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金日本房产(ID:Japan_gold)| 翊一

大家好!我是日本掘金的主编翊一

本周想跟大家分享的消息有这些——

1、大阪府拟制定金融资产管理特区方案,海外人士投资1.2亿日元或可得日本永驻

2、日经指数超过39000点创下历史最高收盘纪录,时隔34年突破泡沫经济时期;

3、日本央行长植田和男指出,日本经济正处于通胀状态,暗示解除负利率政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两天,“投资人民币600万元即可拿日本永住(大阪落户)”的消息几乎刷新全网。

2月19日,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向日本政府递交了打造大阪「金融和资产管理特区」共计30项细则的提案。其中有一条便是面向海外投资者所创设的「投资签证」——

提议给在大阪特区内建立基地(驻点)并且在3年内向县内的成长型产业投资约1.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00万)的海外投资者,签发日本永驻签证。

目的是为了给海外金融相关企业营造更好的投资环境,以及增强对初创成长型产业产业的资金供给能力。

换句话总结就是,利用身份红利带动外国资本能够更为顺遂地流入大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阪知事认为,海外的主要城市都设有「投资签证」,投资达到一定金额者便可获得永久居留权,日本理应和世界标准接轨放宽(身份)限制。

不得不说,大阪这一举措确实很有野心。

要在日本设立资产管理特区,是首相岸田文雄“资产立国”方案中提出的新举措。除了大阪以外,东京、札幌、福冈等几个地方都相继拟定了特区提案。

如东京,提出要提高资产管理公司的资金投资上限至200亿日元,允许英语作为主要语言等;

福冈,提出了给信誉业绩良好的海外资管公司免除金融牌照审核,缩短设立期限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阪的提案,则直接对海外投资者身份制度“下手”,直接挑明投资移民的“公式”,开创先河。

不过,尽管这方案听上去挺值得期待,但仍需考量重要的两点:“合法性”和“普适性”。

第一、这仅仅是大阪递交给日本政府的提案,能不能通过至少最快也得等今年夏天前,日本政府公布“资产特区”的目标区域和具体内容才有定论;

加上日本并非定义上的移民国,没出台移民法,所以直接投资给永住还需要解决法律基础。

第二、对特定成长型产业的定向投资,不管是孵化还是初创,大多不适合普通人,而且理论上得投资项目成功了才有获批身份的可能,不确定性因素反而增加了。

如果想拿日本身份,大部分朋友依然还是需要通过办理普通经营管理签证和高度人才签证,以取得在留资格,再依靠时间积累换永久居留。

只要拿到获批在留资格,就能享受日本国民待遇的福利,不需要等到永驻。

但无论如何,大阪这一喊预兆着,日本整个吸纳人才体系(移民体系)正在发生深刻改变。

我们有个内部的“移民交流群”,任何关于日本长期签证政策的动向、新规以及解读都会第一时间在 群内分享 或更新在 顾问朋友圈 ;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下方扫码进群,有任何配置日本第二身份的问题也可随时咨询:

2021年,日本首都圈新建公寓房价超过泡沫时期,2024年,终于日本股市也正式翻篇,突破泡沫期顶峰。

2月22日,东京证券交易所日经平均指数刷新 了历史最高收盘纪录达到39098点,超过了1989年末12月29日泡沫时期的最高值(38915点),并首次冲破39000点的高位;

历时34年!

有人讨论说,印象中日经指数还停留在35000点上下,这就一下子准备冲击4万点了?

确实,大家知道2023年1月初日经指数是多少吗——25716.86点,截至到2024年1月中旬报35619.18点,一年激增1万点,同比涨幅34.1%。

而又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冲到39000点的位置。从2023年押注“日特估”的人,怕不是已经躺赢了。

作为经济信号的晴雨表,到底是什么因素推动日股狂飙?

首先,股价最能反映的是企业业绩。由于日元贬值,利于日本产品出口销售提高了上市企业的营收。

2023年全年,日本约1500家主要企业(含金融)的净利润合计约为44.2万亿日元(约合2.11万亿人民币),创下历史纪录的同时,是1989年企业纯利润6.3万亿日元的7倍。

其次,日本经济的经济结构在过去30多年来发生了转变,利润源泉由贸易转为投资。

日本在海外累计达30万亿日元的盈利,支持着日本企业的收益。连日企的股东构成也发生很大转变,更何况日本目前的通胀表现也支撑着股价上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三,日本宽松的金融政策环境,刺激海外资金大量流入。

2022年,巴菲特宣布发行日债投资日本五大商社,并数次增持引发投资界关注且掀起海外资本投资热潮。据东京交易所统计数据,2023年海外投资者净 买入规模达3.12万亿日元,而2024年的仍同样保持着净买入的趋势。

目前,日企的股东构成也发生很大转变,外国人持股占比从4%增长至30%,成为后续敦促日本上市企业进行改革的诱因之一,继续吸引海外资本。

最后,日本政府为刺激内需,创设了个人股票投资新制度“少额投资非课税制度(NISA)” 从今年1月开始实施,促使国民由储蓄改为投资,“散户”开始重返日本股市增加日经活跃度。

总的来说,楼市之后是股市,市场越发相信:

日本经济复苏信号明显,笼罩多年的资产泡沫破裂后的阴霾已散。日股可能在年内涨至42000点,推动日本资产价格进一步上升。

日本股市可以迅速弹高,也是因日本资产价值被长期低估的结果,日本楼市同样,长期没能和日本经济水平匹配才反弹猛烈。

作为日元资产的代表,日股普通人难以涉及,但日本房地产市场却是完全敞开,想投就能投。如果你也对 日本房地产投资 感兴趣,想了解 业内人士的选房准则 ,可下方扫码一对一联系:

和日经指数创新高的同一天(22号),日本央行行长植田和男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发言称:

“日本经济处于通胀而非通缩状态。”

似乎给日本真正撕掉通缩的标签一个口头承认。植田还给出了,2024年日本物价会保持和2023年相同的趋势持续上涨的判断,工资和物价的良性循环将会增强。

摩根士丹利机构在上周的报告中关于日本经济部分,也得出同样的判断:

宽松政策和全球再通胀环境的双重背景下,日本迎来一轮再通胀,随着企业和家庭行为发生范式转变,日本将过渡到“温和持久”通胀的新阶段,企业部门将恢复活力。 企业改变定价行为,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而工人也在要求更高工资,劳动流动性正在上升,薪酬上涨具备可持续性。

日本央行长这番讲话,被认为是暗示解除负利率政策的条件正在逐渐成熟。

不过,副行长内田真一在更早前2月初时说过,为了维护市场稳定,即便日本央行撤销负利率政策,也不会快速连续加息,继续维持宽松的金融环境。

说明即便日本负利率不再,对比全球高利率环境,日本仍会长期保持其低息洼地的投资优势。

一个独属于日本的“通胀低息”时代才刚刚开始,投资者什么时候入场押注日元资产,都不算晚。

通过海外资产配置,实现身份套利和资产避险会逐渐成为主流。论日本的福利资源和房产收益,与其投入成本相比,无疑一众发达国家中是“性价比”的首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