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社会无前辈,谁行谁上位,装逼机子打稀碎,一缕金光照大地。

今天故事一开头,咱得从马三哥开始讲起,不光我爱讲,大伙都爱听。

这马三绝对是蝎子巴巴独一份,他是百年不遇的这么个玩意,你就听听今晚三哥怎么个事儿。

一如既往的,三哥就是贼潇洒,他是典型京城的社会顽主,不拘一格,不拘小节,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地痞流氓,什么人我都能接见得了,人缘也特别好。

三哥这边电话来了,正赶那天中午,他依旧在北城市场开个大牢子,去的完之后,中午吃饭,下午回家眯一觉,晚上再出来。

电话响了,他一接,喂,,晚上有时间吗,三哥干啥?

朝阳这边新开了个夜总会,整得不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哥最近我结了几个旅游团,说实话,挣点小钱儿,寻思晚上安排安排三哥,俏丽娃,你孝顺了三哥,那你说咱在这一亩三分地。

跟谁好跟谁不好,还分不清,还了得了,你要这么唠嗑,八戒,你将来了不得知道?

不,不说了,三哥晚上位,我提前定位,我在门口恭候你,大家三哥行不行?

就咱俩呀,我再叫几个老弟给咱俩四合局,咱俩进屋里不得当大哥吗?

不得有点牌面吗?

行,晚上6点我准时过去好了,每天都有找三哥吃饭的,你别觉着找代哥吃饭人多,找三哥吃饭的人一样多,甚至比代哥还多,只是说找马三师吃饭人呢,不像代哥段位那么高,但是三哥的生活精彩呀,每一天那绝对是丰富多彩,很多代哥到哪去,不能办的事儿,三哥去都能到夜总会,大哥能放得开吗?

光膀子搂啊三哥就能,人家生活属实开心。

晚上到6点,三哥开着自己的车就到这个夜总会门前了,八戒带着4个老弟,长得都是大哥,八戒在前面,4个兄弟在后边一站,离老远一摆手,三哥一下来,八戒,三哥里边请我。

订了个包厢,完了我还整了两个氛围组,什么叫氛围组?

你看咱以前唱歌都没有,刚刚有的,他们家族一份就领着我们玩游戏,做游戏,男男女女的,包括那女孩扒拉挑有分为组,领着玩游戏,老好了,玩什么游戏,哎呀,各式各样游戏啊,三哥你就进屋了,来来,请三哥进去,花进来了,来到二楼,大包厢也漂亮,里边装修的富丽堂皇,包括这酒啊,干果饮料都点好了,包括这里边女孩都安排好了,点了10个。

那时候那边的消费一个女孩起步就500 20多年以前这么说吧,老哥没有去过歌厅的,不大不小的三线城市或者四线城市,50块钱随便,对不对,那边就已经是起步价500了,喝多了喝好的大哥有直接赏,1000给2000,给5000给1万的都有,那很正常进屋了,但是这种场所你记住了,森哥不带错,花钱的你永远记住,正常起步500那就是给500,你说给1000那就给你。

1000多一块钱,三哥肯定不能给你,这你放心,三哥在这方面肯定不错,花一分钱,三哥指定是凭面子找面进屋了,这边女孩也站起来,三哥三哥哗哗都围过来,每天这样生活,三哥也过不够,也不腻,开始吧,来整吧,包括氛围组也都进屋了,两个氛围组连跳舞在给里面做,游戏在里边玩的也是不亦乐乎,从打晚上6点半就开始喝上,喝到晚上10点。

三哥挺有酒量,但是要晚上游戏,这酒就干喝不醉,但你不能平时一箱的量,你喝三箱你还不多,那是吹牛逼,只能说你比平时能多喝一点,心情好,但你一点不迷糊是不可能4个多个小时给三哥属实干蒙逼了,也有点走道离了歪斜,说话舌头也大了,一摆手,八戒,哎,三哥,我那什么,我上个鞋锁,屋里有厕所,不知道谁上厕所吐了,哎,有我操那股味儿,我出去上,我陪你啊,不用不用你给看着点啊,刚才陪我。

俩人看点,别给我整丢了,回来我还整他俩呢。

行,三哥,我给你看着点去吧。

三哥打着屋里出来了,扶着走廊的墙一路摇摇晃晃。

二楼的走廊尽头有个大厕所,进屋里尿完了洗洗手,回来的时候就找不着了。

哎哎,都一个样呢,这包厢的门都一个样,上面的门牌号子贼小,两米远,三哥都看不清字了,得喝成什么样?

