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大年初三,我正在扫地,小姑子一家五口来给婆婆拜年。刚进家,坐在轮椅上的婆婆非常激动,她嗫嚅半天终于挤出一句话:“你,你们,来了……”

小姑子一看,忙走过去摸着婆婆年前摔倒,到现在还缠着绷带的手,问:“妈,都一个月了,您这手还没消肿,究竟是啥原因?是不是哥嫂不管你?”

婆婆听到这话,眼圈马上红了,眼角几滴浑浊的泪水滚出来。她吞吞吐吐地说:“我,有二十天没洗澡没洗头了……你今天来帮我洗个澡洗个头……我身上痒得难受。”

小姑子马上去婆婆身上和头上到处摸,摸着摸着,她就大声嚷起来:“二哥二嫂,你们太过分了,太不像话了。妈都病成这样了,你们还对她不管不顾,连个头都不帮她洗。你看看,妈的头发又乱又油,衣服又旧又黑……难怪妈一看到我就哭了。二嫂再忙,帮妈洗澡洗头应该可以,你们也忍得下?”

“小妹,不是这样的,是妈……”我试图解释。

“你们别狡辩了,这还用讲吗?现实都摆在这了。是不是因为妈得了脑梗,不能帮你们干活了,你们就对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早已把她当成了累赘。这次她又扭伤手,更加动弹不得,你们对她就更不待见了。妈虽然嘴上说话不利索,但是心里有数。你看我一进来,她就哭了……”

我还想解释,老公这时候突然说:“那你觉得我们照顾得不好,那从明天起,你接回家去照顾?”

小姑子一听,愣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我叫鲁一诺,和老公结婚20年,有个女儿上高三。老公有个哥有个妹。他哥家大女儿远嫁她乡,老二上小学。小姑子家老大外出打工,小儿子上初三。

我和老公结婚晚,我们结婚的时候,大伯哥、小姑子的第一个孩子都已经上学。他们的孩子也都是公婆带大的。

我们结婚后,公婆就一直和我们住,帮我们带孩子。因父母早逝,我一直把公婆当自己爸妈对待。

几年前,公公脑血栓去逝。他生病期间,都是我、老公、婆婆三人轮流照管。当时小姑子怀着二胎,自己又开两个店面,根本抽不时间来管公公。

有一次,我提醒小姑子,公公时间不长了,叫她多来几次。她却和我发脾气,说她要靠那两个店子养一家人,天天来看公公,店子天天关门,让她一家人喝西北风吗?

大伯哥虽是医生,但当时他刚和第一任老婆离婚,一心忙找新老婆,哪有心事管他爸。他偶尔打电话给婆婆,都是要她帮介绍女朋友。

之后大伯哥又沉浸在恋爱之中。就只有我和老公、婆婆轮替。半年后,公公还是走了。

小姑子回娘家来埋怨我和老公照顾得不尽心,我们真是有苦难言。

公公走后,大伯哥又结婚,还生了个女儿。他们租的房子只有50平米。住习惯了大房子的婆婆,也不愿意去大儿子那住,于是一直和我们同住。

3

四年前,婆婆突发脑梗,留下很多后遗症。她说话心口不一,心里想的,嘴里说不出来。嘴里说的,又不是心里想的。要知道婆婆说啥,得每次从她话语中努力去猜测,真的很辛苦。

婆婆看到我们不懂她的话,心里着急,说话更不利索,心情更糟了。所以她总是一个人坐着发呆。因为我和她相处时间长,婆婆说的话,想表达的意思我大部份能明白。老公有句口头禅:我妈说的啥意思,得问我老婆。

虽然我们精心照顾,且坚持用药物控制,但是婆婆老年痴呆症的现象愈加明显,行动也变得更迟缓。她经常是整天一句话不说,看着又可怜,又无奈。

年前,婆婆说要去生间洗澡。我放好水,去楼下取个快递,刚回来,她就摔跤了,把右手弄骨折了。老公和他哥俩强行架着她去医院,上夹板,打的石膏。

自然,婆婆行动更加不便了。每天早上,我先打水,把毛巾拧干,帮婆婆洗脸。然后又把牙膏放好,水打好,给她刷牙。再把外衣给她披好,扶她去床上坐好,老公给她做早餐,放在她面前。

