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的芬姐家里有十多家皮具门面。段锦依的二手车行最初也是芬姐资助的。芬姐为人很仗义,有点女强人的感觉。以前没少和加代接触,现在接触少了,但是感情依然存在。这是加代对芬姐的记忆和感觉。

这一天,加代的电话响了,一看是久违的芬姐打来的。加代一接电话,“大姐啊。”

“老弟呀,哎,是加代吗?”

“哎,是我,姐。”

芬姐一听,“说你这还行呢,我以为你换电话号了,我这还是试着打的。”

“没有没有,手机号我一直用着呢。”

“那个,你说话方便吗,老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方便。怎么的了?姐需要我帮你什么办什么事,还是怎么的?”

“有点小事。姐怎么跟你说呢,我是实在是求不到别人了。我只能来求你了,兄弟。

出什么事了?”

“姐也不瞒着你,姐破产了。”

加代一听,“破产了?你十几个门面怎么能破产了呢?”

“别提了。我离婚了。兄弟,我不瞒着你,我有什么跟你说什么。他好赌。在离婚之前,他就把门面划到他的名下,拿出去乱码七糟地抵押,把我十七八个门面全都赌输了。现在我名下还负债一千多万。你可别跟老段说。不然的话,我这妹妹又要多心了。”

“大姐啊,你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时间不长,得有半年了。哎呀,事都过去了,没事,姐这边再缓口气,我这边家里还有两套房子。不行的话,我把房子卖了。毕竟你大姐在广州这些年。你要说没有点资源,那是假的。我也许还能翻过身。老弟,我找你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别的事。”

“你说吧,大姐。只要是你的事。你言语一下,我能帮的,二话不说。”

“老弟,你在潮州这边认不认识朋友?”

“潮州啊?就是潮汕吧?”

“对。”

加代说:“原来真认识一个朋友。现在我那朋友去世了。我现在在那边没有特别好的朋友。大姐,你说事吧。是出什么事了吗?”

“老弟,哪说哪了。我跟你说了,你别往外传,行不行?”

“行。大姐,你说吧。”

“三个月之前,我老父亲去世了。”

“哦,大姐,你怎么没来个信呢?我也不知道啊。”

“没事没事,很多人我都没告诉。你姐这边吧,不像以前了,现在破产了,很多的朋友也不来往了。所以也没大操大办,只是简单地入个土算了。但是现在出什么个事呢,我在老家潮州饶平县,我不知道你来没来过。”

“我真没去过。”

芬姐说:“我在那边选了个山。风水先生给我看了一块很不错的地方。我就把老父亲安葬了。上个礼拜,我接个电话。老弟,你千万别给我传出去。”

“不会,我跟谁说呀,跟谁我都不会说的。你说吧,什么事?”

芬姐说:“潮州这边有个姓赵的,叫赵二瘸。”

“赵二瘸?”

“对,他是个瘸子,是当地的社会人。他把我父亲的棺材挖出来了。”

“把棺材挖出来了?干什么呀?”

“把棺材和碑全都挖了出来,扔在山下路边,把陪葬的东西全都拿走了。过往的村民看到路边放着的棺材和墓碑,就报警了。阿sir联系了我。我去了才知道。”

“为什么呀?挖人家祖坟什么意思?”

“后来我也跟他沟通了,我说老人讲究一个入土为安,这么做,有点挖人祖坟的意思了。他说不知道是谁家的,碑上也没有联系电话,找不着人。”

“然后呢?”

“他说山是他家的,说风水先生给我父亲选的位置,他家也看中了。说我没打招呼在他家山头上埋个坟,很不好。我说给钱,他说给钱也不要。他说那位置要留给他父亲的。老弟,这事弄得我挺烦心的。不瞒你说,我父亲现在还没入土呢。”

“放在哪了?”

芬姐说“:我找了殡仪馆的人,在里面冻上了。”

加代问:“没火化吗?”

“老父亲生前说怕疼,不愿意火化。我找了很多人,才土葬的。”

听芬姐这么一说,加代说:“这样吧,大姐,我回去一趟。我到深圳打电话给你,见面再说,行不行?”

“老弟啊,这事别打架,也别闹事。你就看看能不能有认识的朋友跟赵二瘸说一声,哪怕我花个几十万,把那块墓地买下来都行。大姐手里多了没有,几百万还是有的。这位置我找了三四个先生看的,位置很不错了。”

“你别着急,姐,我马上回去。我到深圳第一时间联系你,你听我消息吧。”

“那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感情是通过事处出来的。当年芬姐对加代那么好,现在芬姐处在了人生低谷后花园1:芬姐遇到烦心事,加代义不容辞

广州的芬姐家里有十多家皮具门面。段锦依的二手车行最初也是芬姐资助的。芬姐为人很仗义,有点女强人的感觉。以前没少和加代接触,现在接触少了,但是感情依然存在。这是加代对芬姐的记忆和感觉。

这一天,加代的电话响了,一看是久违的芬姐打来的。加代一接电话,“大姐啊。”

“老弟呀,哎,是加代吗?”

“哎,是我,姐。”

芬姐一听,“说你这还行呢,我以为你换电话号了,我这还是试着打的。”

“没有没有,手机号我一直用着呢。”

“那个,你说话方便吗,老弟?”

“方便。怎么的了?姐需要我帮你什么办什么事,还是怎么的?”

“有点小事。姐怎么跟你说呢,我是实在是求不到别人了。我只能来求你了,兄弟。

出什么事了?”

“姐也不瞒着你,姐破产了。”

加代一听,“破产了?你十几个门面怎么能破产了呢?”

