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耀来老人自述:

我的老家在石公桥镇龙子岗村,在石公桥老街北侧约500米处。当时全家共5口人,靠父亲帮人做长工为生。

1936年6月,父亲去芦苇山砍草,乘船回来的途中遇上大风,不幸落水身亡,当时我还未满周岁。父亲死后母亲领着我们姐弟三人艰难度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到1942年我姐姐王凤清20岁、哥哥王必来10岁、我7岁,在母亲看来,日子很快就会好过起来了。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另一场灾难在不远处等着我们。

当年的石公桥镇老街虽只是一条带子形长街,常住人口只有200人,但由于东临冲天湖的浩瀚水域、西接太阳山下之广阔平原,加之距常德城仅约20公里,地理位置非常优越,所以这里商业非常繁荣,有“小常德”之称。

1941年11月,侵华日军731部队在常德城播下了鼠疫细菌,商贸往来和人口流动将鼠疫传播到了这里,导致1942年秋末冬初鼠疫暴发,短时间内,石公桥街上及附近村庄接二连三地有人感染鼠疫暴死,有的一家连死几个人,甚至全家死绝。我家便深受鼠疫之害。

1942年11月上旬,我家邻居王孟年在常德城关的刘义茂线铺做学徒,不幸染上鼠疫。他家里人闻讯之后,急忙将他抬回家,但过了两天就死了。

我姐姐王凤清主动前去帮忙料理丧事,亲自为死者换衣,结果葬礼结束的当天姐姐就发病了,症状也和王孟年一样,高烧、抽筋,颈部、腋窝、腹股沟鼓起。两天之后姐姐不幸死去,时年20岁,死后尸体是乌黑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姐姐的死让我们家丧失了重要劳动力,也给母亲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她悲痛万分,几乎哭害了双眼。哥哥和我虽然年少,但都已是上小学了,也坐在姐姐身旁啼哭不止。当时的悲惨场景,现在仍记忆犹新。

我姐姐死后不久,我们村的阳友财、阳仪清、黄和清、黄新发、张寿文、丁立业、阳人章、丁四姑等人接连死亡。他们的症状都与我姐姐的大同小异。

灾难发生的时候,我们听一些成年人议论说,这是发人瘟,是天灾。后来,常德派来了医疗队,医生对病人进行诊断之后,确定是鼠疫,并说这是日本鬼子在常德城撒播的鼠疫细菌传染过来的。

医疗队在石公桥给居民打防疫针,还医治好了少数的鼠疫病人,幸存者中有的人至今健在,他们是揭露日本军国主义者罪恶行径的重要人证。

我强烈要求日本政府对侵略战争承担责任,向中国受害者谢罪、赔偿,还我们受害者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