凭着记忆指定是这个,砰的一推门,赶的是好巧不巧,这一大长牌得站了三十来个,白衬衫黑领带,穿小西装,再就是小皮夹克。

还有穿跨栏子的,穿半截袖的男的站了一大排,给对面沙发的大姐鞠躬,大姐,晚上好,那就跟女孩一样。

经理在这也是,三哥一下就溜进来了,对面得坐了接近二十来个,在这沙发的正中间坐了四个大姐,两排是兄弟,都是男的,能有20多岁,30多岁,身上也是纹龙画虎的。

三哥一瞅,哎哟,干鸡毛呢,走错了。

一转身,三哥准备出去,自己也看见走错了,在里边这个拿手一指唤,哎,谁叫你走的?

这经理一回脑袋,因为这叶总会是新开的,他也不认识马三,但他认识小八戒,一瞅,这谁呀,经理也不认识,也没吱声。

这大姐喊,那个玩意,长得挺瘦的那个,你把他给我叫过来,他干啥去?

谁让他走的?

这一指,三哥一回脑袋,谁呀,你喊我呢,你别走了,你回来回来回来来来来,你上我这坐着,旁边另一个大姐也说了,那啥玩意儿,你瞅长奔搂瓦块的活好,这样的活好。

我跟你说,不能光挑那长得白白净净的,那没有用,知道不这样的,我跟你说,他长相不行,他自己心里有数,知道自己长相不行,他活上卖力气,你们没有经验,来就你陪我来,你过来,过来也没听清,在这屋里,因为这30来的小子也回头瞅,这逼谁呀,抢活那么30来个真正的鸭子在这一瞅,不认识他。

这三哥也没太听清楚说什么,就瞅着大姐指唤自己说你过来。

三哥就以为是不认识自己,迷糊的过来了,也能瞅亲公母过来坐旁边了,说你谁呀,没想起来呢?

三哥寻思,谁朋友呗,谁媳妇儿我没认出来呢?

谁呀,什么玩意儿谁呀,你来这多长时间了?

我来能有四五个点吧,跟哥们儿喝酒,我走错屋了,我干这屋来了,你是不?

那谁媳妇儿,我想不起来了,瞅着面熟,你喊我干啥?

什么喊你干哈,陪我喝酒杯,来,把这酒杯拿过来,咱俩喝杯酒,把酒给我倒上,咱俩来个交杯。

快点快点快点,我干旱,咱俩喝个交杯酒,来来来,你离我近点,离我那么远干啥呀?

这大姐说实话,手腕子比三哥腿都粗,一拽把三哥胳膊你过来了,给三哥直接给邮过去了,你离我近点,离我那么远干啥呀?

这一拽过来,砰一下给三哥拽旁边去了,不是你别撕吧我,我喝多了,我直迷糊,微不得劲,你干啥呀?

你谁我没想起来呢,三哥就以为是谁呢,什么谁不谁的,哎,把酒倒上,三哥也没给倒酒,大姐自己倒两杯酒来,三哥一接过来,八一捧杯,大姐一口给干了,其他的几个大姐相继的也都选好了,其中这里边领头的大姐选了两个,坐下来一共是四个大姐,旁边还有兄弟啥的,这杯酒一放下,三哥一摆手说,那什么,我不喝了,我真没想起来是谁,你们慢慢喝吧,我回去了,哥们,等我呢,你往哪去啊?

我回屋啊,你回啥屋啊?

你不得陪我吗?

