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再也没有谁会无私的对你好,哪怕是爱情也不行!当今社会“恋爱自由、婚姻自由”早就已经深入人心,不能否认其中有大部分男女都找到了真爱,不过也有一部分男女,尤其是女孩子,往往因为爱情迷失双眼,最终流下悔恨的泪水。

之所以我会这么说,完全是自己曾经亲身经历过。当初我也曾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甚至差点为其私奔。后来被父亲追了10公里追了回来,一开始的时候我跟父亲闹别扭,直到后来我嫁给父亲战友的儿子,没想到因此改变了命运。

我父亲是一名退伍老兵,准确的说是一位因伤退伍的老兵。经常听奶奶讲,如果父亲当时听从部队首长的安排,就不至于现在还跟黄土地打交道,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也不至于过的这样紧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听奶奶说完之后,尚且年幼的我便去找父亲,气呼呼的质问他:当初为什么不选择留在部队,如果留在部队里,没准我现在也会像城市的小女孩那样,能有机会穿上漂亮的裙子。

父亲倒也不生气,反而是笑着问我:如果当初留在部队,就不会遇到你的母亲,遇不到你的母亲,哪里还有你?

虽然父亲的话让我无言以对,不过心里还是替父亲感到惋惜。

父亲在当兵的第二年,就因为作战勇猛、头脑灵活,被任命为班长,后来又被任命为副排长,不过也正是在那个时候,父亲在一次反击战的时候却意外受伤,小腿中弹。

即便是已经血肉模糊,父亲也坚持战斗,正是因为耽搁了太长时间,父亲的小腿已经肿的就像大腿一般粗,再加上当时我军的医疗条件并不好,不具备做手术的条件,只能依靠消炎药,剩下的完全凭借个人的意志力。

后来父亲虽然腿保住了,不过也留下一瘸一拐的病根。指导员舍不得我父亲就这样退伍,便想着将父亲调到后方部队,不过父亲却拒绝了指导员的好意。

“如果不能端起枪去冲锋,如果不能跟敌人浴血奋战,我这是当的什么兵!”

父亲态度坚决,指导员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偷偷的在父亲行李中,塞了几块钱。

回到老家之后,因为父亲腿有毛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根本就没有上门说亲的,这可把爷爷奶奶急得够呛。但是急也没有用,为了不让老刘家断了香火,奶奶只能降低“儿媳妇”的要求。

奶奶的这一举动很快就有了结果,经过媒人的介绍,邻村还有一个大姑娘,也就是后来我的母亲。母亲长相虽然不能算是亭亭玉立,但是模样还算俊俏,身体也没什么问题,勤劳能干孝顺父母,懂得礼貌,之所以一直无人问津,主要就是有一个“狐臭”的毛病。

再加上在那个时候,生活水平普遍较低,有时候吃都吃不饱,哪有谁会经常洗澡的,为此母亲身上的味道可想而知。也正是因为这点小毛病,对我母亲的影响很大,从小到大一直都很自卑,根本不愿意跟外人交流。

就这样,他们俩在乡亲们的见证下,结为夫妻,结婚一年后,我便出生了。

父亲跟母亲的感情很好,在那个年代里,感情好可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切切实实落在实际行动当中。听我母亲讲,当初母亲生我的时候,按照奶奶的想法,找一个接生婆在家里就行了,不过父亲却坚持将母亲送到医院。

不过幸亏送去了医院,母亲生我的时候难产,医生尽全力才保住我们母女的性命。不过这件事也给父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望着母亲虚弱的身体,父亲心疼极了,便决定不再生了。

哪怕奶奶再怎么劝也无济于事,父亲怎么也不愿意让母亲再受一次罪过。

虽然父亲腿上有残疾,不过父亲却从来不怕吃苦,在加上母亲也是一生要强的人,在两人的辛勤付出下,我家的生活很快就有了起色,这也给我以后上学提供了基础。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后来的高中,我父亲从来没有产生过让我退学的念头。一个女娃读那么多年书,在农村还是比较罕见的情况。

其实我的学习成绩并不好,只能算是一般情况,不过我在学校里,尤其是在上了高中之后,我绝对算得上最受关注的人。

我很好的遗传了母亲优良的基因,16岁便出落得亭亭玉立,被很多男同学称为是“校花”,我也为此沾沾自喜起来。

到了高中的时候,我遇到了我的初恋王明远,他是来农村插队的知青,有文化有涵养,跟农村的青年有着明显的区别,只一眼我便深深的着迷了。

王明远很会哄我开心,用“狗尾巴草”编织的小兔子,用石块垒成“爱心”的形状,还有枯叶制作成的标本,其中最让我不能自拔的,就是王明远会经常给我写情诗。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我以为我能与王明远相伴一生,不过我的父亲却不这么认为,他非常反对我跟王明远在一起,至于原因,一个是王明远比我大5岁,年龄上不太合适,一个是王明远的知青身份,谁也不能保证王明远回城市之后,还能记得我。

可是我不管,我就要跟王明远在一起,既然父母不同意,那我们就离开这里,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生活!

