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九三年上香港做生意,那你看,发生了一个大事儿,代哥当时找到张子强了,张子强派底下的兄弟叶继欢拿着AK,把香港一个大帮会里边的双花红棍,当场就给干死了,咱们现在开始讲述。

时间呢,一晃,来到了1993年的五月末了,邵伟这个人呢,很多老铁也都知道,以走私的生意起步,现在也属于发家了,自个儿轻轻松松拿出1000个万,丝毫不费劲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邵伟也敢磕,也敢干,做买卖有着惊人的头脑,赶到这功夫,找到代哥了,一个人打广州过来的,人家在广州有买卖,有生意,在这边有个易发公司嘛,老铁们还记不记得?

等说一个人来到深圳了,奔代哥表行就来了,当天代哥还没在这儿,江林左帅他们搁这儿呢。往屋里这一进,江林这一瞅:邵伟来了。

二哥,左帅,我代哥呢?

代哥出去了,你先坐会儿,有事儿咋地?

我有个事儿,想跟代哥商量一下子。

那你这么得,你先坐会儿,完了那啥,喝点儿茶水,我给代哥打个电话。

这边,江林拿电话就打过去了:喂,代哥,邵伟来了哥,刚过来的,说好像有点事儿也不知道咋地的,要找你谈谈。

行,那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你说这边,邵伟搁这块儿吃的小水果啥的,小瓜子花生啥的都给摆上了,没有20多分钟,代哥把门啪的一开开,他一进来,一摆愣手:邵伟,刚过来呀!

我刚来哥,有一个事儿,我想跟你说一下子。

怎么回事儿呀,进屋说,上我办公室来。

俩人直接来到代哥办公室了,往里头一进,代哥这一指唤:坐邵伟!

邵伟哐当往这儿一 坐,代哥也坐这儿了:说吧,什么事儿?

哥,我有个买卖,想跟你一起干。

什么买卖?

现在全国都在看彩电、黑白电视,咱要是把这个生意给做起来了,以后什么都甭干了,在家查钱就可以了。

代哥这一看,电视?九三年的时候,电视就已经有了,但是还没普及。有老铁可能会说,我家那时候就有了,那你家厉害,那时候,在哪个村子,哪个镇子,你家要有个电视,都得排队上你家看去,那时候真就那样,有没有有印象有回忆的老铁?

代哥当时这一瞅:投资得多少钱?

我算了一下,大概得个七八百万,而且,得找到香港这边的供应商,就是搞批发的或者走私的。

那行,香港那边没问题,你稍等一会儿,我打个电话。

这边,代哥拿电话啪就干过去可,他能给谁打,他给张子强打的,张子强搁咱们香港,那不是一马平川嘛,对不对?

电话啪的一打过去:喂,强哥,我是加代。

老弟呀,最近忙什么呢,有时间到香港来,我请你喝酒,我挺想你的!

哥,我这一天真也挺忙的,最近忙得都脚后跟打后脑勺了!是这样的,有个事儿想跟你说一下子。

你说吧老弟,你给我打电话,我就猜到肯定是有事儿了,没事儿的情况下,你这小子,你都不给我打电话,你说吧。

哥,是这样的,有个生意,有个买卖,我的一个哥们呢,想和我一起干。

什么买卖呀?

在你们香港,有没有批发电视,批发彩电,还有这种黑白电视的?

这个应该有,具体我还不太知道,我说加代,这买卖能挣多少钱?要我说你这么地,你直接来到香港,你到我这儿,咱们看哪个老板有钱,是不是,咱们就给他一锅端,它什么这个那个的,我跟你说,就你强哥干买卖,最少的一票都得一两个亿,那他妈干回来之后呢,以后你还干鸡毛呀,你就花就完了。

我说强哥,我可没你那两下子,我不适合干那个,我胆小。

你可拉倒吧,你还胆小,你当初拿两个雷子找我,你说你胆小?谁信呀?

哥,你看这…

行了,回头我帮你问问看,完了之后呢,我给你回过去,我通知你一声。

那行,强哥,谢谢你了。

没事儿,兄弟之间客气了。

电话啪的一撂下,一瞅邵伟,当时也说了:小伟,你放心,在香港,我强哥那是一马平川,什么事儿都能办了,这个你放心,完了之后呢,什么时候来电话了我通知你,咱们再研究其他的?