我陪你干啥呀?

我点你了。

你不得陪我吗?

你点我了你干啥?

点我了?

你说干啥点你呢?

今天晚上你不得陪我吗?

不是我没明白你谁呀,跟我俩净装逼,我看看嘞,说这话,这手挺白,就奔当不去了,手一搭上干啥呀?

他揪了一下三哥,哎呀,我操,这我咋说的,这玩意儿好透了好透了,这玩意太好了,我俏里挖的你干啥呢?

这大姐长得膀大腰圆的,脸上也是一下子肉。

咔嚓,就一下子给大姐打一栽,楞给三哥揪腾了,给三哥揪一激灵,其他那几个大姐也看见了,有俩大姐没看着那小伙提醒他,哎,给你姐妹给打了,这不敬业,她干啥呢?

摆不正自己位置,她怎么打人呢?

她还挺有脾气。

两个大姐一看,哎,怎么打人呢?

三哥在这,你们疯了都哪来的,就我急了,整急眼,给你们剁了这什么玩意儿,你妈的了。

转身,三哥准备出屋,还能叫你跑了?

他们一共四个人,老大老二王起一来,拽住他,拽住他,两边还有兄弟,包括旁边点了不少男的,这几个小子都急眼了,说三个撬行,这都带着气的。

王启一来,三哥没等到门口呢,直接薅他一领子,撒开撒开,两个小伙就朝三哥的鼻梁子,他就一电炮,直接给打个跟头。

咕咚一下,紧接着大姐一挥手,揍他嘞,揍他。

这四个大姐全起身了,拎酒瓶子的,还有把高跟鞋卸下来,还有穿旅游鞋的,其中里面的三节把白色旅游鞋脱下来了,拿后边那个鞋帮子坐三哥腿上,朝三哥脸上擦擦擦,爸爸扇他扇了七八下,给三哥打不会了,哎呀,我操,哎呀,别打了,别打了,紧着喊,别打了,谁能惯着他打一脸谐音八结在那个屋,三哥丢了,三哥呢。

这边大姐一抬脑袋,选三哥的是四姐,老四,这你还要不要打迷糊他,我给他领走,我得要,这挺好的,这老四这还不放过呢,说什么要把三哥领走。

这边巴结出来找来了,领那几个老弟挨个屋看上策,找了一圈没有,正准备往回走的时候,遇到经理了,经理认识他,八哥说跟我一起来,那哥们呢?

哪个哥们长得小的不高,脑袋长六菱形那个,那是你哥们儿上哪了?

哎哟,我操,我合计来个应聘的呢。

硬什么拼,就在你隔壁屋呢,叫个大姐给搂过去了,我估计可能今天晚上要整他,刚才我眼瞅着给搂怀里了,你快上那屋看看去吧,应该是在那屋呢,真假的,这是我三哥,你快瞅瞅去,说这话巴结过来了,这给三哥提溜起来了,打满嘴西瓜汁,眼角都打咧开了,坐老四旁边,一动不敢动,大气不敢喘,老四就拿胳膊给三哥就给勒住了,我好看吗?

不是,别整别整,我好看不?

赵三哥脸蛋子裹一口,哎,有我操哎,别整别整,妈的还整不了你了,我跟你说,我什么样都见过,你跟我犟啥呀,我真稀罕你给三哥稀罕坏了,正在这果三哥呢,八戒这边把门推开了,哎三哥,哎,八戒,快快快快快快点,紧着喊,快点,八戒在这,这谁呀?

你们是干啥的?

一瞅这四个大姐不认识,这帮半大小子也大起来了,你是干啥的?

不是,咱是不是有误会啊?

哥几个,那是我哥们,他不是在这干这活的,走错屋了,这是我朋友。

大姐这一低头瞅瞅他,他是不是干这活?

多少钱就完了呗,你多少钱呢?

你哥们多少钱巴结在这?

