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2月22日晚,国民党立院总召傅崐萁、书记长洪孟楷与首席副书记长林思铭与民众党主席柯文哲、立院总召黄国昌、副总召黄珊珊以及干事长吴春城举行餐叙。餐叙历经一个多小时,结束之后,柯文哲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已经指派黄珊珊与洪孟楷建立沟通管道,以后有事情会直接进行沟通,蓝白不必猜来猜去。傅崐萁则表示,民众党主席柯文哲有“炙热诚意”。在被问到如何看待在2024选举中蓝白合破局的时候,傅崐萁表示可能是没有找对媒人。言外之意,傅崐萁大概率自认为自己是蓝白合的最好媒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此次蓝白餐叙非常奇怪,按理来讲既然柯文哲带领民进党团参加餐叙,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为何没有参加?傅崐萁确实是国民党在立法机构的总召集人,但韩国瑜才是立法机构负责人,更能够代表国民党。最令人奇怪的是,柯文哲指派黄珊珊与洪孟楷进行沟通,难道傅崐萁就能够代表国民党决定在立院与民众党进行合作?事实上,傅崐萁与柯文哲都各怀鬼胎,所谓的合作都是为了对付自己人。客观地分析,黄珊珊要在2026年选台北市长,黄国昌要跑去选新北市长,蓝白在立院合作对于民众党加分远超过国民党。

民众党在立法机构仅有8席,而国民党拥有52席,且另外两名无党籍“立委”也亲蓝。傅崐萁积极推动蓝白合,无非是要针对韩国瑜。此前,韩国瑜直接选择江启臣作为立院副龙头合作人选,导致傅崐萁非常不满。如果仅仅是国民党内的博弈,傅崐萁没有压韩国瑜一头的机会。如果蓝白合之后,傅崐萁也就为了取而代之的可能性。所以,傅崐萁不惜让52位国民党“立委”成为小白,也要与民众党合作。站在国民党的立场之后,在2024选举中被柯文哲耍地还不够吗?再与柯文哲合作,无异于重蹈覆辙、自讨苦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么,柯文哲为何要在立法机构与国民党合作?实际上,柯文哲也是为了对付自己人,那就是黄国昌。在立法机构开议之后,黄国昌的网络声量一度超过了柯文哲。 毕竟,黄国昌作为民众党立院总召,曝光度更高,且其个人非常善于炒作议题。反观柯文哲没有了位置,曝光度不断下降,长此以往会议被架空。从柯文哲安排黄珊珊与国民党沟通也能够看出,是在分散黄国昌的权力。毕竟,黄国昌曾经是“时代力量”的创始人,在全台的影响力不容小觑。按照《美丽岛电子报》董事长吴子嘉的说法,黄国昌表现得太过了,已经引起了柯文哲的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