都没等说第二天,当天晚上,电话就给回过来了,张子强把电话打给代哥了:喂,强哥。

代弟,是这么回事儿,我也给你打听了,这个人姓卢,叫卢世伟,干这种批发七八年了,也是个大户了,他手底下有货,什么这个电视了,这个那个的,具体我就不太清楚了,反正这套东西都有,完了之后呢,你跟他联系,我跟他已经打过招呼了。

那行,强哥,那你把电话给我一下子,我跟他联系。

那行,你记一下子。再 一个,代弟,这个卢世伟也是个老油子了,你跟他做买卖做生意啥的,你自个儿留点儿心眼,是不是,别让人给唬了。

你放心,强哥,我知道了。

那行了,到这儿之后呢,有任何事儿给我打电话。

行,行行行,那我知道了强哥。

电话啪的一撂下,这个事儿基本上也就办成了,你说咋地,代哥拿着电话当天就打给老卢了,叫卢世伟嘛,电话啪的一干过去:喂,是卢老板吗?

对,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深圳的加代,我强哥说让我给你联系一下。

我知道了,子强跟我打招呼了,说你们是深圳的,要到我这儿来拿货,是不是?

是,咱们现在方便吗?如果说方便的话,我想和你见一面,顺便也看看这货。

可以,我现在手里就有一批货。这样,你们要是过来的话,你们明天,明天过来。

那行,那好嘞,卢老板,明天见。

明天见!

电话啪的一撂下,这个买卖基本上不就谈成了吗?你不还得人强哥吗?强哥在香港人脉多广呀!

这边,当天晚上一过,这就来到第二天了,代哥领着谁,邵伟一个,领一个马三儿,就他们仨,当时正常走的,报的那个关卡,他们都有通行证的嘛,而且不是有周强的关系嘛,早就给代哥这帮兄弟们人手一个。

等说到关卡这个地方,把这证嘎巴这一撂,基本上都不用检查了,顺利就过去了。

往这边一来,跟那个卢老板也联系了,打的车,也告诉他了,说香港的元朗区。等说到这儿,元朗区比较偏,比不上什么九龙,尖沙咀,油麻地,比不上这些地方,但是,就是再怎么偏,当时他怎么也比深圳强。

你说这边,往过一来,也见到卢老板了,嘎巴这一握手:卢老板,我是加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呀,欢迎过来呀,这么地,先上我公司,上我公司看看去!

说着,领着他们奔自个儿公司就来了,到屋里,这一坐下,小茶水啪的这一端上:我先跟你们说一下子这个价格,你们听一听,这个彩电呢,给你们是3800,这都是最低价了,有子强这个关系,黑白的给别人都是一千二,一千六这么往出放,给你们就是1000块钱。

代哥不明白,不懂,他哪知道这个,瞅了眼邵伟:邵伟,你看怎么样?

邵伟这一瞅:代哥,可以,比我之前找那个便宜多了,我找那黑白的,最少管我要1500,彩电管我们要4200,这个价格可以!

代哥这一瞅:那行,卢老板,咱们是签合同还是说怎么地,给你交款,你直接给咱发货。

卢老板这一瞅:咱不着急,不着急,咱这行有个规矩…

代哥这一听:什么规矩?

咱们只管出货,不管送货,哪怕谁来定,你定多少,咱家都是这个规矩。

代哥这一听:这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我们呢,以安全为第一,我们香港的水鸭子相当厉害了,你们得自个儿派车,或者派游艇,你们往回拉。

代哥这一听:那行,卢老板,你给我们两天时间,我们去准备,完了之后呢,这批货你给我留着。

可以,兄弟,我给你留着,你回去准备去吧。

这边嘎巴一握手,代哥领着马三儿,领着邵伟就回到深圳了,往回这一来,该说不说,人家邵伟确实厉害,做这么多年生意了,做这个走私生意,人认识这些大佬,特别厉害!

邵伟通过自个儿的关系,买了五艘快艇,那个时候,这玩意儿有句黑话叫大飞,说你有几台大飞,他有几台大飞,就贼厉害!