大姐弄误会了,你赶紧把他撒开,这是北城有名的社会人,这是我大哥。

北城马三老四一撒手,三哥布脖子好悬,没跟拧折,哎哟,我操往起一站,你妈的,你们打我,小逼崽子打我,因为他一暴号说。

北城马三这四哥大姐全知道,全听过,边上那帮小孩都听过,老大往起来一站,说,你是德外那个呀,你德外马三啊,你打的我是不不是三兄弟,咱是误会啊,我确实听过你,我是谁呢?

我们四个是南城四风,谁南城四风也是社会上的,你是北城我们南城的,我们才从外地回来不长时间,我真听过你三兄弟刚才这事儿是误会,俺家老四这个人怎么说呢,就是尹大色大,遇着那什么的走不动道,实在对不起啊。

三兄弟这是误会啊,都是误会,误会你跟妈呀误会好悬没他妈整死我吧唧打他。

他一挥手,三哥来劲儿了,你打完我,你告诉我,你误会了揍他。

八戒他们,说实话,你要跟哪个大哥干吧?

八戒不一定敢,不一定有那胆子,但是打几个女的,他还是敢的,100手上后边四个小子加八戒,四个大姐除外,还有十七八个小子花就冲上来了,三哥上去,电炮都抡圆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准备打着二姐这炮打过去,都没等到脸上XO的大酒瓶子,三姐啪拎起来,朝三哥太阳穴的位置我操,啪嚓一下子,三哥咕咚躺底下了,紧接着八戒让人给塞沙发后边了,八戒的四个兄弟全给打厕所去了,都没有一分钟,三哥最有气势喊的那句话,大姐打他随后就躺下了,顺脑瓜子哗哗淌西瓜汁,这大姐也回脑袋,老三,你下手太重了,大姐她扇你嘴巴子,不得揍他。

经理也进来了,大姐,要不你们先走吧,这前门巴结有名,这也是社会上的,叫你们给打,这样还能善罢甘休吗?

别到时候连找人打架的我夜总会干不干了?

老大这一瞅,走走走,不完了不完了,今晚上先走吧,不完了。

三哥在地下躺着,他听见了三哥是半婚没婚的,还有点意识,别走啊,别走,我告诉你们,给我马三打了,你们还能走了,几个驴逼我给你们雷子嘎下来炒辣椒。

老大1。

摆手,走走走走走走,老三回个脑袋,大姐,走走走走走走,别管他,走走走,弟兄们都下楼,走走,你们都走。

老三过来把那旅游鞋蹬上,朝三哥鼻梁子上边上去,右脚抬起来往下剁,腾腾就两下,老三,别打了,老三说话气人们给咱雷足又嘎了,朝尖椒走吧,听话,走走走走,老弟啊,实在对不起,添麻烦了,添麻烦了,咱不玩了,咱正常结账。

四个大姐下楼了,花了1万多块钱,当时就走了,三哥在地下,这经理过来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扶吧他三哥认为跟对面是一伙的,不扶吧,瞅着在地下躺着怎么整啊,赶紧喊老板吧,老板下来,他跟马三也不认识,跟八姐更不认识,摆个手说赶紧打电话给送医院就完了呗,打120给送医院去,这是老板给打的,120把三哥巴结,还有那四个在厕所给拽出来了。

