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九派新闻

福州市长乐区游神队伍中,一网红扮演赵世子的模样走在队伍前面,引发当地网友不满。遭到质疑后,该网红曾两度道歉。2月22日,其社交账号均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处于禁言状态。

正月初一至二月初二,长乐区每天都有游神活动。几十尊神像里,赵世子是最受追捧的,每次出游,其身旁举着手机直播的人围了一圈又一圈。短视频平台上,赵世子的热度居高不下,挺神将者也因高颜值登上热搜榜。

巨大流量裹挟下,关于赵世子的讨论越发让其东家团队感到意外。前几日,赵世子神像东家的姐姐因在直播间摸赵世子的脸遭到网友质疑,“我被网暴了,说我欺负世子,全心全意花钱出力亲手制作东西给世子,天天烧香拜拜供果,我哪敢欺负。”其姐姐告诉九派新闻。

赵世子神像的东家发表声明称,姐姐为赵世子神像梳妆整理,亲力亲为,镜头之外都是姐姐在照顾世子神像,所以她认为在镜头前大大方方接触世子神像也是没有问题的。但该声明并未得到认可,无奈之下,他决定赵世子神像不再接受外村邀请参加巡游。

长乐区的游神仍在继续,当地人的热情似乎并未受到舆论风波影响。夜晚,村民们举着灯笼,点燃烟花,敬献香火,将天空照成白昼,为未来祈福。但在网络上,“世子之争”引发的传统文化如何创新的讨论仍在继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福建游神活动现场人山人海

【1】神像走红成“世子天团”

2月22日下午5时,金锋镇六林村进行游神活动。王静(化名)得知赵世子神像将参加本次游神,下班后拉着朋友开车一个多小时从福州市区赶来,“这是我第一次来长乐看游神,距离确实远。”

王静和朋友还在路上时,游神的队伍已浩浩荡荡在村中穿梭。这两天,福州气温从30摄氏度骤降至十几度,一整天都在下雨,雾气笼罩在山头久久不散。

保长开道,一尊尊神像在人们的簇拥中阔步走来,一路上鞭炮齐鸣,浓烟加上雾气,道路变得虚幻。神像走到哪里,哪里就燃放烟花,巨大的花束绽放在路中间、房顶上,甚至两楼的夹缝中。

村民提着红灯笼跟在神像后面,游神队伍将经过村里的每户人家,为所有人祈福。有些村民站在路口,手中焚香,向每一位神像鞠躬朝拜。

参加巡游的神像中,赵世子的拥簇者最多,人们拿着手机包围着赵世子,挺神将者只得放慢步伐。一些从外地赶来的游客也在辨认赵世子的位置,并早早站在路口,等待赵世子走来。

晚上8点,王静和朋友才赶到村里,巡游已接近尾声,神像正陆续前往祠堂安置。王静紧盯着队伍,却没有看到赵世子,打开手机看直播,才发现赵世子已被请进祠堂,她有些失落。

出村的路上,一位女生慌忙赶来,询问王静赵世子在哪儿,她想去看看,“已经结束了,世子回去了。”王静对她说,女生听完着急地往村中寻找。

身为福州人,王静对游神并不陌生,但她住在市区,长大后很少参加此类活动。今年赵世子在网络上爆火,她才特意赶来观看,“因为帅呀。”

网络平台上,几位高颜值的神像被称为“世子天团”,“赵世子比较宅,爱漂亮”“华光大世子只有8岁,爱吃QQ糖”……这些被萌化的“世子”将游神这一民俗活动推向了网络热潮。

“世子”相关视频快速传播,短视频平台上还出现了赵世子神像的行程表,就连赵世子的挺神将者也因高颜值登上热搜榜。

巨大流量裹挟下,关于赵世子神像的讨论越发让其东家团队感到意外。

24日,赵世子神像的东家再次发表声明,为其姐姐的摸脸行为道歉,解释网红cos赵世子的行为并未经过自己同意,也否认了赵世子是人造出来的神像以及靠神像敛财的言论。团队这几天已不堪其扰,并决定取消赵世子神像今年的所有行程。

【2】寻找赵世子

通过团队相关账号发布的视频,九派新闻得知新版赵世子的形象在2023年2月面世,设计者是位“00后”,名叫林滨。

林滨在接受新华社的采访时说,在设计新形象时也遇到不小的阻力,要耐心说服老一辈人接受这种创新,找手艺人雕刻脸谱、加工服饰上的刺绣图案等,从设计到成品大约花了两年时间,“创新的前提是对传统民俗文化的深入学习和了解,保持敬畏之心。”

