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我从湖南老家参军入伍,来到了祖国的大西北,成了光荣的普通一兵。自从胸戴大红花登上列车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就充满了自豪,对自己的未来更是踌躇满志。我当时绝对没有想到,自己的军旅生涯会是如此短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到部队就开始了新训,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贯身体很好,十几年来连感冒都没发生过的我,新训第二天开始就总觉得不舒服,老是觉得头痛头晕的。

连队卫生员给我量了一下血压,竟然发现血压高达170mmHg,这妥妥的高血压啊。

幸好,从班长到排长再到连长的各级领导,都不相信我的身体真有问题,虽然如今查出血压这么高了,更相信我是太紧张导致的。

于是,连长安排我休息了三天,甚至让卫生员半夜三更趁我睡着了偷偷给我量血压,但我的血压一直维持在那么高的水平。

没有办法,我体检复查不合格的结论就交上去了,甚至去了师部医院核查,半个月后,我接到了“退回原籍”的通知。

部队为了安全起见,安排了两个同志“护送”我回老家,一个是连队的文书,另一个据说还是团部卫生队的领导。

那时候,我的心情有多沮丧,外人是无法理解的,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甚至一度想过要寻短见。

幸好连长对此很有经验,临走前还特意找我谈了几次,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不要有心理负担,像你这样的情况并不罕见。

连长说他带兵这么多年来,因为各种原因复查不合格被退回的新兵就有好几个。据了解,那些退回去的人,回到老家后根本不需要治疗,身体就莫名其妙地恢复了正常。

而护送我回老家的那个文书,据说已经入伍三年了,看上去就是很有文化的人,一路上也给我说了很多的道理。

他说天无绝人之路,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虽然不能参军保家卫国了,但只要自己争气,同样也能干出一番事业来。

文书甚至还说,上帝关上你一扇门的时候,同时也为你打开了另外一扇窗,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把握机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天的跋涉,我回到了老家,两个领导把我送到了县里的武装部进行交接,下午就被县里送回了老家。

尽管一路上领导的劝解起了很大作用,我的心情平复了一大半,但真的回到了家里时,还是有点抬不起头的感觉。

但乡里武装部的领导经常来我家做思想工作,首先就是安抚我,其次也劝慰我父母不要给我压力。

在这个时候,亲人更要给孩子更多鼓励,让他觉得不管什么时候,家人都是他的后盾,那样才能尽快振作起来。

在家里蒙头睡了五天,那天早上起床,我虽然觉得自己迷迷糊糊的,可困扰了将近一个月的头痛头晕竟然没有了。

心里大喜至极,第一时间就去了镇上的医院,一量血压竟然只有120了,完全恢复了正常。

那时候,我还天真地以为,自己的血压正常了,不就可以回部队去么?直到我去武装部找到领导才知道,虽然他们也为我的身体正常而高兴,但想要回到部队是不可能的了。

不管怎么说,自己的身体没有毛病,我对“被退伍”的事实也能够释怀了,虽然还是很丧气,却再也没有前几天的消沉,也开始走出家门敢于面对某些乡亲们异样的目光。

心里最大的冰块融化了,我不知道怎么又想起护送我回来时、文书在我耳边说的那番话:不错,天无绝人之路,上帝关上了我当兵的大门,也应该给我打开了另外一扇窗。

可属于我的“窗户”是什么呢?

但是还是1995年,我们当地的农村,虽然已经不是80年代那么闭塞了,但一直没有什么大的起色。乡亲们多半还是以外出打工为第一选择。年轻人经年累月在外,有些劳力少的家庭,那就只能农闲出去。

我也曾读过高中,虽然不是什么高学历,但在农村还算是有点知识的人,再加上心里憋了一团火,做梦都想做出点成绩来一雪前耻,一开始也就想着去广东打工,或许能找到发展的机会。

这时候,我生命中的一个贵人出现了,他是我初中的老师,一直对我相当青睐,曾经还说我将来肯定有出息,听说我入伍一个月就被退回来,又想着去广东打工,特意来我家找我聊天。

老师对我说,你外出打工,找一份工作不是很难,但你想过没有,给别人打工也就是能赚点工资,那样的结果不可能实现你心中的抱负。我知道你想有所作为,我观察了很久,认为你可能更适合留在家里自己干,比如开个小工厂什么的,都会比外出打工强。

自己当老板,我可没有想过,虽然家里的条件在当地还算过得去,却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自己开工厂,即使除掉最重要的做什么不说,本钱也是一个大难题啊。

老师一眼就看穿了我的顾虑,笑着点破我说:这就看你能悟到那个程度了。如果一开始就好大喜功想一步登天,那还不如去打工算了。

老师的话让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当即就放弃了去广东打工的想法,开始在老家一带到处“考察”寻找商机。

最后,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现象,就是我们当地俗称的“脚鱼”(鳖),那些年价格就像坐飞机一样猛涨,从最开始的几块十几块一斤,涨到了几十上百块一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脚鱼在我们当地是很有名的“补品”,但不是谁都能吃到的,虽然河里山涧里都有抓到脚鱼的例子,可什么时候有全靠运气。

我就想着是不是可以养脚鱼?有想法就行动,花了不少力气理清了养脚鱼的流程,得到父亲的支持,取了五千块钱给我当本钱,我就开始养脚鱼了。

我的运气还真不错,三年之后,我的一第一批脚鱼出塘了,刚好赶上市面价格最高的时候,那一年,一斤脚鱼能卖到180块钱,虽然养殖的脚鱼价格低一些,但除掉成本,我的五千块本钱,三年之后就成了六万多块。

就那样,我的养殖之路一发不可收拾,尝到了甜头的我,继续拓展了其他的养殖门路,从岸上到水里搞起了立体养殖,后来还加入了种植业。

我的创业过程,除了最开始的那一年多里吃过点不大不小的苦之外,完全就是一帆风顺地发展着,到2007年的时候,就成了我们县里有名的多种经营大户,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土企业家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过去将近三十年了,如今的我身价千万,在我们当地也算是颇有名气的人。

回首自己走过的半辈子,几十年过去了,尽管对当年自己被部队“退货”一事还是有点遗憾,但心中再无怨忿。

很多时候,我都会问自己,人的一生,何种选择才是正确的?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但我知道,不管是什么选择,只要你用心去做,必定能让自己的人生不留遗憾,这或许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