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户六口,单独门户,没有邻居,鲜少接触外界,连导航都无法准确识别位置

五个孩子深山居住二十余年,2018年才拥有户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过着“原始生活”的一家五口到底有着怎样的生活?

深山里的六口之家

云南地形本就是层峦叠嶂,大山里的村落也并非少数,但是在云南昆明安宁市与玉溪市交界的森林,却是有着一家“独户”。

而这里便是女子潘志仙和五个儿女的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这山间翻山越岭便是这家人的常态,加上这云南地形的弯绕,每天几个小时的奔波这家人习以为常。

家里的一切基本便是几个兄弟姐妹和潘志仙一同操劳,以潘志仙和大儿子张富学为主导,二十多年的生活,虽然与外界显的尤为隔绝,但五个孩子却是生长的健康。

只是这六口之家也是个苦命人,潘志仙的丈夫早年前因为醉酒溺亡,独留下这五个孩子。

1995年生下了老大张富红,后来又依次生下了张富学、张富金,紧接着又生下张梅花、张晓梅两个女儿。

只是这家中失去了丈夫这个顶梁柱,在这深山里生存终是有些困难。

长期的劳作加上抚养五个孩子,纵然孩子健康长大,但潘志仙也患上了精神病,脾气不正常,偶尔病情发作,五个孩子心疼母亲的操劳,但也无奈于母亲的病情。

既然居住在这深山,那自然便是要学些谋生的本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实际上,穷苦从未从这六口之家脱离,唯有这二儿子张富学短暂的读过几天书,其他的从未进过学堂。

不识字也成为五个孩子与外界交流的显著弊端,不过大抵便是因为没上过学的关系,早早与外界打交道的孩子却是显得有些老成,尤其是老大张富红和老二张富学。

多年靠借上山采药积攒的钱财使得兄弟几人购买了一辆二手摩托,也是这摩托带动了不少这六口之家和外界的联系。

因为贫苦,所以五个孩子便跟着母亲潘志仙学会求生的本能,种菜、采药、放羊,总之只要是能够带来钱财养家糊口的工作,几个孩子都愿意尝试。

如果说不孤独,那倒也并非准确,毕竟常年只有自己一家,与外界的联系也是靠借日常外出的买卖。

大山之外的场景也终是令其五个孩子好奇,尤其是这两个小妹对学习的向往。

自然地,这独立于森林之间的六口之家受到了关注,只是令人想不到的是,过着原始生活的日常也便作罢,五个孩子却竟是“黑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继续扎根深山

上山采药,日常放羊,背起柴垛,能说话的只有一家六口,“独立”的六人也终是被发现,也引来了志愿者。

难以定位、 路途崎岖、没有信号,以山林作伴,眼中满是质朴也便是志愿者对五个孩子的印象。

纵然说来潘志仙患上精神病,但好在人多之际看起来并非如常人有所不同。

而对于五个孩子日常便是以采药放羊为生赚些钱财令人钦佩,只是这五个孩子并未上户口更为令人咋舌。

原来这深居山林之间,路途尤其崎岖不说,光是出山便需要个把小时,也是因为这出行需要个把小时几个孩子也便“将就着”生活。

甚至后来张富红兄弟几人外出也是因为后来的山路上修建了防火公路为了谋生外出卖食材以换点日常用品,这才对“现代科技”有了认识,更不必说能够接触到社会其他便利。

2018年,五个孩子正式登记户口,而这年老大张富学也已经二十三岁。

五个孩子均落户在安宁市县街街道办事处,而实际这里是居委会的办公地,至于真的要备注上六口之家的地址,终是因为无法定位准确位置才有了这退而求其次。

也就是说,如若要准确找到这六口之家,即使找到了居委会也无济于事。

五个孩子虽然有了户口,但依旧愿意继续在深山里生活,毕竟是生活多年的地方,也并非只是一句说离开便离开,只是受到关注的一家六口却是有了更多的机会接触到外界的新鲜。

比如书籍,比如市场上淘来的新玩意儿,总之,生活也并非只有从前山林之间的枯燥。

两个小妹也因为受到关注,开始对外界的一切保持好奇心,也如愿学习到不少的东西。

六口之家的日子也在一天天向好,只是这样因为山路崎岖很少与外界交流,因为公路的建设才能够出大山见见世面的孩子并非少数。

更是不必说,孩子深居大山,诸如有着像六口之家没有信号,没有上过学堂,与这山林作伴的现象实际在大山很是平常。

潘志仙一家的日常饭菜

纵然这些年来,公路建设使得地区发达不少,但关注大山里的孩子成长也仍旧是绕不开且需要长久为功的话题。

正如潘志仙一家六口的生活得到关注后发生的一定改变,甚至2018年才登记户口,这关注大山里的孩子也终是成为必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