说干就干,再确定好时间之后,我很早便起了床,趁着月色收拾好行李,便轻手轻脚的关上房门,与在墙外的王明远汇合后,我们俩便一路飞奔去了火车站。

我不知道父亲是怎么知道我在车站的,也不知道十几公里的路父亲是怎么来的,只知道就当我准备上火车的时候,被父亲一把拉了下来。

面对愤怒的父亲,那个信誓旦旦要与我相伴一生的男人,竟然害怕了起来,头也不回的便登上火车,便再也没有回来。

我怨恨父亲,为什么一定要拆散我们俩,为此接连好几天,我不吃不喝,心里充满了对父亲的恨。

直到有一天,父亲带着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的青年过来,跟我介绍,这是他战友的儿子,现在是连职转业,被分配到了卷烟厂。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父亲的意思,这是想撮合我跟他战友的儿子结婚。

我想都没想便答应了,此时我的心早已死,跟谁过一辈子都无所谓了。

1973年,我出嫁的那天,我的二婶嘱咐我一定要哭出来,这样对娘家好,可是我怎么也哭不出来。

结婚以后我很少回娘家,即便是回也只跟我母亲说说话,对于父亲,我还是从心底里恨他,压根就不想跟父亲说话。母亲见我对父亲充满了误解,每次想说些什么,都被父亲一个恶狠狠的目光阻拦了。

本以为我跟父亲的关系就这样了,直到后来我父亲去世,母亲才将父亲的心酸,告诉了我。

为什么父母只有我这一个孩子,为了照顾母亲是一方面,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出生的时候,身体实在太弱了,抵抗力也差,整个童年不是感冒就是发烧,父亲心疼我,害怕再有一个孩子,父亲对我的爱就要分走一部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此,母亲再怎么强烈要求,父亲都决定不再要孩子了。

至于我跟王明远的事情,起初父亲也觉得,只要是我真心喜欢就好,“女大不由爹”,并不打算干涉太多。

可是对于王明远这种“外来户”,根本不了解王明远的家庭背景,这一点让父亲很不放心,为此父亲多方打探,最终发现了王明远藏在心底的秘密。

王明远在城里早就结婚,甚至还有一个孩子,之所以来到乡下当知青,完全就是他父母想让王明远“镀一层金”,将来好给王明远安排一个工作。

王明远的妻子也是干部的后代,哪怕王明远再大的胆子,也不可能跟妻子离婚的。也就是说,只要我当年跟着王明远进城,一辈子就完了。

为什么父亲一直没想把真相说出来,也是出于对我的考虑,这是我第一次为爱情奋不顾身,父亲担心我因此不再相信爱情了。

至于我现在的丈夫,是父亲战友的儿子,当初他们在战场上可是有着过命的交情,父亲相信我嫁到他们家,一定不会受委屈。

正如父亲所说的,我自从嫁给丈夫之后,公婆对我特别的照顾,完全是将我拿亲生女儿来对待,后来我才从公爹的口中得知,父亲当年的腿伤,就是为了掩护公爹受伤的。

我听着母亲讲完这一切,流出了悔恨的泪水,这么多年以来,我对父亲的误解,到底给父亲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可是我想弥补,已经没有了机会。

后来在丈夫以及公爹的协调下,我也进入烟草系统工作,如今我跟丈夫也早就退休多年,两个人每个月的退休金差不多快三万块钱了,完全能够满足我们的生活所需。

我有一儿一女,都是烟草系统的,他们的生活也完全不用我们老两口担心。平时里没事的时候,除了带带孩子就是去小区公园里跳舞,一起跳舞的都羡慕我,说我的命真好!

【柳红梅 投稿 声明:故事非本人亲身经历,根据投稿人口述整理编发,部分情节作虚构处理】

—完—

#精品长文创作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