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以后,代哥无奈了,我赶紧回四九城吧,我只要在深圳待着,没他妈一件好事儿。

于是赶紧跟杜城和江林告别了。

城哥一瞅,你干啥呀?

我回四九城了,那你回去吧,我有时间再去找你。

代哥当天走杜城,隔两天就他妈追四九城来了。

代哥从深圳回来第4天是礼拜六,早上起床之后洗把脸,上客厅点根烟,看会儿电视。

静姐正做饭呢,家里的门铃响了,代戈到门口一打开,内蒙呼和浩特春明的千金来雨薇到了。

进屋之后,代哥问他闺女。

你今天怎么不上课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天礼拜六呢,我寻思过来看看你和我妈,然后蹭点饭没问题,正好你妈做饭呢,一会儿一起吃饭。

说着,雨薇到厨房帮忙去了。

张静特别喜欢这女儿,又有眼力劲儿,长得也漂亮。

代哥在客厅坐着,就听见娘俩在厨房叽叽喳喳聊天呢,你像代哥这种段位越高的人,他还越八卦呢。

然后自己点了支烟,跑到厨房门口了半天,只听到了一句,意思是雨薇搞对象了。

静姐给她支招呢,雨薇,不是妈反对啊,你年龄也不算大呢,而且还在上学,万一把学业给耽误了呢?

雨薇一摆手,妈,这不过来让你们把把关嘛,我确实挺喜欢他的,他家是辽宁的,他跟他哥在丰台区开酒吧呢,这个小伙是体育学院的,他也是大三的学生,你俩认识多久了?

不到半年吧?

静姐一寻思,咱们先吃饭吧,把门啪的一推,把代哥撞得脑袋冒金星了,刚想还嘴又咽了回去。

静姐跟雨薇都看懵了,雨薇把菜也端了上去,几个人坐了下来。

静姐她母亲也在呢,大家坐到一起吃饭的时候,代哥总是盯着雨薇,听说你搞对象了,我全都听见了。

张静一听,白了代哥一眼说道。

你这一天没事闲的,这是我俩说话呢,你八卦什么?

你别废话了,这是我闺女,我肯定得参与。

行了,我不给你说了,雨薇,你们两个发展成什么样了?

我这是过来人,而且你爸阅人无数,你放心的给我说吧。

代哥就像和尚念经似的,啰里啰嗦的把各种问题都问了一个遍儿,最后还问了对方,知道你的家境吗?

我没跟他提过,平时看你用的东西,穿的衣服,手机都是最新款,能看不出来吗?

他知道我有个三叔。

大哥一听蒙圈了,你三叔是谁我怎么不知道呢?

爸,你怎么不知道呢?

他老去上学校给我钱呀,他知道我这个三叔经常开个570。

带哥一抬头,是马三吗?

是啊,马三老给你钱呀,是啊,他没事老开学校里边去,还给我打个电话,说意思问问我的寝室同学有没有喜欢玩儿的,可以出来一起唱会儿歌。

带哥一听,满腔怒火的说道,我告诉你雨薇,马三在打电话,你就给我使劲骂他,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马三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雨薇一看大哥如此生气,也有点懵了,爸,我这次来寻思着跟你们说一声,反正我挺想跟着吴健好好发展一下。

代哥一听,你俩平时老约会啊。

偶尔的呗,赶上我放假了或者没事,他骑个小摩托过来接我。

代哥一挥手,行了,你搞对象我不反对,但是咱得品品这人,你这么的,你下午安排一下,我陪你见一面,你也别提我是你爸,到时候金屋你就说我是你代哥。

张静嘴一撇,你他妈一定是闲的,这让你玩社会呢。

代哥白眼了一下,张静回过头来跟女儿说道,我跟你说女儿,别的事儿我不管,这事儿必须得听我的。

这小男孩品质好的话,以后你俩这好好处,但如果说这人不行,爸回来告诉你,这人不能处,你就得听我的。

雨薇也是立马地点了点头。

你先叫一声大哥,我听听。

余薇扭扭捏捏半天我叫不出口,那行,到时候不用你说了,我自己说,我是你哥,放心吧,你爸长得挺年轻的,不给你丢人。

一会儿我换身衣服,我都不穿西装了。

说着,代哥从屋里拿出勇哥给他的运动服,拿出来穿上了。

俗话说得好,人靠衣装马好安。

代哥穿着白色彪马运动鞋,一身运动服,年轻好几岁。

雨薇打扮的比平时挺大方。

身穿小长裙小短靴,打扮得挺成熟。

收拾完之后,俩人从屋里出来了。

打车去的路上,代哥还跟雨薇说呢,到时间叫我代哥千万别说错了。

说着,雨薇把电话拨了出去。

喂,小贱,你在酒吧了吗?

