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1月6日晚,辽宁省公安厅原厅长李文喜、薛恒、王大伟三人出现在央视反腐专题片的荧屏上,在镜头前表达忏悔。反腐专题片指出,这三人相继掌管辽宁公安系统长达20年,连续三任省公安厅长都自身不正,导致辽宁公安系统出现高层次、大面积、持续性的腐败,大肆卖官鬻爵,严重违法违纪行为给当地的公安系统政治生态造成重创。而近日,在辽宁省辽阳市白塔区人民法院正在的审理涉及鞍山市岫岩县1名民营企业家和6名60岁保安的涉黑案,正是发生在公案厅长王大伟在任期间。这起备受全国瞩目的涉黑案背后是真涉黑,还是幕后黑手使用特权推动的有其它不可告人的真相冤假错案呢?
6名保安20年后被指涉黑
2000年,民营企业家宋某强通过岫岩县牧牛乡政府的招商引资,投资并承包了范家沟铁矿。期间连续投资使企业扭亏为盈,并于2005年出资合法购买了该铁矿。先后获得当地政府颁发的先进集体、先进个人、县平安企业、抗震救灾先进集体等荣誉称号。企业于2005年纳税800万元,获鞍山市民营企业50强荣誉称号,之后每年纳税上千万元,2011年纳税达到新高4200万元,直至企业2014年被迫停产前,企业一直合法纳税,并是当地政府的纳税大户。
1962年出生的曹某于2008年1月入职,担任企业保安工作。2012年后,被企业调整为夜间打更。
1957年出生的张某于2007年7月入职,并于2个月后离职。入职时从事技术工种,并未从事保安工作,后被公安机关认定为保安。
1969年出生的邵某于2008年10月入职,担任企业保安工作,并于1年后离职。
1964年出生的张某于2008年9月份入职,担任企业保安工作至今。
1969年出生的王某于2007年7月入职,担任企业保安工作,并于2个月后离职。
1962年出生的高某于2007年5月入职,担任企业保安工作,并于1个月后离职。
以上这6名保安入职企业的时间有长有短,在岗期间都是按保安员的工资全勤31天是3000元,扣完保险后剩2700多元发放工资,住门卫室,24小时轮流值班进行工作,挣点辛苦钱。
几名保安有的已经从企业离职近20年,现在社会上打零工、做点小生意维持生计,可是这平静的一切在2022年被打破。
2022年2月份,辽阳市公安局接到辽宁省公安厅的涉黑涉恶犯罪重点线索,对宋某强和6名保安以案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非法买卖爆炸物罪、妨害作证罪等立案侦查。
是破坏生产经营还是寻衅滋事?
从相关资料显示,案涉6名保安的案件主要集中发生在2007年至2010年间,与企业所在地村民之间发生的冲突。其中最核心的问题是铁矿石价格从2004年底、2005年开始走高,宋某强的企业开始有利润、效益好转后,陆续引发企业占地的部分村民以各种理由和借口向企业要钱,期间保安和村间的发生了几起轻微的肢体冲突。
根据相在案件材料显示,企业所在地村民霍某义、高某坤、高某平、高某山等个别村民,在与企业签订土地承包协议后,因看企业利润好转和受到别人指使,开始通过冲击企业生产厂区、打砸保安室、举报、信访等形式,阻饶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个别保安为维护企业的生产秩序,与村民在矿区内发生的纠纷和肢体冲突,均事出有因,且属于村民冲击企业行为在先。
例如,根据岫岩县法院(2012)鞍岫刑初字第98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简称岫岩法院98号案),高某官、高某平、高某坤等村民于2011年3月持续到企业闹事、阻碍生产、打伤保安、逼迫企业给钱,法院判决高某官、高某平、高某坤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在此案审理过程中,对于为什么要和企业要钱,村民们称没什么理由,你们企业挣着钱了,你们吃干的,我们喝稀的。打官司我们输了,没什么理由,我们就是要钱。因为无理要求没有得到满足,高某官等人组织村民上企业阻挠,不让企业生产。”
其中,6名保安被指涉黑案自2007年至2010年间共涉5起寻衅滋事纠纷案,案件均在保安和群民发生纠纷后通过协商、调解等程序合法手段解决了纠纷。由于是十几年前发生纠纷,均已过了追诉时效。且属于轻微伤的民事侵权纠纷的调解,完全符合法律的规定,双方自愿签署谅解与和解的《调解协议书》,受当时的《民法通则》法律保护。
其实,从2005年起,企业投资人宋某强以个人或企业名义,几乎每年向各级政府领导、各部门邮寄和递交各类型的上访举报材料,呼吁保护民营企业家,保护民营企业,改善营商环境的原因。但是企业还是在具备《安全生产许可证》等合法手续的情况下于2014年被迫停产了。
是否涉黑成争议焦点
那么,年近70岁的6名保安是否构成黑社会组织呢?
