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胡太后 形象)

时间是南北朝时期,南梁中大统二年,公元528年,但是我们的故事,却要从北魏开始。

北魏宣武灵胡太后在这一年毒死了自己的儿子,即北魏的第九位皇帝孝明帝元诩,然后反手拥立了三岁的元钊为帝。

皇帝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朝廷乱套了,北魏肆州刺史尔朱荣反应极快,立刻打着替孝明帝复仇的旗号开始反攻北魏朝廷,尔朱荣的大军浩浩荡荡的冲进洛阳,对北魏的都城开启了一场近乎于无差别的屠杀,包括胡太后和元钊在内的两千多名皇亲国戚和大臣均遭到杀害。

尔朱荣这么一整,原本就乱套的北魏更加乱套了。

尔朱荣疯狂屠戮,北魏朝野间可以说是人人自危,北魏身后是柔然,柔然和北魏仇更大,打了好几年了,那肯定是不能投奔,于是大家一股脑的开始投奔南梁。

而这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北魏的宗室,北海王元颢。

元颢,身份贵重,他是北魏第六位皇帝献文帝拓跋弘的孙子。

当时南梁的皇帝,是梁武帝萧衍。

萧衍这个人,天性仁慈,对于北地之人他都是持接纳态度的,就算投奔的人不过是流民,他也愿意接纳,因为流民就算什么都做不了,但他们也是结结实实的人口基数。

而且,萧衍这个人有点有教无类,什么人他都要,通过后来他接纳侯景这事儿,就知道他这个人心地其实不错。

后来的梁武帝越到暮年,他的内心就越是有这种悲天悯人的感觉。

尤其是南梁的发展越来越好,梁武帝所受到的称赞越来越多的暮年。

(梁武帝 萧衍 画像)

在那样的年纪,他享受着一种权威,而这种权威的价值,大于一切年轻时的快感。

当然,这是后话了。

此时,元颢投奔南梁,这对梁武帝来说是个大事儿,因为,元颢不是普通人,他是北魏的宗室,而且还是相当根正苗红的那种,萧衍非常希望可以利用元颢的这次投诚向北开拓土地,就算是再不济,也能通过扶持元颢在南梁和北魏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地带,解决边防上的压力。

所以,梁武帝干脆把元颢封为了魏王,还安排南梁将领陈庆之率领七千士兵护送元颢北归洛阳继位。

说白了这是什么意思?这时元颢已经归顺南梁,那么在政治上元颢就是梁武帝的傀儡,如果梁武帝可以把元颢扶持成为北魏的新帝,那么不就等于北魏也被梁武帝操控了么?

这个想法,很大胆,但也很难实现,因为梁武帝的小心谨慎,他没有给陈庆之太多兵力,这七千来人护送元颢回洛阳等于是深入北地,谁看上去都知道这就等于是肉包子打狗,是羊入虎口,因此,梁武帝也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

但梁武帝萧衍不知道,这个他本来不抱任何希望的一次军事行动,在后来的发展,却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在陈庆之的护送之下,元颢踏上了北返之路。

但是,陈庆之却并不想偷偷摸摸的就这么把元颢给送过去,而是刚刚进入北方就攻打了北魏的军事重镇睢阳,也就是今天的河南商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元颢 形象)

睢阳城的守将,名字叫做丘大千。

这个丘大千,他对陈庆之十分熟悉,因为他以前和陈庆之就交过手,当年陈庆之带着两千兵马把丘大千几万人打了个落花流水,所以虽然睢阳城里有守军七万,但丘大千仍然不敢轻敌,他严阵以待,连夜在睢阳城外修建了九道堡垒,企图抵挡陈庆之的进攻。

朋友们,陈庆之只有七千人,而且还是属于远征军,没有后援支持,你让他攻打驻军七万的睢阳城,那根本就是扯淡。

但是神奇的是,陈庆之就是带着这区区七千士兵,从早上七点发起进攻,下午四点就攻破了九座堡垒中的其中三座,如此迅猛的攻势让丘大千是胆战心惊,他惶恐不安,直接就投降了陈庆之。

拿下睢阳之后,陈庆之继续北进,北魏将领元晖业听说陈庆之来了,临时拉来两万精兵驻守于考城,也就是今天的河南民权,以此来阻挡陈庆之的步伐。

考城这个地方,地势非常特殊,环城四面都有河流,那是易守难攻,元晖业依仗有环城水流之天险,认为陈庆之一时半会儿肯定是打不进来,于是就放松了警惕。

谁成想,陈庆之连夜在水面之上筑起营寨,几天时间就把考城给拿了下来,还把元晖业给活捉了。

这一仗打完之后,陈庆之可就算是彻底扬名了,北魏将士们都听说南梁来了个狠人,带着七千士兵横冲直撞,攻城掠地,指哪儿打哪儿,一听到陈庆之的军队到了,连对敌的勇气都没有,纷纷是望风而逃。

拿下考城之后,陈庆之将要面对的是荥阳的七万驻军。

荥阳的守将,是北魏的左仆射杨昱。

(陈庆之 形象)

