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行业有个潜规则:

品质好的古树茶,产量稀少,品饮价值高。在春茶时候,就被玩家买了(做品牌的茶商会留一部分开发产品)。

中小树茶,产量庞大,玩家看不上,老百姓喝不起,年复一年地积压在仓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小树的尴尬

周末,跟合作商聊今年春茶的事。

一想起,去年的冰岛坝歪中小树春茶,还有十几件原料躺在仓库,一个头两个大。

这些中小树茶,喝过冰岛坝歪古树挑采的大佬看不上,价格1000出头,品质还不如900一公斤的梅子箐古树。

中小树,纵然是冰岛坝歪这种属于冰岛五寨的茶叶,也是很难卖掉的。

被山头名气绑架

虽然不好卖,但不能不做。

同行茶商,喝茶的玩家,喜欢冰岛坝歪的古树。然而,卖给同行和玩家的茶叶,4000出头一公斤的价,是不可能涨的。

如果只要古树,茶农一定会涨价。平时一公斤冰岛坝歪古树挑采,就赚几百块的利润。如果茶农涨个几百块的价,白干了。

所以,为了有价格优势,通常跟一家茶农长期合作,把他家的茶叶全部收掉。如此,价格能便宜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茶叶做出来,每年160-180公斤左右的古树,按照4000出头一公斤的价格卖掉,这部分古树茶,是有利润的。

然而,剩下的800公斤左右的大树茶,中小树茶,只有两条路:要么,把品质稍好的大树茶,或地块品质不错的中小树茶挑出来,发酵熟茶,或做白茶。

要么,一分不赚,甚至亏点运费,把这些冰岛坝歪中小树茶,卖给同行,不求赚钱,能回笼资金就行(原价卖给同行的数量更大一些)。

不得不说,茶农很有先见之明,十年前在荒山野岭挖块地,如今长成了中小树。而没有原材料的茶商,还得硬着头皮收。

茶园扩种,产量增加的是中小树

2009年,云南茶园面积531.9万亩。2019年,云南茶园面积721.35万亩。

这增长起来的189万亩茶园,大多数是山头茶(台地茶太便宜,很少有人特意去种),10年前种下去的茶树,如今也变成中小树了。

比如,2009年的冰岛,村民还在种玉米和蚕豆,古茶树零星分布在田地边缘。而如今,同一块地里,全是刚种下去10来年的中小树。

这不是特例。而是茶山上,但凡稍微有一点名气的山头,都是如此。

2009年,普洱茶产量为7万吨,2019年,普洱茶产量为15.5万吨。

百年以上才算古树,一棵古树,10年前就在那块地里,10年后仍然在地里。

(2019年之后,茶区严打毁林种茶。一旦被抓到,自己把种下去的茶苗拔掉,原来森林里是什么树,自己买来种上。毁林种茶才得到有效遏制,但仍有茶农偷偷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那些增长起来的茶叶产量,绝大多数是新种下去的中小树贡献的。

有名气的山头,中小树茶被茶农和古树一起捆绑,卖给了茶商。茶商收进来,古树卖掉,中小树积压在仓库里。

没有名气的山头,古树能卖掉,中小树只能积压在茶农手里。

茶商和茶农手里的库存,绝大多数是中小树。可这些中小树茶,市场在哪里呢?

玩家只喝古树,新入门的茶友喝直播间几十块一饼的茶。中小树虽然也有需求,但库存量非常庞大。

市场已经证明,纯料,是名山古树茶玩的。中小树茶,走纯料路线,完全行不通。

品质稍好的中小树茶,走拼配路线,实现1+1>2,这是品质稍好的中小树茶,最好的出路。

品质太差的中小树茶,没人要,只能年复一年地躺在仓库睡觉。

或者,像批发给同行一样,降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