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上了年纪,越来越怀旧,最近我时常想起,我在部队当兵时的事情,和战友们在一起训练的情景历历在目,虽然我转业已经26年了,但是每当想起那段军旅生涯,我心中依然热泪盈眶。

我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我家兄弟姐妹四人,在我们那个年代,姊妹都比较多,在我心里父亲是一个有能力而且很有才华的人,父亲会吹唢呐,也会做家具,针线活也很拿手,小时候衣服破了,都是父亲给我们缝补。

我父亲兄弟姐妹五人,父亲排行老五,我父亲在我们村算是文化人,年轻的时候教过书,父亲喜欢写毛笔字,过年的时候,村里人都找我父亲写春联,受父亲影响,我从小也喜欢练习毛笔字,没想到这个兴趣爱好,却影响改变了我以后的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兄妹四人中,只有我一人读完了高中,大哥和二哥初中毕业就回家帮父母务农了,那时候每家每户都是挣工分,挣的工分越多,分的粮食越多,我三姐夫是老师,人也老实本分,三姐婚后日子过得挺幸福,我四姐夫是煤矿工人,四姐在煤矿食堂做饭,哥哥姐姐从小就很疼我,我小时候没吃过苦。

1974年还没有恢复高考,但是可以推荐上大学,不过机会很难得,我高中毕业后和大多数农村孩子一样,选择了去部队当兵,其实我大哥当年也想去部队当兵,但是体检没能通过,最后没去成,而我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我在体检的时候,体重不达标,我一米七八的个子,但是体重只有52公斤,体检完出来,我心情很失落,坐在医院门口的石墩子上,考虑以后改何去何从,就当我坐在石墩子上发呆时,一位穿着军装的人走到我面前,我赶紧起身向他敬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他笑了笑主动和我聊起了天。

新兵训练结束,我各项考核都取得了优异,我分到尖刀连一排二班,刘连长是尖刀连连长,他看着我一步步成长起来,只有训练成绩优秀的士兵,才有机会分到尖刀连,我的训练成绩在“高手如云”的尖刀连并不算突出,我下定决心好好训练,除了正常训练之外,我每天还要加练两个小时,经过我半年多的刻苦训练,我训练成绩进步很大,我先后担任了连队文书,副班长和班长,1977年,我在荣立一次三等功后,提了干。

提干后,我回家探亲看望了父母,回去的时候,我给家里每个人都带了礼物,父母看到我穿着四个兜军装回来,不禁湿润了眼眶,两个姐姐知道我回来了,从家里给我带了我最喜欢吃的肉馅饺子,看着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我第一次在家人面前哭了。

探亲回来,连长第一时间找到我,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我将参加师里组织的干部培训,而且还有机会到军校学习,我给连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我内心的感激已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