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以前看见您和爸,(我)以为天底下所有的夫妻都会挺好的,后来长大了才知道不是。”

说起和李诚智的婚姻,孟明玮一把辛酸泪,却不知自己的父亲孟显荣也有不堪的一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孟明玮家的客厅里挂着一幅字,写的是家和万事兴,可讽刺的是他们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用李衣锦的话说就是很少能安生吃顿饭。

小的时候,乔海云忙事业,成天不回家,孟明玮帮着孟显荣带两个妹妹,没少招同学笑话。

后来招了上门女婿李诚智,她就住到了乔海云家楼上,妹妹孟菀青买的房也在附近的小区。

孟菀青曾因乔海云为孟明玮陪嫁了一套房而嫉妒,但孟明玮看到的却是孟菀青夫妻和睦女儿上进的美满生活。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好强的孟菀青维持着和陶大磊金童玉女的假象,要面子的孟明玮也只能在乔海云每次问起时都说自己没有被李诚智为难。

婚姻不幸的孟明玮把气都撒到了女儿身上,动辄打骂,不停地否定李衣锦。孟菀青则不然,对女儿做出的成绩,她比陶姝娜还要骄傲,从来都是当着别的孩子和家长的面把陶姝娜夸上天。

因为孟明玮,李衣锦非常不自信,可以毫无保留地夸奖他人,却永远看不到自己的好。

高中的时候学校分班,老师说理科班人才济济,让陶姝娜改学文科。

等读了博士,妈宝陶大磊又劝陶姝娜早日嫁人,同学们也因为陶姝娜是女生而理所当然地认为聚会时她应该表演节目。

陶姝娜不顾他人看法坚持做自己,喜欢学霸张小彦就努力追爱,而李衣锦在面对家境优越的廖哲的追求时,第一反应是不可置信,这说明她潜意识里觉得自己配不上廖哲,只有和周到这样的人恋爱,她才觉得踏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小彦忙于项目而爽约,李衣锦担心地问陶姝娜怕不怕聚少离多感情变淡,陶姝娜自信地表示就算见不到面,张小彦心里也会一直想着她。

陶姝娜这么想不是因为信任张小彦,而是相信自己足够好所以值得被人喜爱。

被周家赶走,李衣锦大晚上无家可归,周到连通电话都没有,她却还是在数月后像个没断奶的孩子一样开口求复合。李衣锦太不自尊。

李诚智和孟明玮都不喜欢周到。孟明玮是盼着女儿好,李诚智图的是彩礼。

从小到大,孟明玮对李衣锦的控制达到了不讲理的程度。

李衣锦喜欢收集瓶子,孟明玮容不下。李衣锦前脚把她拉黑,她后脚就能拎着大包小包住到李衣锦那里给女儿添乱。

水滴石穿,孟明玮的一巴掌成为李衣锦漫长而难熬的岁月里反抗的契机。

她把孟明玮磨的核桃粉扔了,剪了短发,报了以前周到拿一千块钱鼓励她都不去的健身房。

乔海云劝孟明玮给李衣锦道歉,孟明玮拒绝,说没有母亲给女儿道歉的道理。乔海云气得拿拐杖拄地:

“谁错了谁就道歉,三岁的孩子都知道这个道理!”

乔海云一直是明事理的人。李衣锦去周到老家没有给她过生日,乔海云看到的是李衣锦受了委屈,而不是像孟明玮一样只要李衣锦不顺从就给她扣上不孝顺的帽子。

在家里,孟显荣比乔海云更招三个女儿的喜欢。

他做的饭好吃,拴住了孟明玮的胃。他会扎好看的麻花辫,正合爱漂亮的孟菀青的意。孟以安想法古怪,孟显荣就陪她背着乔海云把收音机拆了再悄悄安回去。

乔海云一直对孟显荣心怀感恩,认为若不是孟显荣鼓励她,她连自己住的渔村都走不出去,更不要说事业有成。

孟显荣患阿尔茨海默病去世,乔海云买了墓地,说自己将来要与丈夫合葬。

乔海云没有想到,孟显荣去世十年后,他的儿孙找上了门,开口就是五百万。

孟显荣临终前嘴里一直喊着一个人的名字,所有的人都以为他叫的是以安,只有孟以安明白,父亲叫的是燕,刘淑燕的燕。

刘淑燕与孟显荣是包办婚姻,生了儿子孟辰良。孟辰良娶了妻子周秀芳,有了儿子孟小兵。孟小兵手脚不干净,前后有过两个女人,膝下两个儿子年龄相差十二岁。

孟显荣走后,刘淑燕没有想过认亲。她觉得人各有命,生前事不强求,只是孤苦了一辈子,死了想和孟显荣合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孟显荣的事,刘淑燕严严实实地瞒了一辈子,直到弥留之际才吐口。