相关法学专家表示,《刑法》第294条第5款规定黑社会性质组织所具有的四大特征已跃然纸上,即: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其中,组织特征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首要特征,本案的组织特征不符合,即没有成立仪式,也没有标志性事件,人数较少,达不到“组织成员一般在10人以上”的底线要求。同时,缺乏组织载体,没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和基本固定的骨干成员,也没有明确的层级和职责分工和组织规约,保安队的成立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同意,规章制度也报政府审批,保安只是为了挣钱养家,不是为了加入黑社会。《起诉书》的组织特征,属于非常明显地“人为拔高”和“凑数”。
同时,6名保安的行为特征、经济特征、危害性特征不符合均与黑社会组织特征不符。如果认定成立黑社会,则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不具备法律规定的四大特征。相反,6名保安却有以下几大特征:
一、老。6名保安入职时平均年龄是45岁,如今均已是60多岁的花甲之人。
二、弱、小。保安队人数很少,且活动范围小,保安平时执勤矿区,没有武器装备,相反村民彪悍,多次殴打保安,长年信访闹事。
三、散。保安队员无组织性、来去自由、离职率高。
四、穷。保安均出身社会底层,每月工资仅为3000元,几乎可以用一贫如洗来形容,来当保安只是为了养家糊口,有的保安嫌工资低、环境苦,在干了1-2个月后就离职。
6名保安所被指控的案件均是是陈年旧事,案中指控的最后一笔寻衅滋事时间为2010年,第一笔非法占用农用地的指控的行为时间为2010年至2013年,第二笔非法占用农用地针对的是2000年尾矿库占地,非法买卖爆炸物的行为时间为2005年。距今都已十余年甚至二十余年。2007年至2010年的三年期间保安和村民只发生了5次冲突,频次很低,最多只是轻微伤,无一轻伤和重伤,案件均只涉及少部分主动滋事、闹事的村民,总体上具有防卫性质,跟绝大部分遵纪守法、正常生活的村民没有关系,对当地的生产生活秩序没有任何影响。
其实,早在企业投资人宋某强出事前,他多次对外宣称,自2008年开始,与我搭界的另外一家企业,因企业负责人李某明与辽宁省公安厅原许姓副厅长有亲戚关系,多次抢采自己所经营企业的矿石资源,要求免费给他们提供采矿资源,划出区域。并扬言“你们敢阻止或反对,就定你们涉黑”。
宋某的企业也因为别人多次打击举报,于2018年和2020年被辽宁省公安厅和鞍山市公安局(岫岩县公安局)两次集中核查,核查结论均为无犯罪事实。但不知此为何在2020年后没有发生任何新的违法犯罪事实且没有出现新的突破性证据的情况下,被将案件性质直接升级为涉黑犯罪再次侦查。是否是因为幕后黑手的“人为拔高”和“凑数”?
近日,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马树山一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此案经媒体报道后,引起较大社会舆论。在经过最高人民检察院介入后,以不存在犯罪事实对此案依法撤回起诉,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此案快速反转。同时,最高检表示,检察机关履职办案必须坚持严格依法办案、公正司法,必须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决不能出现没有犯罪事实予以逮捕、起诉的案件。此案教训深刻,全国各级检察机关都要引以为戒、举一反三,切实防止此类案件发生。
辽宁省历届公安厅长的连续腐败已经给当地司法形象带来无法弥补的创伤,马树山一案也给全国各级司法机关带来了很好的警示作用。辽宁鞍山市岫岩县6名保安是否构成涉黑案让我们拭目以待,相信当地法院会依法做出公正的判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