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3日,俄乌战争进入第730天。

阿夫迪夫卡前线,过去24小时,俄军在焦化厂以西几百米的奥利夫卡(Orlivka)。此外,他们还向奥普特内(Opytne)西北方向推进,控制了这一地区的大部分林带,并进入了Sjevine的第一部分。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在乌克兰军开始向新的防线撤退的背景下完成了,没有爆发大的战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今天的焦化厂,俄军在这里攻打了4个月,最后在乌军撤走后占领了它。有传闻部分乌军在这里被包围和俘虏,但还我没有看到视觉上的证据。

巴赫穆特前线,昨日俄军在南翼的机械化进攻以失败告终,损失不小。

总体来看,由于乌克兰无人机部队的出色发挥,乌军非常善于对付俄罗斯人的“钢铁洪流”,反倒是对不要命的步兵人浪攻势倍感头疼。

去年巴赫穆特城区防线就是被瓦格纳的人肉攻势突破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巴赫穆特以西,俄军正向伊万尼夫斯克(Ivanivske)东部和北部推进。目前可以确认伊万尼夫斯克以北的地区最近已被占领。初步消息显示,俄罗斯军队已经进入伊万尼夫斯克的第一条街道,但还需要确认。

扎波罗热前线,过去几天,俄军一直在韦尔博维以西进攻,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取得进展。

这是韦尔博维附近战壕网络的俯拍,遍地都是弹坑,由于乌克兰缺少炮弹,俄军在火炮上占有压倒性的优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称,“俄军之所以能够夺取东部重镇阿夫迪夫卡,是由于伊朗和朝鲜的炮弹支持。此外莫斯科动员了更多的兵力并增加了武器生产…阿夫迪夫卡失守对乌军前线并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但盟友们必须加强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确保该类事件不会再发生。”

总部位于伦敦的智库皇家联合军种研究所最近一项研究显示,俄军将在今年年底前达到进攻能力顶峰,然后将被迫应对装甲车短缺问题,届时乌军将有机会发起成功的反攻。

乌克兰情报局局长布达诺夫称,问题是在乌克兰国防军准备行动的同时,西方盟国是否准备好全年向乌克兰提供弹药。

乌总参公布的昨日战果,又是1100+。

再来看看其他消息。

乌克兰有望在今年夏天接收第一批来自丹麦的F-16战斗机。这是由丹麦、荷兰和美国领导的国际空军联盟宣布的。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谈到F-16战斗机的交付和使用时表示,“乌克兰战争是一场侵略战争,乌克兰有权自卫,包括打击乌克兰境外俄罗斯的合法军事目标。”

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如果北约能够在F-16的使用上给乌克兰松绑,俄罗斯军队将再没有后方了,这必将极大的改变战争的进程。

顺便说一下,拜登日前在旧金山募款时语出惊人,称普京是个“crazy SOB”,让世界生活在核恐惧之下。塔斯社进行了反驳,让拜登注意言辞。

这符合我们一直以来的判断,拜登在军援上的谨慎,的确是担心俄罗斯人扔蛋蛋,但现在的局势已经由不得他保守了,这可能是北约在F-16上松口的重要原因。

新西兰承诺向乌克兰提供2590万新西兰元的援助,同时扩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并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

英国国防大臣格兰特·沙普斯表示,“今天,我可以宣布一套新的200枚硫磺反坦克导弹,以进一步加强对乌克兰的防御。”

他还补充说,英国将在2024年上半年与盟友一起再培训1万名乌克兰人。

梅德韦杰夫在谈到俄军的进攻何时停止时说道:

“在哪里停下来?我不知道。我认为,考虑到我所说的话,我们仍然必须进行大量和认真的工作。会是基辅吗?是的,很可能,应该是基辅。就算不是现在,总有一天。有两个原因:基辅是一个俄罗斯城市,俄罗斯联邦存在的威胁来自那里。这是一个国际威胁,因为尽管基辅从根本上来说是一个俄罗斯城市,但它却在以美利坚合众国为首的俄罗斯反对派国际旅的控制下。”

欧盟委员会外交和安全政策发言人彼得·斯塔诺在布鲁塞尔举行的简报会上用这样罕见的方式抨击了梅德韦杰夫这番言论(包括呼吁让敖德萨快点“回归”俄罗斯)。他说:

“通常,我不会评论奇怪的言论,尤其是那些渴望关注、出于某种原因特别想成为永恒的'二号人物'的人的言论,但既然梅德韦杰夫如此公开地分享他糟糕的精神状态,我唯一能说的就是立刻、马上进行精神治疗”。

他还嘲笑说,“(但)我不确定俄罗斯在对乌克兰发动非法战争上浪费了数十亿美元之后,是否还有资金提供社会保障和医疗保健来照顾他的人民,包括二号人物”。

最后,斯塔诺向记者保证,欧盟决心继续支持乌克兰抗击侵略者的斗争,直到最后的胜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梅德韦杰夫的言论实际上并不新鲜,甚至可以说在俄罗斯有广泛的共鸣。有很多事实可以证明这一点。

比如即将举行的俄罗斯总统选举,普京的支持率打破了记录,创历史新高。

再比如,一位老师向学生讲话说:

“为了俄罗斯的和平,我希望拜登死,泽连斯基也死。我希望普京健康长寿,带领我们俄罗斯全面占领乌克兰。”

还有这一位俄罗斯母亲。她说:

“我是四个儿子的妈妈,我会把他们全部献给战争。我会生更多的孩子。这就是我们俄罗斯母亲的样子” 。

这让我想起了去年曾提到过的对比:

一位俄罗斯母亲在儿子的葬礼上慷慨陈词,为战争、为普京、为军队自豪。

围观者纷纷点头称善,现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而在另一边、一位乌克兰母亲在儿子的葬礼上痛不欲生,捧着儿子冰冷的脸庞痛哭流涕,身旁之人尽皆动容,纷纷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战争与死亡是人性最真实的试纸。

一个在儿子的葬礼上为战争和领袖唱赞歌的母亲,是违背人之常情的,其背后的话语体系和价值取向,是这个世界很多悲剧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