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聊聊抗战时期西北军的战斗力,尤其是西北军在台儿庄战役中的表现时,通常会强调其白刃作战的能力,而比较忽视其装备及火力战的情况如何。

但在当年参战的西北军官兵的回忆文章中,却有大段通过枪炮火力战歼敌的片段。

比如时任第2集团军总部参议的孟企三在“台儿庄的巷战”一文中便提到:

敌见我军转守为攻,即令大量坦克车轰击台儿庄城墙,城砖倒塌成坡,将越墙而过。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适第五战区配属孙部(即孙连仲第2集团军)之战车防御炮连赶到,即令其参战。

一昼夜中,击毁、击伤敌坦克车十几辆,后弃于阵地上者,计十二辆。

以这段信息可见,当时西北军部队配属有战防炮连,故而令日寇投入的坦克部队,出现较为重大的损失。

再如,时任第2集团军第31师副师长的屈伸在回忆文章中写道:

二十四日晚,战区即派炮兵第7团团长张广厚率炮兵一营前来协助本师作战,张团长到师部报到接受任务时,我询问了该营火炮弹药情况。知道该营仅有沈阳造仿克虏伯七五野炮10门,各炮附炮弹仅数十发。

三月二十六日,战区派来新式机械化野战重炮兵一连(二门),在宿羊山车站东北占领阵地,该连系德国卜福斯十五生的榴弹炮。

台儿庄炮兵战经十余日交战,当时观察我炮弹着处,打得刘家湖的敌炮兵运输汽车队尘土飞扬,人仰马翻。

由此可见,西北军据守台儿庄也有榴弹重炮兵和野炮兵的加强,但是咱们的炮数量不多,炮弹也不多,炮火只能提供必要、有限的支援,关键还是要看步兵部队的战斗。

第2集团军当时辖第27师、第30师、第31师以及独立第44旅,全军兵力为24000人,战斗兵员约20000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台儿庄大战中,上述各师旅均付出了极大牺牲,那么其武器、弹药状况如何呢?

通过战前统计的实例数,我们知晓上述三师一旅中,装备及弹药情况最好的是第27师,这个师有各类子弹超过90万发。

这一信息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有过介绍,不过部分读者对90万发子弹的概念认识不清楚,所以我们有必要结合当时的情况,再梳理一番。

首先,这90多万发子弹的具体情况是:步枪弹366441发、轻机枪弹192625发、重机枪弹286060发、手枪弹61759发。

有一位网友可能数学不太好,认为一个师万把人,平均每人才不到10发弹。

实际上当时第27师的战斗士兵是6916人,全师子弹数为906885发,平均每名战斗兵可得子弹131发。

大家可能现在玩儿射击类游戏比较多,游戏中的一百多发子弹算不得什么,得之用之都不费力。但就当时我国抗战时期的状况而言,平均每名战士能有130多发子弹可用,这已经不是一个小数字了。

谈这一点,当然不是说这130多发子弹够用,而是说在当时我国军队的实际配备中,能让每个战斗员有如此弹药,已经十分难得。

当然,在实际作战中弹药不是平均分发到每名战斗兵手里使用,而是要具体分装备的。

结合当时第27师的实际配备,平均每支步枪可得122发弹、每挺轻机枪可得710发弹、每挺重机枪可得4614发弹、每支手枪可得235发弹。

当然这些弹药也不会一口气全发下去,步枪兵、机枪兵手里实际拿到的弹药会更少。

在实际战斗中,一线兵力消耗弹药后,然后再利用本部储备的弹药进行补充;同时向上级、后方申领弹药。

台儿庄大战时,李宗仁是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其对各部的弹药需求没有门户之见,所以孙连仲西北军实际能够得到弹药补充,

另外在台儿庄内,还有沈鸿烈海军陆战队的一个军火库,大战之时守库官兵也积极参战,军火库内的弹药也极大地支持了西北军部队的作战。

综合上述因素,孙连仲部在台儿庄作战中,其实是不怎么缺少枪弹、迫击炮弹药的,大致每个师在战斗中消耗量是原拥有量的2倍左右。这样的消耗量虽然不及中央军嫡系,但比一般的中央军和绝大多数杂牌军都要好很多了。