小薇,我在酒吧,今天周末正好给我哥帮帮忙,你要来的话,我在这儿等你。

这么回事儿,我家里我哥来四九城了,从内蒙古过来的,说想跟你见一面,来呗,正好我哥也在这儿,正好咱们在一起认识认识,你们怎么来啊?

雨薇看了看大哥,大哥摆摆手。

雨薇反应也快,我哥家条件不好,连夜坐火车来的,我俩一会儿打个车过去吧。

你这么的,我哥这儿有车,我过去接你们,你别管了,我俩打车过去见面再说吧,怕把电话撂了。

代哥一瞅,点点头,你这小丫头反应真快,理应该这么说一会儿看看这孩子可教可触,你们就好好发展,否则你们也别拖泥带水。

当时车停到丰台区的万丰路,叫明业酒吧,到里面一见吴建辉挥手赶紧过来打声招呼,代哥瞅瞅他1米8多的身高。

长得确实挺帅气,有点郭帅的感觉,皮肤黝黑,大眼睛。

余薇给他使了个眼色,吴健赶紧叫着,哥,你好,怎么称呼呀?

叫仁哥吧?

任哥,你好,我叫吴建,我跟雨薇属于是小朋友。

代哥点点头,抬头看看,这酒吧是你开的呀?

不是,是我哥开的,我哥叫吴斌哥,咱们坐下呗。

说着话,三个人坐下了,雨薇跟吴建俩人眉来眼去,打情骂俏的。

代哥在旁边说,有点束手无措,难听了,反正不自在。

故意咳嗽了一声,余薇俩人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代哥一下就严肃了,小伙儿,这是我家亲戚的一个妹妹,你俩搞对象我肯定不反对,但是雨薇既然跟我说了,我得来看看。

你也不能有什么其他的心眼儿,我就是过来看看你这个小伙子怎么样,哥,我明白,有什么问题你尽管提,你的家在什么地方呀?

我家在辽宁沈阳,那怎么在四九城定居呀?

也没想过这个,主要是房价太贵,我跟我哥在这开个酒吧,平时我还能出去教教课,你教什么课呢?

我教散打,都是一些小孩的班,我是当教练行,你哥呢?

他出去要账去了,有几个在酒吧欠钱不给的,我哥带几个哥们儿出去要账了。

不瞒你说,哥,我哥是社会人带哥一听,摸了摸头发,这社会人老打架啊,也不是老打架,反正我哥方方面面都还行,做事挺仁义。

但是哥,你别害怕,我哥不欺负人。

我也寻思了,将来如果我跟雨薇能结婚,哥,你要是家里有什么大事小情,我哥都能给办。

代哥呵呵一笑,我们先坐一会儿,等你哥回来吧,我请你们吃饭。

哥,我们安排你跟雨薇能来,我太高兴了,一会儿我们安排吃饭。

代哥一点头,行,你俩坐一会儿,我在酒吧溜达一圈。

说着,代哥站起来了,两人在屋里,手都拉上了,余薇的手是又白又嫩,吴健摸着爱不释手,眼珠子快要瞪出来了。

代哥不经意的一回脑袋看见了,心里忐忑了,原本刚进来,对他的印象还挺好,小伙子挺实诚,也挺稳重。

等代哥再回脑袋,无间把雨薇搂到怀里了。

代哥心里不由得骂了一批,你这小子色号挺大啊,当着我面就敢动手啊,代哥转身触屋了,代哥也跟勇哥学坏了,突发个奇想,站在门口一瞅,旁边没有人拿个电话打给马三了,喂,马三,我听说你没事,还他妈岳雨薇出来陪你唱歌去啊,没有,这哪是我啊,我告诉你,这是没完回来完,我找你,你现在在哪呢?

