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因为疫情影响,我的外贸公司业务量骤减,负债累累,在破产边缘。 可就在这时候,我遭遇车祸。 做完手术,我爱人却把离婚协议拍在我脸上,趁我还没破产,落井下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我弟弟要买车,你别那么多废话,就说给不给拿钱吧。”

我躺在床上,左腿打着石膏,刚做完手术的刀口传来疼痛。

可不管手术的刀口有多疼,都不如我爱人的话扎得我心疼。

我是一家外贸公司的老板,这段时间外贸行情不好,又赶上疫情,人心惶惶,好多应收款回不来,公司岌岌可危。

屋漏偏逢连夜雨,我心神不宁的时候走斑马线还被车撞伤。

虽然性命无忧,可却撞折了一条腿,刚做完内固定手术麻醉清醒。

与此同时,我爱人非但不体谅我的难处,甚至不照顾还在病床上的我,反而追着我要钱。

她要给她弟弟买一台车。

不管我怎么解释都没用,我爱人就像是疯了一样,不给钱就不行。

“公司的情况我跟你说了,你看我刚做完手术……”我试图再次解释,可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她打断。

“你说那么多没用,我弟弟要钱买车,你就说买还是不买。”

我爱人瞪着我,言语犀利,就好像我欠了她弟弟多少钱不给似的。

可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

因为全球经济动荡、公司濒临倒闭的人也是我!!

我很难接受在这种时候我爱人从背后一刀插在我身上。

在我的认知中,这时候做妻子的不是应该温言细语的安慰我,我们共渡难关么?

可她却对我不闻不问,追着我给她弟弟买车。

“我要小便。”

看着我爱人一脸蛮不讲理的表情,我轻轻低下头,把话题给岔开。

可没想到下一秒尿壶砸在我头上。

“一点用都没有的废物!钱钱挣不到,你知道我多久没买包了么!新款的爱马仕我有俩月没买了!俩月!!”我爱人愤怒的吼道。

我被砸得一愣。

“爱马仕你说没用,我弟弟要买台车,你特么也推三阻四的,找那么多借口。不想买就不想买,还说这么多。”

“我不是不想买,跟你解释了最近公司周转困难,北美一个大客户一直没回款,咱家的钱都砸进去才能勉强维持。接下来我估计还有一段时间很难熬,希望我们能熬过去。”

“我们?谁跟你我们。就知道当初和你结婚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差的决定。”我爱人一脚踹在病床前的凳子上,轰的一声,凳子摔在地上。

周围病床的患者、患者家属投来异样的目光。

他们也没见过站在病床前逼着一个刚做完手术的患者要钱的事儿。

“当年追我的人有多少,我怎么就瞎了眼找你这么个没用的玩意结婚呢。我弟弟要买台车你都不肯出钱,还说什么相濡以沫,濡你M!”

她破口大骂,妆容精致的脸上浮起几分狰狞,仿佛一匹饿狼。

我怔怔地看着她,一种不好的念头从我心底浮现出来。

“算我倒了八辈子霉!张兴旺,你特么别那么多废话,就给我一个准信,我弟弟的车你是买还是不买!”我爱人给我下了最后通牒。

“我住院的钱还是老李他们帮我垫付的,现在手头真的没钱,家里现金顶多有十万。”

我的嗓子有些哑,鼻子有些酸,心里面被堵的连呼吸都变的很难。

两个人总要遇到一些困难,这就是生活。

可我爱人一点要同舟共济的想法都没有,我麻醉刚醒,她就追着我要钱,想给她弟弟买台车。

钱,我是真的没有。

“张兴旺你特么不给钱是吧,那就离婚!你抱着钱过日子吧!”我爱人冷冰冰的说道。

“我弟弟这么多年问你要过什么?你竟然找各种理由搪塞,你还把我家人当亲人么?能过就过,不能过就离!”

他弟弟找我要过什么?

真好意思这么说!

我听我爱人这么蛮不讲理的说话,心里冰寒一片。

她弟弟几十万的结婚彩礼、老家市中心的房子、全屋的精装修都是我一手操办的。

我知道她有扶弟魔的属性,但之前我也不缺钱,并不在意。

可万万没想到现在公司濒临破产、我还被车撞刚做完手术,她竟然当着我的面这么说。

永远无法和一个胡搅蛮缠的人讲道理,我懂,她是故意的。

我没有理会她,艰难的拿起尿壶转过身。

拖着刚做完手术的腿,刚一动手术切口的位置就传来一阵阵剧烈疼痛。

我疼得差点抽筋,从床上摔下去。

几个小时前刚做完手术的人本来应该得到家人的呵护,可是我……

我不光术前的各种麻烦一点都没少,做完手术、身体正是虚弱的时候,麻烦反而越来越多。

甚至我爱人就站在我面前,却连排尿都没人照顾,只能靠着我硬撑。

勉强背过身,眼泪顺着眼角流出来。

我无声的啜泣,心里泛起无尽的悲哀。

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这都为什么!!

因为麻醉的关系,我排尿不畅,再加上我情绪激动,虽然小腹隆起,有很多尿,但却尿不出来。

“张兴旺,你真行!”我爱人在我身后厉声说道,“你特么有本事,那就离婚!”

说完,她抄起床头柜上的暖壶砸在我后背上。

热水四溅,把隔壁床的患者家属吓了一跳。

蹬蹬蹬,高跟鞋撞击大理石地面的声音快速远去,我知道我爱人离开了。

这时候我干脆把尿壶放到一边,怕被人看笑话,我用被子蒙住头,委屈的嚎哭起来。

是真委屈,要不然我一个大老爷们也不会蒙着被子痛哭失声。

我刚做完手术,麻醉苏醒,却被人逼着要钱。

如果是债主我也就忍了,谁能想到逼我最狠的竟然是我爱人,理由是她弟弟要买车!!