尤其是西北军习惯近距离作战,其老兵骨干和之前作战伤愈归队的老兵比例不少,有比较丰富的打鬼子经验。

这样在近距离作战中,西北军的轻重机枪以及“手枪队”的自动火力往往是比较猛的,射杀了大量的日寇。

比如著名的台儿庄敢死队,便是第27师第158团第7连组成的,连长王范堂在回忆文章中便提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七连奉命在阵地前沿进行阻击,友邻部队用重机枪从两侧组织火力交叉网,再配备我连轻机枪,加强阵前火力封锁……建议尽快集中庄内迫击炮,每炮连续打30发炮弹,强轰敌军,摧毁敌人坑道,再组织轻重机枪,进行有目标的扫射。

守备总指挥王冠五接受了我的请求(指57名敢死队突袭之事),并拟定黄昏前,再次集中迫击炮火力轰击敌阵,继以轻重机枪扫射;我连在炮击开始时出西门,在墙外集结。待炮火停止后,沿墙向北跑步进入预定位置,待机枪停止扫射,分数路由庄外越墙插入敌侧。

由王连长所述,我们不难看到迫击炮、机枪火力的重要性;同时也可体会下真正的作战到底该是如何步骤,而不是像一些影视剧中那样乱搞。

比如在作战中是十分讲究协同和作战时间的,当时我方守军的重炮火力弱,那就趁着黄昏行动,在夜战中减轻敌方重火力的威胁。而守军的迫击炮火力还不错,那就用迫击炮轰击,掩护突击小队行动。

另外机枪火力也是如此,机枪并非是乱扫,而是有交叉扫射,以火力杀伤敌人,另外机枪在掩护突击队作战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试想如果第27师没有比较充沛的弹药,当时的仗无疑会是更难打的。

然后我们回到标题中的问题来,一个杂牌师有90万发弹当时算什么水准?

首先,第27师是杂牌军的师不假,毕竟纯正西北军嘛!但这个师偏偏是个调整师,它本来的装备和配置是不错的。

在1936年时,装备基本到齐的第27师总计有72挺重机枪、324挺轻机枪、24门82毫米迫击炮、4000支汉阳造。这些装备都是新枪,而且在全师建制内统一了型号和口径。

虽然第27师在河北和山西作战时战损不小,但鉴于西北军保存武器的传统,大部分装备都成功回收。因此在台儿庄战役时,第27师还是能够保持基本装备配置的。

当时全师有步枪约3000支、手枪263支、轻机枪271挺、重机枪62挺、迫击炮22门,步枪满编75%、轻机枪满编84%、重机枪满编86%、迫击炮满编92%。

然后在第五战区作战时,李宗仁对于该部的补给又大开绿灯,再加上庄内海军陆战队军火库的因素,所以保证了该部枪弹火力的发挥。

当然了,在日寇有重火力以及大量飞机、坦克参战的背景下,台儿庄守军付出的代价依旧是巨大的。

其中第31师的折损最大,而装备最好的第27师其实伤亡也不小,总计超过了4000人,基本上折损了全师三分之二的战斗员。可以说几乎打得全师没有一个完整的建制连队,可见胜利的代价也是不小的。

如果是真正的杂牌军,枪弹发放又不及时会怎样呢?

一个杂牌师有二三十万发弹药的情况在当时并不罕见,而且后续能否得到充足供应也不好说。这实际上就会严重限制其战斗力的发挥,甚至到抗战中后期,弹药补给掌握在老蒋嫡系手里,给谁弹药不给谁弹药,具体又给多少,更是严重控制了各部战力的发挥。

这时候有些杂牌军的表现远不如抗战之初,其实就有弹药被卡的深层次因素了。

现在有些网友谈当时的战争,经常只谈大的框架,而不去关注细节。

在战争中,影响部队战斗力的因素有很多,比如装备水平、满员程度、兵员素质、给养状况、卫勤水平、指挥能力、组织程度、战斗意志等等。

能够在上述几项中,尽可能做到比较好,那么这样的部队一般来说战斗力就不会差。

当然,在这些影响战斗力的因素中,既有物质方面的因素,也有“人”方面的因素。相对来说,物质方面可以量化,所以聊武器装备这块,就相对比较容易些了。

而在谈武器的时候,不少读者往往会忽视弹药状况,但在实际作战中,弹药的多寡,实际是非常关键的。光有枪炮,只是一个层面,如何让这些枪炮发挥出持续的战斗力,这才是要点。

所以我们从当时战斗中的一些武器装备配置和弹药消耗状况分析,其实可以得到很多有价值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