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和党现在几乎完全转向了唐纳德·特朗普的亲俄立场”。《时代》杂志写道,许多共和党人憎恨和害怕特朗普,但被迫忍受,将他视为重新控制白宫的最可靠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多年来,共和党人一直将特朗普的“对普京的崇拜”视为可以忽视或勉强容忍的事情。然而,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现在共和党要么公开分享特朗普的立场,要么默默地容忍它。

“特朗普作为俄罗斯辩护者的立场和共和党的立场本质上是一样的,这是一种对世界产生巨大影响的变化,“《时代》杂志写道,特别提到俄罗斯人占领了阿夫迪夫卡,这是共和党人阻止对乌克兰援助,间接送给普京的礼物。

现在还有一些共和党人仍准备公开反对特朗普。这里最响亮的声音是他在共和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对手 - 尼基·黑利(Nikki Haley)发出的,这位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主张立即向乌克兰提供援助,并批评特朗普对外交和国内政策的态度。

“当然,许多现在公开支持特朗普的政客私下里都害怕他。他们知道这对共和党来说已经是一场灾难,他们只是不敢大声说出来,“黑利在竞选演讲中说。特朗普利用在支持者中的巨大声望,可以动员选民断送许多共和党人的前程。

《时代周刊》指出,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夕,泽连斯基没有屈服于特朗普的勒索,拒绝对竞选总统的拜登的儿子提起刑事诉讼。《时代》称,特朗普认为这是让其竞选落败的原因之一,阻击援乌法案是因为特朗普要报一箭之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管是坚决反对援助乌克兰武器,还是声称再度当选后将迫使乌克兰放弃被占领土与俄议和,这都是特朗普心中私人恩怨在作祟。特朗普曾一再表示,再度当选后将对反对过他的人进行报复,泽连斯基与乌克兰只是其中一部分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