光是杨昱也还好说,因为七万人的丘大千陈庆之也不是没打过,但是问题是,除了杨昱的七万军队,北魏朝廷又从四面八方派出精兵强将围攻陈庆之,这些兵力加起来足有数十万。

可以说,北魏这回是下了狠心了,朝廷几乎集结了朝廷里最为精锐的力量来围剿陈庆之,发誓要把陈庆之消灭于荥阳城下。

但是,陈庆之的行动实在是太快了,他在北魏援军抵达荥阳之前就拿下了荥阳城,还活捉了杨昱,又在北魏援军来到之后把援军击败于荥阳城下。

这一场场近乎于奇迹般的战斗,可以说是把北魏方面给吓破了胆,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陈庆之这七千人就好像是开挂了一样,走到哪里打到哪里,他们认为这已经不是人力所能及,而是有上天帮助,所以北魏当时的皇帝孝庄帝元子攸直接放弃洛阳,逃往了河内,也就是今天的河南沁阳。

有逃走的,那就有没逃走的,留在洛阳的大臣们当然也很识趣,陈庆之前脚把元颢护送到洛阳,后脚他们就拥戴元颢称帝了。

堂堂北魏王朝之京师洛阳,竟然被一个南梁将领给占领了,投诚南梁的元颢还堂而皇之的成为了北魏的新帝,这让北魏时人的心里那是相当难受,最难受的,当属当年兵变之后得权的尔朱荣。

于是,尔朱荣立刻重新集结了三十万大军,挥师洛阳,想要和陈庆之碰一碰。

尔朱荣,这也是北魏战争史上响当当的军事奇才,而现在,这个不可一世的尔朱荣要和陈庆之这个后起的青年才俊展开最后的决战。

以前是七万七万的打,现在是三十万三十万的打,陈庆之会不会战败,会不会胆怯?

事实证明,历史站在了陈庆之这一边。

(尔朱荣 形象)

尔朱荣的三十万大军猛攻陈庆之,但陈庆之拒守半个月之久,搞的尔朱荣是精疲力尽,竟然连黄河都没渡过去,洛阳城的一块墙皮他也没啃下来,甚至说到后来尔朱荣都已经失去了和陈庆之正面作战的勇气,只能搞偷袭,最后才把洛阳给拿下来。

因为兵力上的巨大悬殊,陈庆之最终还是落败了。

元颢逃亡,死于途中,而陈庆之也算是基本完成了梁武帝交给他的使命,不仅成功帮助元颢做了两个多月的皇帝,还打了不少的胜仗,把北方搞的一团糟。

洛阳一失陷,陈庆之任务完成,于是大军回师,打算返回南梁。

朋友们,陈庆之这不是大过年的走亲戚,到了亲戚家待一会吃个饭就回来了,他属于是孤军深入北朝腹地,北魏的将领他活捉的活捉,杀掉的杀掉,尔朱荣为了拿下洛阳更在陈庆之的手上吃了不少的苦头,别人就不说了,尔朱荣能放过他么?

尔朱荣当然不想让陈庆之就这么走了,但是问题是,这哥们太过忌惮于陈庆之的战斗力了,他又想要拦截陈庆之,又不敢和陈庆之正面对抗,所以北魏军队只敢在陈庆之的军队后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尾随。

知道的这是北魏派人追击陈庆之,不知道的还以为北魏专门派出了一支护卫队保护陈庆之回家呢。

最后,陈庆之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返回了南梁。

陈庆之的部队,统一穿银甲白袍,所以被称为白袍军,这一支白袍军从进入北魏开始就如入无人之境,视数十万北魏军如无物,陈庆之以少胜多,屡战屡胜,更是创造了南北朝时期无人可比拟的傲人战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悠悠南梁)

这仅仅是因为陈庆之运气好吗?并不是,因为我们可以发现,这陈庆之指挥的每一场战役,他不是那个躲在后面喊“兄弟们快上啊”的角色,而是第一个冲在前边喊“兄弟们跟我上”的角色。

七千人,就足够支撑起了陈庆之勇敢无畏的决心。

这是什么,这是和士卒们同生共死,共同进退,这不是战争的技术,这是战争的艺术。

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陈庆之本人,其实和我们想象中的那种骁勇善战的名将有很大的出入,他其实是个文人,自幼多病,身体瘦弱,别说骑马和实战了,就连普通的弓箭,陈庆之都拉不开。

读者朋友们,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年南朝宋武帝刘裕北伐,气吞万里如虎,打的是后秦南燕这种角色,刘裕如此神人,也不可能用七千人取得那样的成就,但陈庆之只凭借这七千人,却基本上把北魏给横扫了。

甚至,就连当初派他出去的梁武帝都没有赋予陈庆之这样的使命,梁武帝把陈庆之派出去,说白了就是让他到北魏去捣乱的,可陈庆之一个瘦弱的文人,却在那样的艰难的环境中,实现了自己的“一往无前,心向往之”。

当年七千兵力,连下北魏三十二城,白马白袍,那是少年人最骄傲的模样。

战神有很多,但绕不过这个南北朝,鲜衣怒马的陈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