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猜你爱看

1986 年,我出生在中国台北。

虽然我是独生子女,但我从未感到孤独:在学校里,我身边有很多朋友;周末,我和妈妈那边与我同龄的表兄妹们在一起。

我的父母并没有移民的打算,直到 1994 年他们拜访了搬到温哥华的叔叔一家。他们被温哥华的绿色所吸引,当时城市建设正在蓬勃发展,我的父母希望我能够更接近大自然。

1995 年,在我九岁那年,我们收拾好行李,搬到了我叔叔在温哥华的家。爸爸在加拿大开了一家印刷店。妈妈在家带我,偶尔去店里帮忙。

我父亲从听披头士的歌和看好莱坞电影中学到了一点英语。我和妈妈都不懂英语。当我在学年快结束时开始上三年级时,我没有任何朋友,因为我无法与其他同学交谈。

我被分到了 ESL 班,偶尔和一两个会说普通话的同学说说话。午餐和课间休息时,我一个人在厕所里看普通话小说。有一次老师找我麻烦,说我不能带中文书来学校,因为我必须学英语。我从没告诉过父母这件事。

当我开始学习英语时,我会帮父母翻译一两个单词。1996 年,上学一年半后,我就能流利地翻译整段对话了。12岁时,我从ESL毕业。我为自己能够读、写、说流利的英语而感到自豪。那时,交朋友更容易了。我听得懂笑话,能引用流行文化,还能谈论电视和音乐等话题。

1999 年,我 13 岁,爸爸的印刷生意不景气,于是他决定回台寻找更多的工作机会。家里只有我和妈妈,我成了她的主要翻译。我处理银行对账单和保险单,支付水电费,帮她接电话,在她看病时帮她翻译。能够为家庭做出贡献,我最初感到非常自豪。这给了我很大的责任感。我妈妈报名参加了 ESL 课程,但她发现自己很难学会英语,也很难在成年后建立新的联系。我是她唯一的朋友。几个月后,爸爸回到加拿大照顾我们,并在一家非营利机构找到了工作。

我很感激爸爸选择在加拿大长期工作,虽然他的英语足够流利,但他还是希望我能帮他分担家务。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个词,但我是一个语言中介,是我父母和新文化之间的桥梁,是我一生都要承担的无形责任。后来我才知道,我并不孤单:这是移民子女的共同经历,他们不仅要为父母做翻译,还要自己驾驭新文化。

虽然我父亲的英语比我母亲的好,但仍然存在文化障碍。你不能只用谷歌把普通话翻译成英语--文化上的细微差别使得在两种语言之间直接来回转换非常困难。

我开始更多地参与他的工作,翻译电话和商务邮件。接听电话是最令人生畏的--与一个完全陌生的权威人士交谈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每当听到电话铃声响起,我的心就会怦怦直跳;我会写下注意事项和提示,为自己做好准备。

有一次,我妈妈在与服务提供商通话时遇到了困难,于是她把电话递给我让我翻译。他们一边问我听不懂的问题,我一边翻译,一边问妈妈给我讲的问题。我很担心翻译错误,而且我可以看出电话那头的人很恼火他们在和一个孩子说话。这让我非常沮丧,尽管在这些对话中我尽力让自己听起来成熟而专业。

到我 16 岁时,父母每天都要靠我为他们翻译。这一方面是为了方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对我的语言能力比他们自己的更有信心。如果他们需要我翻译或校对电子邮件或银行文件,我就必须放下手头的工作,优先处理。帮助他们更新驾照和护照、购买汽车保险、翻译签证条款成了我的日常工作。

作为一名青少年,我有时会怨恨他们不像我朋友的家庭那样自给自足。我想做一个普通的孩子,不用担心父母的安危。但老一辈人认为孩子应该把家庭的需要放在自己的需要之上,而这正是我觉得父母对我的期望。

2004 年,我开始在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学习普通科学。那时我还住在家里,同时还要兼顾兼职工作、课外活动和志愿者工作。我经常很晚才回家,这时父母就会让我帮他们翻译:他们的一些要求很及时,比如审核税务表格。

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我陪他们看了更多的医生,并帮助他们使用新技术,如 Netflix 和 iPhone。尽管我很沮丧,但我理解人们对英语不好的人的偏见。有一次,我和母亲来到一家保险公司的办公室,前台人员对我和母亲的英语口语感到沮丧。

我于 2010 年大学毕业,2015 年结婚。三年后,我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初为人父人母的我重新拾起了童年的旧事和未了的情怀。我开始接受自己在年轻时承担的巨大责任。我意识到自己身兼数职:孩子、照顾者、朋友,在某些方面,我还是一名治疗师。我没有意识到自己肩上的责任有多重。母亲开始花更多的时间来陪伴我,帮助我照顾孩子,我也开始向她倾诉我的苦恼。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开始理解我所承担的一切,我也从她那里了解到作为一个成年人融入新文化是多么困难。我对父母有了更多的同理心,这让我们变得更加亲密。

我现在有两个漂亮的孩子,我希望我的童年能影响我如何抚养他们。如果我没有为父母翻译,他们就不会让我参与他们的事业和家庭决策。传统的亲子模式是父母做什么,孩子就跟着做什么,与此不同,我直接参与了家庭单位。

我想有意识地培养我的孩子,让他们参与家庭事务。帮助父母给了我一种自豪感,我希望我的孩子也能有同样的感觉。从我的经历中汲取经验,我希望与孩子们沟通,让他们觉得自己是家庭中重要的一员,同时也有追求自己兴趣的空间。

本文由@Miability原创编译,来自加拿大省钱快报著作权归加拿大省钱快报共同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如有更多内容分享或是对文中观点有不同见解,省钱快报欢迎您的投稿。

THE END

编辑:Dan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