我跟丁剑在保利大厦呢,还没起来呢。

你给我办个事儿,你给我找三四个脸生的小伙儿,别岁数太大,到丰台区万峰路叫明月酒吧,你到屋里边,雨薇在这坐着呢,我陪他过来相亲来了,你找个脸生的过来,给我试探试探这个小伙儿,进屋之后让他在这儿聊,雨薇谨记,点到为止,不能过分。

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倒要看看这小伙儿他到底怎么做,必要的时候可以带把小卡环,你得跟他说,我在这呢,别他妈给我再伤着,听我口气,我一哼,他立马给我撤退,包括他哥他妈站点社会,我看看怎么样。

代哥撂下下电话进屋了,刚开门就听见朱拱白菜的声音了。

哥一敲打门,俩人愣住了,脸通红。

带哥一看,实在口干,喝点饮料,吃点水果,别整没用的,你去那边坐着,我挨着我小妹儿,你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打电话问问,说着拿起电话拨了过去,喂,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弟,你先安顿他们坐一会儿,一会儿哥回去安排他们吃饭,他那个哥哥是干什么的?

瞅着就是一般人,我感觉他说话也挺装蒜的,刚刚问了我不少的问题呢,说着话一听就不是大哥级别的人,有段位的,不至于这么说话。

那行,哥一会儿回去给你把面子做足。

把电话一撂下,马三这边真给找了三个小伙儿,三哥也是刚起来有点迷糊,代哥说的也着急,马三把明月酒吧听成了明月酒吧,这几个人在丰台区找了一个遍儿都没找到,后来得知在房山有个明月酒吧,三个人打车过去了,代哥这边还等着呢,半个小时都过去了,还不来啊,过了5分钟真进来了5个社会人,清一色的黄头发,身上纹龙画虎的。

一人拿着一部小电话,进来之后,服务员给他们领卡包了,坐着听了会儿音乐,看看电视。

点了一些酒,大哥歪脑袋寻思呢,这马三办事型呀,找得太他妈像了。

那边的小伙也朝代哥这边看,其中一个小伙满脸的青春痘,用手指着说道,这小妞长挺好看的,吹着口哨过来了。

带哥瞄了一眼也没吱声,领头的这小子叫小毛,看着雨薇的美貌,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美女,赏个脸,咱们坐在一起喝点。

吴间一回,脑袋蒙圈了,你们找谁呢?

我找我媳妇来了,老弟,你俩是搞对象吧,肯定没领证呢,那也许能成为我媳妇呢。

代哥拄着胳膊暗暗发笑,心里也合计,这演得挺像呀,语言挺硬的,马三办事儿还行。

小毛哥乐呵呵地说道,小妹儿,想喝什么自己点,你们桌子上这饮料才5块一杯,那是人喝的吗?

你对象忽悠你呢,我给你点一杯20的,咱俩聊聊天呗。

吴间朝着小毛哥的胳膊上甩了几下,哥们儿,这酒吧是我开的,再一个,这是我对象,你这是干嘛呢?

酒吧不欢迎你们赶紧跟我出去吧。

小毛哥拿电话一指挥,用他妈的,你欢迎我们啊,开酒吧就是进来玩儿的,你最好给我滚远点,否则酒吧都得给你砸了。

说着,小毛哥一转头,把手放在了雨薇的胳膊上,无间气得龇牙咧嘴的代哥一看也严肃了,老弟,你们适可而止啊,这毕竟是我妹妹。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想他妈挨打啊,代哥愣住了,小毛还在调戏雨薇,代哥也有点急眼了,吴间一挥手,哥,你别管了。

说着攥起拳头朝着小毛的脸上挥了过去,一电炮给小毛打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吴间用上了跆拳道的招式比划起来了,这帮小伙把卡黄拿了出来,这东西短武学里面说的一寸短一寸险,往前一来,啪的一下,幸好吴间躲得快。

这时候小毛也起来了,顺着旁边拿了椅子,此时后边的兄弟拿着卡皇刷啦的一下,说时迟那时快,想挡都挡不住。

第二下轮到了吴健的胸口上,雨薇一看,吓得一身冷汗,看着代哥小声说道,爸,你赶快管一管呀,代哥的脸色也白了,往前一走,老弟过分了。

把东西收起来,小毛哥原本是想拿着椅子奔吴间去的,正好走在代哥身边,一歪脑袋,举起凳子朝着代哥抡了过去。

幸亏是塑料椅子呀,打得稀碎,代哥差点栽个跟头。

余薇吓得过去扶着代哥想喊爸,让代哥拦住了。

吴健用手指着小毛哥,哥们儿,我哥叫吴斌,一会儿我哥回来了,你们谁也走不了,到时候别说我欺负你们。

赶得也巧,吴斌确实也回来了,身后跟了四五个兄弟,手里边拿着大开衫,把门推开一看也急眼了,因为他哥回来的时候,里边服务员就给他哥打电话了,他哥一听,一路风驰电掣赶了回来。

