,打造出一座拥有高层建筑的美国现代城市三个街区的布景。

他说:“我被中国同行们的高质量设备所震撼。我清楚地记得,2017年我们摄影师看到庞大摄影棚时的惊叹眼神,那是一座布满各种高科技专业设备的棚库,中国电影制作的规模真的非常庞大。”

与此同时,阿尔图尔非常惊奇的是,中国电影作品在国外很少能够看到。

他说:“遗憾的是,其中的障碍在于思维上的差异。在此方面,中俄电影非常相似,它们都非常的本土化,只有当地观众才能弄明白。但不管怎样,中国人还是在努力以世界为导向拍摄影片,比如《流浪地球》,是一部昂贵的、有意思的大片制作。”

阿尔图尔认为,中俄电影像艺术一样,总体上无需完全的透明见底。他表示,友谊之美在于神秘感,如此有厘清与相互理解的愿望。毕竟,对话双方相互太过明白,那么交流起来将有种无兴趣之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照片 : mirzoyan.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