孟辰良拖家带口地找上门,见乔海云活得滋润,索要孟显荣的遗产。

他以给孟显荣迁坟修路的名义提了两个条件,一是要求乔海云给五百万,将来他看病的钱还要另算,二是要求乔海云给孟小兵和孟小兵的大儿子各买一套房,方便他们找媳妇,至于孟小兵的小儿子,乔海云要负责把他转到城里读书。

孟良辰说得无耻:

“有需要找关系托人的地方,不用省钱,就花我爸留下来的钱就行,反正也都是我们的。”

乔海云拒绝了。她答得干脆:

“你们想去给老爷子扫个墓,我谢谢你们。想要钱,没可能。”

说完,乔海云就挥手送客了。

孟显荣和乔海云的鹣鲽情深到头来一地鸡毛,更何况孟明玮和李诚智本就缺乏爱情基础的婚姻。

李诚智看着憨厚,实则像孟明玮控制李衣锦那样拿捏着孟明玮。

他扣着孟明玮的工资卡,孟明玮退休三年,除了知道工资涨过两次以外,连自己身上应该有多少钱都不知道。

在整个孟家,李诚智几乎是透明的存在,逢年过节能看着人,平时的家庭聚会他一概不参与。

他没出息,总想着暴富,炒股输了就窝里横。孟明玮被骗,一整天没回家,李诚智无所谓,但发现放在抽屉里的工资卡被孟明玮拿走了,他慌了。

孟明玮自己婚姻不幸还老想着催婚,总嫌弃李衣锦这不好那不好,实际上她才是家里混得不好的那一个。

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后,孟明玮终于向李诚智提出离婚。

李诚智再横,到乔海云面前也没用。当年,乔海云以一当百地管理手下那些刺头,单枪匹马地去找拖欠货款的经销商要债的时候,李诚智还是个仰人鼻息的毛头小子。

哪怕时间过去三十年,李诚智依然不是乔海云的对手。

孟明玮离婚后,乔海云不愿意她把后半生都用来照顾自己,给孟明玮买了一套房,自己和周秀芳去了养老院。

当时,乔海云前脚赶走孟辰良,后脚周秀芳就找了来。

她是个讲道理的人,上门不是为了要钱而是替自己的丈夫和儿孙道歉,同时也是念婆婆刘淑燕的好,希望乔海云同意迁坟,毕竟刘淑燕生前从没有找过周秀芳麻烦,反倒说是自己欠她的。

乔海云与周秀芳投缘,看她儿孙不孝,将来注定无依无靠,便邀请她一起去养老院。

孟小兵抢了周秀芳的钱,要求乔海云给他母亲出养老院的费用。

养老院里的老人们打了孟小兵一顿,乔海云决定接济周秀芳。

她同意让孟显荣和发妻合葬,至于自己的身后事,她说不要墓也不要坟,只想魂归大海。如果子女们想她了就去海边看看,阳光好的时候和她说说话,要是阴天,就打个招呼再走,她也知道。

对于孟明玮和李衣锦的关系,她交代李衣锦道:

“你也是成年人了,有你的生活,不需要和妈妈和解也不需要原谅,以后有帮得上忙的地方,能互相帮忙也很好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乔海云一生活得通透,就连孟明玮也勇敢了一回,只有李衣锦见过母亲吃的苦,也见过李诚智给孟明玮的难堪,却还是上赶着要和门不当户不对的周到在一起。

周到和李诚智一样因家境而自卑,但却远远不如李诚智。

李诚智从来没想过和孟明玮分手,但自从李衣锦和周到在一起,两人就分分合合不断,说周到对李衣锦是全心全意,除了恋爱脑的李衣锦,没人相信。

更何况,周到还有一个家暴的父亲和一个坐牢的母亲。

崔保辉被李衣锦送进了监狱,工作没了,老婆也要离婚。他为了报复李衣锦,守在李衣锦家门口,对李衣锦动了手。

周到抓着崔保辉就是一顿打,若不是李衣锦出言阻止,失去理智的周到差点把崔保辉的脑袋往台阶上磕,没准就会闹出人命。

周到的身上有着暴戾的基因,李衣锦心怀侥幸地认为他不会对自己动手,实在太天真。

她一门心思地沉浸在可以拯救周到的良好感觉里,却不想想周到的原生家庭影响的不只她一个人,还有她的孩子的未来。

李衣锦永远不承认自己和孟明玮一样,但事实上她固执、愚蠢、懦弱且自卑。

自从孟明玮意识到不论怎么劝,李衣锦都要和周到在一起后,她便不屑于再管李衣锦了。

她给了李衣锦一个瓶子。在李衣锦看来,孟明玮是在向她服软,于是如获至宝地把瓶子擦洗干净摆在书架上一眼就能看到的位置,却不知孟明玮只是预料到了李衣锦的不幸,通过和解的方式告诉李衣锦,若有一天周到对你不好,你还可以回家找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