到了医院,三哥轻微脑震荡,偏重牙。

打活动,两颗眉毛骨这位置给打裂开了,嘴角那位置给打却青,脖子上这个筋拧着了,脑袋不敢动弹,鼻梁骨有点见他,但是眉骨折还行。

三哥挺抗揍。

八戒打得挺重,右胳膊打骨裂了,三根肋骨骨裂,两条腿膝盖软组织挫伤,韧带撕裂,动弹不了了。

当时那个老四白巴结了这玩意儿,我告诉你,不论男女,身大力不亏。

八姐虽说长得胖乎乎的,像皮球似的,但是这大姐长得像弥勒佛似的,他这脚蹬过去,大姐稍微一侧身,腿就给夹住了,八姐抽不回来了,大姐就掰开腿。

嘎巴嘎巴掰韧带给掰折了,当时给掰折了,当天晚上在医院一直包到后半夜5点来钟,天亮,你这哥几个谁也没下楼,八戒跟三哥,包括这4个兄弟,6个人一个病房坐床上都懵逼了,三哥缠一脑袋纱布,八戒下不了地了,三哥,这给我掰的,不怕你笑话,现在我感觉我懒得好像分家了,怎么掰的,掰大腿里子呗,给你完了,没完没完,给我掰蒙逼了,懒得好像给我掰开了,说话都吓人,还懒得掰开了,我看看,不用看,我就是疼三哥,我这都小事,咱出去怎么说呀,这事儿传得老快了。

三哥叫几个老娘们给揍了,这不完了吗?

他昨晚告诉我他是谁。

南城四凤你听过没?

那再找以前那九十年代的人物了,后来上南方整服装去了,挣不少钱,一直这些年就没怎么回来,这可能才回来,谁跟他认识,我不知道谁跟他认识,郭帅能认识吗?

不能认识吧,帅子九零年初就走了,那不能更不能认识帅子比他小了,找他来揪我那一下,现在还疼了,揪哪了,揪头上了,硬薅娘们手劲也大,像钳子似的电话一拨奔头啊,跟你打听个人谁呀,再找你们南城的,叫南城四凤,四个娘们认识不南城四凤,我听过呀,认不认识,那我不认识拉倒吧,把一撂转头打给杜仔了。

问大哥,我马三咋地?

我给你打听几个人,老人就得问你了,谁呀?

叫南城四凤,那知道纯老皮子了,再早以前那是我的好妹妹。

以前在南城开麻将馆都长,我家就在我这玩跟俺家,你嫂子关系好,你有电话,没没有电话,我跟他不联系,跟嫂子似系好,有联系啊,有他们年年打电话,那我给嫂子打电话,你别管了,咋的了,不用你管,撂下之后打给郭英了。

嫂子,你认不认识南城四凤认识,你把那个大凤电话给我,我找他咋的了,出什么事了,没什么事,一点闲事,我找他自己解决。

你看你跟嫂子有啥不能说的咋的了,这四个人上礼拜才回来一起吃的饭咋的了?

嫂子三弟就问你一句话,你跟我马三好,还是跟他们好?

你这话说的一个是我妹妹,一个是我弟弟,有啥跟谁好,不跟谁好的都好。

那都我亲弟弟亲妹妹有啥好不好的,嫂子,我还没有孩子呢,他昨晚好悬没给我揪掉了啊,我不怕你笑话,嫂子你别往出说行,不怎么事儿呢?

昨天晚上在夜总会遇见了,这就把昨天晚上所发生一系列的事,全跟嫂子说了,给我打懵逼了,给八戒懒子可能给掰开了,像掰核桃似的,给掰开了,谁呀?

就他四个干的呗,谁干的,你在哪呢?

三弟呀,你听嫂子说,误会这四个人可仁义了,可讲究了,这才在南方做买卖回来的。

你这么的,你听嫂子的行不?

这是我给你解决,你就别管了,啥玩意我不管了,嫂子我不是跟你吵吵,昨天晚上你是没看见,那里边有个老三穿个白色旅游鞋,哎呀,这个鞋那个臭啊,更臭更臭的拿鞋帮子抽我扇我七八的大嘴巴子,给我打一脸谐音,帮帮扇三弟呀,你叫嫂子怎么说呀?

你要嫂子说什么,这可能纯是误会,嫂子给你解决就完了呗,行不行?

我马上打电话问这个事儿,你先别急眼,晚上咱一起吃饭,行不行?

你给嫂子个面子,嫂子你就告诉四凤,我马三不给他垒子剁下来,算怪了,我让他满北京找人。

就今天晚上他在哪,我都给他喂他,我最少找五百人干他,你瞅着他就给撂了你奶奶的了。

八姐在这三哥事儿传出去,争磕碜磕碜怎么整啊,能能格格啊,打不过人家有什么招啊?

我出来混还怕挨打呀,谁不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