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谢志传

管碧玲是高雄民意代表出身,曾经受国民党栽培,后因为国民党不重用她便投奔民进党去了。从此以后,管碧玲从一个知识分子变成不学无术的无赖,所讲之话也让人无法听进去。尤其是在这一次大陆渔民事件当中,她讲的话简直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管碧玲在担任民意代表时曾说,没有得过登革热就不是高雄人,而她自己大概率也不是高雄人。因为民进党常常派很多空降的人到南部去选,而这些人也都能够轻易当选,且现在高雄8个民意代表中只有1人是高雄出身的,其他7人则没有一人是高雄人。管碧玲讲那句话大概是因为她没有得过登革热,所以她不是高雄人,而真正的高雄人一定要得过登革热。

最近管碧玲又突发奇想,在大陆的海警船登上了金门的客轮“初日号”检查半小时后,她说以后船工跟船长可以拒绝大陆海警登船检查。此话一出,海军的退役少将栗正杰就说,管碧玲的军事尝真的是不足。她何不叫绿营的名嘴叫王定宇?这些人上船遇到大陆的海警,看他们敢不敢不停船,因为他们船的船头是尖的,尖的就是在执行勤务的时候可以用来碰撞用。但事实上,一般的客轮也经不起这种海警船的碰撞,而且人家说要检查的时候也不敢跑,跑掉的时候人家在国际法上有一个追逐前面船只的权利,人家可以一直追,尤其是在临海的24海里之内。在这个临海跟临街区域里,他有一个追溯权。

可以说,管碧玲的军事常识和生活常识都为零。她作为“海委会”的主委,连基本的国际海洋法知识都没有,只是一个想要官位的人,想要博取赖清德关爱的眼神。她也希望借此事件,两岸可以透过“海协会”来谈判,这样她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如此,赖清德就会感到高兴了。没有“九二共识”,两岸可以坐下来谈了,这对管碧玲来说是大功一件。

但是,正如前绿营民代郭正亮所说,管碧玲说的这个想法不仅证实她的军事常识为零,讲出这样的话也确实十分可怕。因为当民间的船只在开航行的时候,遇到任何国家的海警船,只要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如果要求停船受检敢拒绝接受检查,这便是一条罪名。如果在船上再查到任何的违禁品,就是罪加一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管碧玲是民意代表出生,她所讲之话做之事还是和民意代表一样,和“海委会”主委沾不上边她一没有专业的常识,二用的还是民进党的那一套老官僚,一切“功”都必须她担,“过”则全部推给下面的人。现在下面的人既要扛“过”,还要接受管碧玲胡言乱语,一下子说这个我们有第三责任险,说自己早就暗示所有的人,“海巡署”的船只跟大陆的渔船产生碰撞,但是“海巡署”的新闻稿却说两船是接触,这实在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船跟船之间可以用接触,那为何不和陈时中说,使得船与船之间交流?

管碧玲在最后事态扩大后,一定会被赖清德拿来祭旗,因为所有事情都因她而起,尤其是两岸关系如果为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且不再终止。只是她自己到目前为止还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还想要博取赖清德的眼球,能够继续留任。但是未来无论是谁接“海委会”的主委位置,大概率都是烫手山芋。

这和接“陆委会”的主委意思是一样的:一个是没有事情做,另外一个是出去做事,怕变成了被抓去变成事主。所以,赖清德以后说要组成最强团队的概率不大了,相比之下变成能想做事无法做事的团队的可能性加大了。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原创文章,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本文文字内容未经授权严禁非法转载,如需转载或引用必须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