与旧版相比,新版更立体化,更趋向于当代年轻人的审美,有的人称它为“动漫脸”。

新版神像面世之初就颇受争议,2023年1月底,赵世子神像东家团队的一名成员在其短视频账号上发布了新版神像的视频,有网友评论说有点像服装店模特,也有人说像古装剧男主角,一些不客气的说法是“神明没有威严的感觉”“乱来,这些小孩子”。不过,评论好坏参半,喜欢现代化面容的人也不在少数。

2月23日,九派新闻在潭头镇的一所英烈王庙里见到了另一个形象的赵世子,其样貌与传统傩戏相似,方圆脸,丹凤眼,“几乎每个村都供奉赵世子,只不过形象不太一样,网上追捧的赵世子,那是偶像。”正在整理神像的村民说。

他介绍,赵世子是五福大帝中赵公明的儿子。公开资料显示,五福大帝,本为大明崇祯年间,泉州城五县之举子,路过福州南门外白龙山住在山上五瘟庙,因恐瘟神将瘟毒投入井中,五人投井自尽,保一方平安。“网上说的什么爱吃QQ糖,我们这儿没这个说法,都是乱说的。”上述村民说。

游神现场会燃放大量烟花

“新出来的神像,比较符合年轻人的审美,但那是新潮的网络产物,传统文化里没有,这个现在还存在争议。”一位不愿具名的社团负责人说,“传统的脸谱形象是道教的水陆画,如果追求严谨,那这种形象是不能改变的。”

但他也强调,年轻人喜欢美的东西无可厚非,新版形象与旧版只是表现形式不一样,大家都是同一个信仰。

【3】民俗年轻化

形象的创新使传统民俗文化抓住了年轻人的心。在短视频平台上,搜索“福建游神”,相关用户的数量达数十个,一些账号专做游神直播。

福建迎将文化传媒公司负责人郑先生告诉九派新闻,他旗下运营着多个游神相关账号,每天都会直播当地的游神活动。同时还签约多名主播对游神进行拍摄,其中一些已在圈中小有名气。他介绍,在福建像这样对游神文化进行规模化管理的公司,他们应该是第一个。

“首先是本身对这个文化就感兴趣,其次也想到了这个东西会火,但是不知道会这么火。”郑先生说,“今年我们游神时开直播,实时观看人数少的有几千,多的有十几万,最高有一个视频播放量达到了4亿。”

家乡的传统民俗突然获得外界广泛关注,郑先生自己也觉得惊讶。游神在当地已有百年历史,让外地人眼花缭乱的游神步伐,在本地人看来早习以为常,“一上手就会,都不用人教。”每一代后生熟练又自然地从父辈手中接过神像,跳起从小看到大的步伐,“现在挺神将的主力是00后和90后,今年游神队伍里甚至还有10后。”

95后的福州人黄女士告诉九派新闻,在当地,年轻人供奉神像并不罕见,自己的堂弟就和朋友们组了一个社团,供奉着一尊神像,“我家里还有些亲戚,供奉神像后又出国生活了。但每年游神,他们又特地从美国回来,可见影响之深。”

游神的花费并不低。游神队伍沿途燃放各种礼花鞭炮,精心布置的供桌上有海鲜、牛羊肉,还有各项事前事后的准备。

九派新闻在长乐区潭头镇看到一张公开张贴的游神献资名单,单笔最高三万元,最低两千元,合计近43万元。

“中华游神看福建,福建游神看长乐!”而长乐潭头厚福村又被称作游神界的天花板!厚福村一位村民说,最热闹的正月初十和正月二十六这两日的花费就破百万,“条件好的多出点,条件差一点的就少出一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2024年仁里行游神献资名单

在当地,游神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日常文化,细致融入了每个人的生活。

此前,人民网就网红扮演赵世子一事发表评论,称网红不能违背公序良俗,更不能挑战法律底线。而中国年俗文化源远流长,各地风俗不同,且极具当地特色,“闯入者”不宜冒犯,也不能亵渎,如果以炒作为能事而无底线“消费”习俗,必然引发众怒。

华中师范大学博士生王燕妮针对城市化进程中的民俗文化进行研究时指出,城市化进程不仅带来了经济等多方面的转型,更引发了中国传统民间文化的剧烈变迁,且随着我国城市化的进一步深入呈现出更为激烈的震荡。当传统民俗赖以生存的文化空间从乡土社会向现代城市转型,民俗文化变迁也随之展开。

来源:九派新闻

记者:马婕盈 杨臻

实习记者:李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