“别提了。我离婚了。兄弟,我不瞒着你,我有什么跟你说什么。他好赌。在离婚之前,他就把门面划到他的名下,拿出去乱码七糟地抵押,把我十七八个门面全都赌输了。现在我名下还负债一千多万。你可别跟老段说。不然的话,我这妹妹又要多心了。”

“大姐啊,你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时间不长,得有半年了。哎呀,事都过去了,没事,姐这边再缓口气,我这边家里还有两套房子。不行的话,我把房子卖了。毕竟你大姐在广州这些年。你要说没有点资源,那是假的。我也许还能翻过身。老弟,我找你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别的事。”

“你说吧,大姐。只要是你的事。你言语一下,我能帮的,二话不说。”

“老弟,你在潮州这边认不认识朋友?”

“潮州啊?就是潮汕吧?”

“对。”

加代说:“原来真认识一个朋友。现在我那朋友去世了。我现在在那边没有特别好的朋友。大姐,你说事吧。是出什么事了吗?”

“老弟,哪说哪了。我跟你说了,你别往外传,行不行?”

“行。大姐,你说吧。”

“三个月之前,我老父亲去世了。”

“哦,大姐,你怎么没来个信呢?我也不知道啊。”

“没事没事,很多人我都没告诉。你姐这边吧,不像以前了,现在破产了,很多的朋友也不来往了。所以也没大操大办,只是简单地入个土算了。但是现在出什么个事呢,我在老家潮州饶平县,我不知道你来没来过。”

“我真没去过。”

芬姐说:“我在那边选了个山。风水先生给我看了一块很不错的地方。我就把老父亲安葬了。上个礼拜,我接个电话。老弟,你千万别给我传出去。”

“不会,我跟谁说呀,跟谁我都不会说的。你说吧,什么事?”

芬姐说:“潮州这边有个姓赵的,叫赵二瘸。”

“赵二瘸?”

“对,他是个瘸子,是当地的社会人。他把我父亲的棺材挖出来了。”

“把棺材挖出来了?干什么呀?”

“把棺材和碑全都挖了出来,扔在山下路边,把陪葬的东西全都拿走了。过往的村民看到路边放着的棺材和墓碑,就报警了。阿sir联系了我。我去了才知道。”

“为什么呀?挖人家祖坟什么意思?”

“后来我也跟他沟通了,我说老人讲究一个入土为安,这么做,有点挖人祖坟的意思了。他说不知道是谁家的,碑上也没有联系电话,找不着人。”

“然后呢?”

“他说山是他家的,说风水先生给我父亲选的位置,他家也看中了。说我没打招呼在他家山头上埋个坟,很不好。我说给钱,他说给钱也不要。他说那位置要留给他父亲的。老弟,这事弄得我挺烦心的。不瞒你说,我父亲现在还没入土呢。”

“放在哪了?”

芬姐说“:我找了殡仪馆的人,在里面冻上了。”

加代问:“没火化吗?”

“老父亲生前说怕疼,不愿意火化。我找了很多人,才土葬的。”

听芬姐这么一说,加代说:“这样吧,大姐,我回去一趟。我到深圳打电话给你,见面再说,行不行?”

“老弟啊,这事别打架,也别闹事。你就看看能不能有认识的朋友跟赵二瘸说一声,哪怕我花个几十万,把那块墓地买下来都行。大姐手里多了没有,几百万还是有的。这位置我找了三四个先生看的,位置很不错了。”

“你别着急,姐,我马上回去。我到深圳第一时间联系你,你听我消息吧。”

“那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感情是通过事处出来的。当年芬姐对加代那么好,现在芬姐处在了人生低谷,又遇上这样的事,加代怎么能不帮呢?放下电话,加代带着马三、郭帅和丁健往深圳回了。

当天晚上到深圳,加代给芬姐打了电话。当时芬姐正在老家潮州。加代直奔潮州。

一见面,加代发现芬姐瘦了。两人一握手,芬姐说:“老弟啊,给你添麻烦了。”

“大姐,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呢?”

“别提了,你说谁遇到这事能不瘦啊?”

“大姐,你也别烦心了。你有姓赵的哥们电话吗?我联系联系他。我跟他说一声,也许他知道我。”

“啊,你这边没有朋友认识?”

加代一摆手,“不用认识。我问问他。”

“那也行。”

芬姐把赵二瘸的电话给了加代。加代把电话拨了过去,“你好,哥们儿。”

“哪位你是?”

“我是深圳的加代。”

“加代?我不认识。名字听上去好像挺耳熟。哥们儿,怎么的,你有事啊?”,又遇上这样的事,加代怎么能不帮呢?放下电话,加代带着马三、郭帅和丁健往深圳回了。

当天晚上到深圳,加代给芬姐打了电话。当时芬姐正在老家潮州。加代直奔潮州。

一见面,加代发现芬姐瘦了。两人一握手,芬姐说:“老弟啊,给你添麻烦了。”

“大姐,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呢?”

“别提了,你说谁遇到这事能不瘦啊?”

“大姐,你也别烦心了。你有姓赵的哥们电话吗?我联系联系他。我跟他说一声,也许他知道我。”

“啊,你这边没有朋友认识?”

加代一摆手,“不用认识。我问问他。”

“那也行。”

芬姐把赵二瘸的电话给了加代。加代把电话拨了过去,“你好,哥们儿。”

“哪位你是?”

“我是深圳的加代。”

“加代?我不认识。名字听上去好像挺耳熟。哥们儿,怎么的,你有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