开始,婆婆连上厕所提裤子都得有人帮忙。一周后,她才开始能慢慢自己穿裤子。而婆婆摔倒后,大伯哥来和老公扶她去医院,小姑子第二天来看了看,呆了两个小时就走了。

我和老公又上班,又管婆婆。并且临近年关,我们的工作又特别忙,老公还经常值班。

我想给婆婆洗头洗澡,她不肯,说挂着一只手不好洗。万一碰到伤口,又痛得厉害,还影响恢复,先缓缓再说。

过年前一天,我想着带婆婆去洗头理发,可下乡回来,附近的理发店都关门了。而家里装的是太阳能热水器,冬天没太阳,热水少,怕她着凉,我也不敢给她洗。

4

偏偏今年除夕不放假,我想带婆婆理发的愿望还是没实现。除夕头天,我们除了上班,下班后抽空打点过年需要的东西,忙得脚不沾地。

到了三四晚上,吃完团年饭,我好不容易忙完,又提出要给婆婆洗澡洗头,她一直摇头,说不想洗。我问她为啥,是怕我洗不好,还是不好意思,她只是说不想洗。

按照惯例,大年初一不能洗。初二我和老公同时值班,晚上我又提议给婆婆洗,她的意思是让小姑子第二天来给她洗。她觉得小姑子比我细心。我只好作罢。

于是,就拖到了初三。谁知道,小姑子会发那一通脾气。

听到老公说要小姑子接婆婆去照顾,小姑子一家,大伯哥一家都愣了,谁也不吭声。

过了几分钟,妹夫嘀咕:“我们要看两个店子,还有孩子上学要管,哪有时间管妈。照顾妈,本就是儿子儿媳妇的责任和义务……”

听到妹夫这样说,旁边的大伯哥的脸瞬间由红转白,也嘟囔:“我要上班,你大嫂还要管孩子,还要去装修新房买材料,哪有时间管妈。而且我们现在那50平米房子,也住不四个人呀……”

老公接着说:“看看,叫你们接去管,你们都有理由拒绝。既然都不愿意管,就不要话多,只是动动嘴皮子,谁不会。妈得脑梗这么多年,就是在医院里那几天是小妹照顾的。这些年我们出钱出力,还不落个好。

我们又上班,又管妈,家里还有个要高考的孩子,我们再累再苦也没和你们哼半句。你们倒好,一来就指责我们,教训我们,还搞道德绑架这一套。现在大过年的,我不想吵架,以后谁再话多,就接去管……”

5

突然,大伯哥和小姑子异口同声地说:“这么多年,妈和你们同住,之前她帮你们做家务、将豆豆(我女儿)带到小学毕业,家里门面租金800/月元,加上每月养老保险费都补贴给你们了。

现在她生病了,你们就想把她推给我们。你们倒会算计……”

“行!既然你们要算,那我们就好好算算。”老公更强硬,也不示弱。

“大哥,你大女儿是爸妈从出生带到小学毕业的吧?而且他们不但帮你们带,还帮你们出钱养吧?连孩子生病,都是爸妈在管,你们都没露面吧?

还有小妹,你儿子也是爸妈帮忙带的吧?你那时候生意好,每天忙得焦头烂额,都是爸妈帮你管吧?

爸妈帮你们带过了,为啥不能帮我们带?我不要他们出一分钱,逢年过节还给妈买东西。

大哥,你扪心自问,这么多年,你给过妈一分钱吗?妈到你那家里吃过一餐饭吗?你给妈买过任何一件东西吗?”

大伯哥的脸色马上由黑转红再转白,小声嘀咕:“我一个人养三人,要养车、要租房,哪有钱给妈。妈都没吭声,你倒着急上了……”

“如果你们觉得我们占便宜了,那叫妈把那钱拿出来,谁接妈同住就给谁,反正妈的钱我们一分钱没用……”老公越说越激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

我看到婆婆脸色变了,忙拉着老公的手叫他不要再说了。

婆婆大概也听到了我们之间的争吵,她的表情非常难爱,眼圈又红了。最后她还是吐了几个字:“你们别争了,我,我哪里都不想去,我就在老二这……”

小姑接过话:“妈,不是我想吵,是因为看到你头也没洗,衣服没换,心里着急……”

最后老公决定,大伯哥把房子装修好后,接婆婆去住,如果婆婆不同意,大哥每月出1500元赡养费。婆婆如果生病住院,小姑子负责出力照顾,我们和大伯哥负责出钱。要不,就是三家一起出钱请护工。

都说养儿防老,可很多子女只有语言没有行动,还喜欢道德绑架别人。小姑子和大伯哥就是这样。

幸好,老公是个明白人。既然觉得我们照顾不好,让大家都来尝尝这滋味。不然,都只会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们有遇到过,这种兄弟姐妹吗?又是如何处理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