吴斌拿家伙一指挥,感动我弟弟啊,活腻歪了。

小毛一见对面拿的家伙属实,也挺猛,自己也有点吓破胆,也没吱声。

雨薇给代哥扶了起来,脑袋都就西瓜汁儿了。

刚要说话,吴冰过来了,雨薇,这是你哥呀,你跟你妹妹往后走,我来收拾他们。

一转身恐吓道,小兔崽子,哪来的给我跪下,我不跪,有种你打我啊。

吴边二话不说,拿着大开衫朝着小毛的天灵盖上抡了一下,给雨薇吓得呐喊了一声。

代格拿张餐巾纸按在了脑袋上,小毛捂着脑袋疼得叫唤不出来了。

吴斌用家伙对着其他的弟兄们,你们看好了,不想要这样的下场,赶紧给我跪下。

后边的兄弟一看这形势,都跪下了。

吴斌是真狠,吩咐弟兄们去拿啤酒,然后拿着啤酒在他们脑袋上磕开。

打完之后,吴斌一挥手,让他们走吧,长点记性吧。

吴斌往代哥面前一站,哥们儿,脑袋要紧吗?

没事儿,轻伤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你们过来赶上这个事儿了,一会儿想吃点什么,我安排你们。

我弟弟特别喜欢你妹妹,天天晚上做梦都告诉我说,雨薇是风,她是沙,风萧萧,沙儿飘飘,风吹吹,沙儿飞飞,风飞过天山去,沙儿追过天山去。

这套词我都听得长茧子了,我弟弟必定会对你妹妹好的。

平时我就是在酒吧摆摆社会上的事儿,给大哥要账之类的,一个月也不少挣,我叫你声老弟吧。

你比我小,我今年37,代哥一瞅,你比我大,你放一万个心,我弟弟他俩只要一结婚,我给你保证,我俩没有父母。

长兄如父,彩礼的事儿我保了,到时候你喊上20个,我再给买套房子,太大的不行,80来平的两室一厅,够他俩生活的。

我这酒吧给我弟弟分一半,让我弟弟也有个收入,以后妹妹是上银行工作还是医院工作,我给安排,我弟弟平时也当教练,也挣不少钱呢。

弟,我家里就是这么个情况,你这为了孩子过来看看,我太能理解了。

咱们一会儿上饭店,我这屋里还有一瓶茅台酒,一会儿咱们把它喝了。

代哥一寻思,行,哥们儿。

你们都挺实在,这饭我安排,我也是真心希望俩孩子以后能好好处。

我对吴间的印象挺好,他哥一听好就行,咱们东北人,辽宁过来的,没有弯弯绕,也没有什么花花肠子。

说句不好听的,爹妈没得早,我这拼到今天能开一个酒吧,我挺心满意足。

正说话呢,电话响了,一瞅,老弟,你先坐一会儿,吴建你给倒点茶水,拿点饮料,我接个电话,这个电话郭文君打过来的,出去一接,喂,军哥。

他妈的,我侄儿的脑袋是谁干的?

你在酒吧待着别走,你要是敢跑路,你吃不了兜着走。

他就把电话撂下了。

吴斌心慌了,军哥跟崔志广是一个段位的,而且人家还有生意上的合作往来,志广挺有人脉,包括军哥也是俩人合作整顿,然后卖给开发商,挣了不少钱。

吴斌脸色一下就白了。

走到代哥面前,尴尬的一笑,老弟,咱们走吧,一会儿我还来点朋友,社会上的一些杂碎我也不说了,走吧。

代哥一听,怎么了?

找你麻烦了吗?

也不是找我麻烦,你对四九城这些事儿不懂,你不是内蒙古来的吗?

咱们先吃饭去吧。

一直走到门口,军哥都已经出来了,眼见着八台车,领头的是虎头奔,后边全是奥迪红旗,停车下来的30来人,每个人胳膊都夹着一把五连发,这吴斌是挺义气,但是他没有五连发,段位不够呀。

军哥用手一指,你这是要跑呀,吴斌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拽了一下吴健,老弟,你带着雨薇,快点上屋里,老弟,你也进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