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4年,过去的问题在新的一年里,依然是问题。

例如房地产。

根据统计局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全国二手住宅价格全面下跌,创近年来最大跌幅,此外,1月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也同比下降超过1成,这些都显示了在新的一年里,增长压力不仅没有减轻,可能还在持续加码。

今年1月份,我国一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同比下降0.5%,降幅比上月上升0.4个百分点。其中,北京和上海的新房已经摆脱下跌,分别上涨1.3%和4.2%;但广州和深圳仍持续下跌,跌幅分别为3.6%和4.1%。

二线城市方面,上个月好不容易止跌回升0.1个百分点,这个月转为下降0.4%,三线城市的跌幅则更大,同比下降2.1%。

至于二手住宅销售方面,自然比新房更惨。

一线城市二手房销售价格同比下降4.9%,降幅比上月进一步扩大1.4个百分点;其中,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二手房依然跌跌不休,降幅从3.7%到最高6.1%。

二、三线城市则分别下降4.4%和4.5%,在70个大中城市中,新房和二手住宅价格同比下降的城市有53个和70个,比上月分别增加5个和1个。

可以说,在更能够反映房地产市场真实行情的二手住宅价格上,我国70个大中城市二手房住宅价格全部下跌。

这一数据,可以说为今年的整个宏观经济形势,直接扔下了一个王炸,用不容乐观来形容,毫不为过。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就指出,我国二手住宅价格降幅已经达到近9年来最大跌幅,住宅价格的持续下跌表明,在重振房地产市场上面,我们依然面临着非常严峻的任务。

而过去一年来的松绑楼市到降低贷款利率,似乎并没有特别提振市场整体信心。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们其实也很容易发现,房地产市场今时今日的下跌行情,其实是必然的结果。

正如中原地产研究部负责人刘渊所说:“房价的地步远未到来,这不会在2024年发生。”

为什么这么说?

其实过去房地产十几年的迅猛增长,要说没有泡沫,那是不可能的,正如日本当初房地产泡沫所带来的恶果一样,我们对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其实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有学者和经济学家给出预警。

而今时今日,我们追求的就是房地产市场的软着陆。

从二手房价的变化来看,我们至少可以得知一个好消息,那就是二手房价的下跌,还在可控范围内,房地产市场很有可能实现软着陆。

房价下跌,可能会损害人们的消费信心,这没有错;但如果房价一直不跌,那么也会损害人们的消费信心,因此允许房价缓慢下跌,其实就是房地产市场软着陆的必要条件。

正如冯仑所说;“只要我们放开以前的限制,然后恢复到正常市场交易的过程,无论房价高低都会逐渐走正。只要经济增长,大家收入提高,就业增加,那么住宅的需求还是会有增量的,这是不用担心的事情。”

冯仑还建议,应该全面放开限购,因为当下不仅要修复市场,还要修复体制,建立保障和市场双轨制。

我认为,冯仑的这个建议就非常合乎逻辑。

到今天,我们既要房地产市场提振起来,以恢复消费信心,又要房地产软着陆,降低金融风险,这种既要又要很难,可以说是做不到的。

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舍弃一些,得到一些。

而如今,房地产市场的价格下跌,其实就是一个不错的局面,尽管房地产价格下跌可能会削弱整体消费信心,但我们完全可以用其他支持举措来替代房地产下跌带来的负面影响。

房价下跌当然有劣势,但眼下来看,优势是能够进一步挤出房地产市场的风险,在我看来是利大于弊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房地产的真正风险,或许还是那些在高位买房贷款三十年接盘的人。

房地产价格一旦下跌,资产缩水的同时,他们所要还银行的贷款却没有减少,这反而是比较令人担忧和害怕的事情。

但这一点靠维持房价不变也很难,因为如今的房地产市场松绑的越多,房地产就越向“市场”靠拢,此时的房价就更具有供需意义,价格越低,需求越高,反之价格越高,需求越低。

只要让房地产回归市场,让需求来决定房价,这样整个市场才有可能软着陆。

今年春节后,多地也都出台了新一轮刺激措施,包括进一步放宽公积金首付比例、加大人才购房补贴力度、探索开展“一手房带押过户”等等,随着刺激措施越来越多,相信后续会让购房需求逐步增加,以达到房地产市场企稳的结局。

但眼下来看,真正要达到这一局面,显然还需要更多的时间,这期间不仅仅是房价需要市场修正回调,失去的消费也需要时间来慢慢抹平,甚至修复。

除了房价下跌之外,新年开局王炸的还有外资方面。

根据商务部周五给出的数据来看,今年1月,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4588家,同比增长74.4%,但实际使用外资金额1127.1亿元,跟去年同期相比下滑了11.7%。

使用外资下降,部分原因受到去年高基数影响,当然还有另外一部分原因,那就是地缘局势的复杂性。

欧美市场在去年的各种禁令甚至是单方面粗暴的出口管制,例如美国就限制了英伟达最好芯片的对华出口,在半导体领域的围追截堵,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外商来华的投资。

拜登还在去年直接限制了美国对华半导体领域的投资等等,这些都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来华资金的高低。

而2024年的挑战也正是源自于此,除了房地产市场所面临的房价持续下行之外,如何更大程度上吸引外资,这也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新的一年里,我们的增长可能还要继续承压,而一些问题依然也有待解决或修复,房地产也还将继续影响消费、储蓄和人们对宏观经济的信心。

而要真正解决这一系列问题,不仅仅需要方式方法,更多的可能还需要时间,时间不仅仅能够修复心理创伤,它也能够修复宏观经济的消费信心。

2024,挑战和风险并存,对普通人来说,持有现金流,可能才是最稳妥的方式,没有之一。

end.

作者:罗sir,新青年的职场内参。关心事物发展背后的逻辑,乐观的悲观主义者。关注我,把知识磨碎了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