而她因为我没钱,竟然提出离婚!!!

这些我都无法接受。

我知道她或许知道因为疫情的原因导致外贸出口有问题,大趋势如此,我这种做外贸的小公司肯定难以支撑。

再加上去年我贷款买了一艘远洋货船,这些曾经以为要大展宏图的手段现如今都变成压在我身上的沉重的负担。

她不愿意跟我共患难,不愿意公司破产后陪着我吃糠咽菜、东山再起。

我已经打扰了她精致的生活。

虽然明白,可我无法接受。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古人说得有道理。

术后第一天,我就在痛苦的折磨中度过。

第二天一早,我爱人和她聘请的律师就早早的赶过来。

医生查房,还在询问我病情,就被我爱人粗暴地打断。

看着像是母暴龙一般的她,医生们有的上来劝两句却被她一顿臭骂给骂走。

我爱人的脸上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字。

看她已经找好了律师,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蓄谋已久,或许她弟弟买车只是一个由头。

我万念俱灰,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来。

律师很正式的跟我讲了很多,我丝毫提不起兴致。

她在落井下石,趁我病要我命。

这还是同舟共济、相濡以沫的两口子么?哪怕是陌生人,此时此刻都不会做出如此过分的事儿。

就在我落入生命的谷底时,我最亲近的人却抬起一块石头当头砸下来。

“张先生,您看我说的可以么?”律师问道,“您的精神状态没事吧,您知道我说了什么么?”

“所有债务我自己承担,孩子、房子留给我,家里仅剩下的10万块现金她拿走,是这样吧。”我总结律师的话。

没说一句,我的心都莫名其妙的疼一下。

“是的,张先生真是明白人,说话很方便。”律师笑眯眯的说道,“您现在的情况是这样,我……”

“孩子你也不要么?我破产了,以后的日子风雨飘摇,孩子跟着我会吃苦的。”我抬头看着我爱人,轻声问道。

这是我最后一点期待。

只要孩子不吃苦,怎么都行。

“你想给我留个拖累?开什么玩笑。我还年轻,我嫁给你的时候22岁,现在也才27岁,大把的好日子等着我。带个孩子?你倒是轻松了,想得美!”我爱人冷声说道。

我无法相信这是一位母亲说出来的话。

“孩子归你!提前说好,我不会给抚养费的,我也不会回来看。离婚之后,你们爷俩过你们的,咱们再也不认识!我就当你们俩死了。”

“呵呵。”我冷笑。

真是准备断的一干二净。

那,

就这样吧。

“张先生,我给您讲一下……”

“不用了,这个条件很好,我同意。”

律师怔了一下,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这个条件很好?!

公司欠了几千万的外债,房子和车子都抵押出去,根本没有任何价值。

家里面仅剩下的十万块钱是唯一的流动资金。

我爱人提出来的要求就是——她要一身轻松的离开,绝对不肯跟我一起背负外债。

甚至她连孩子都不要。

这已经是苛刻到了极点的离婚诉求,律师还想着跟我扯皮,为我爱人争取到我同意这种苛刻的条件。

可他们都没想到我竟然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压根就没有讨价还价。

“是的,我答应了。”我看着我爱人,淡淡回答道。

昨天蒙着被子痛哭一场,让我认清楚了世界的残酷。

那就这样吧。

毕竟夫妻一场,做生意亏的钱我自己承担。

可让我最齿冷的是我爱人竟然连孩子都不要,但这已经无所谓了,就此分开,挺好。

因为我们都没有意见,不到半个小时后,我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张先生,您好好养病,我们就先走了。”律师站起来,笑容可掬的说道,“我去替二位办理手续,您要是不放心的话也可以找律师一起。”

“我现在穷得只剩下负债了,估计过几天就要变成失信人,没有任何价值,你做不了什么手脚。”

“那倒是,我一定不负所托。”律师客气了几句和我爱人转身离去。

我爱人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

她的目光里轻松和轻蔑汇聚,有些复杂,就像是看一条流浪狗。

但对我来讲,她怎么想、怎么看我已经不重要了。

我们离婚了,以后就是陌生人。

正如同她说的那样,就当我和孩子死了。在我看来,我就当她从没出现过。

她走她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路。

律师办事很快,一看就是专业的。当天下午律师就办完了离婚手续,财产切割也很顺利。

毕竟,我承担了所有的不良资产,负债累累。

我距离破产,还有2个月。

而这段时间,我竟然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躺在床上养病。

我已经能看到我悲催的未来。

只可惜了我儿子,他要跟我一起承担这一切。

然而!

老天似乎看我觉得可怜,半个月后风云突变。

疫情如火如荼,全世界的生产链都受到了严重打击,只有国内一枝独秀。

外贸订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攀升,原本的不良资产竟然变成优质资产,甚至不断有人找我谈合作。

那艘远洋货轮变成香饽饽。

又一个月后。

本来准备破产的我竟然凭着外贸公司和疫情前买的远洋货轮,资产一跃到了3亿以上。

时来天地皆同力!

命运跟我、我前妻开了一个特别大的玩笑。

或许她要是知道我将迎来人生最大的转折,就不会急吼吼的和我离婚了吧。

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我的设想里,将和我前妻永不相见。

但几个月后,我却再次遇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