等说这五台大飞拿回来了,你得去改装去,直接用你用不了,拿到改装厂,两边的护板,包括那栏杆,你都得改,发动机都得改!

最重要的就上发动机,好比说原来你能跑50迈,改完之后呢,能跑90,为啥要改,你改完之后呢,水警就抓不到你了,这个是核心,必须得改的就是这个!

当天送去改的,第二天就取回来了,改的是板板正正的,一台4万多块钱,五台是20万。

敢说当天晚上,这五艘大飞,搁深圳湾这个位置,就是一个小港口,不是关口,就是私人那种的,停一排。

晚上,代哥,马三儿,包括邵伟,这一过来,马三儿这一瞅;我操,邵伟这厉害,这行,代哥,坐快艇,咱以后出去撸个串儿去,抓个鱼了,钓个小王八了,那不相当厉害了!

代哥这一瞅:操,这他妈是拉货的,你以为给你玩儿的,邵伟,怎么样?

哥,你放心,啥问题没有。

那这么地,我现在我就给这个老卢打电话,我问他现在有没有货,咱能不能去取去。

那行,哥。

这边,加代拿电话就干过去了:喂,卢老板,我是加代,我们这边一切都准备好了,买了五台大飞,你看今天晚上能不能过去?

加代呀,可以,我现在正好手里有一批货,但是你们挺厉害,一下买了五艘大飞,挺有实力呀。再一个,这些水警啥的,包括说你们岸边都有巡逻的,难道不管吗?

卢老板,我们既然能做这个买卖,能做这个生意,我们就有我们的关系。

对,对对对,这个可以,那你们过来吧,这边一切都准备好了。

行,那好嘞卢老板。

电话啪的一撂下,代哥一个,马三儿一个,邵伟一个,5台大飞,你得找司机,一般人开不明白!

当天晚上,五台大飞,直接干到元朗去了,往这儿啪的一停,这边,卢老板也出来了,都准备好了,到库房里边,代哥一瞅:我操,真牛逼,各式各样的彩电,黑白的,啥样的都有!

代哥一瞅老卢:卢哥,这批货我们全要了,全拉回去!

老卢这一瞅:兄弟,你不进来检查检查?你看看这质量啥的,你也没必要说一次性要这么多货,你要太多了,你也不好销。

代哥这一看:我们全要了,我们既然能要,我们就能消化了。

那行,兄弟,那你拉吧!

这批货是多些呀,210万的货,你说这边,代哥这一瞅:邵伟,你搁这儿装货,你跟这 兄弟们装货,完了之后呢,我回去拿钱去。

代哥就 坐着船,特意回去一趟,取的钱嘛,过来之后,给这老卢啪的一交上,把货也装好了,一个多小时,代哥他们就一路顺利的运到深圳了。

但是,你可不能进深圳湾了,当时找的是一个浅滩,跟当地的老百姓已经订好了,哪天,几点,你们过来拉货来!

老百姓这一过来,男女老少,就一人背一个,背两个的,都背自个儿的,加代这边有记录的,谁谁谁背几个,谁谁谁背几个。

这边一记录好了,这边,船往这儿一扔,啥问题没有,代哥他们就回去了,得说等到第二天上午,或者下午的时候,开车过来拉来。

这边,把这些电视往车里一装,当时邵伟找的是六辆车,六辆货车,把这些货全部都给装上了。

他不在深圳卖,他得运到广州,运到自个儿的批发点儿,你说这边,六辆车装的不是很满,上边得放点儿别的东西,什么皮包,什么衣服啥的,你得盖上,要不吹牛逼呢,你从深圳往广州这边运,一路有很多检查的,查到之后,这么多电视怎么回事儿,你得解释,不行直接给你扣了。

邵伟当时这一路也打点儿,你再打点儿也得差不多点儿的,这六辆车,一路给运到广州了,往过这一来,邵伟也通知自个儿下线了,包括一些零售商,大伙儿都过来了,就呼啦的一下子,屋里人就围满课!

邵伟这一说,说我这儿有一批电视,有彩电,有黑白的,大伙儿都懵逼:我操,邵伟,你这儿还有电视呀!

当时大伙儿都疯抢,你30台,他50台的,短短六天的时间,这210万的货销售一空,转眼就销售一空,大家都是抢的,你比别的地方便宜呀!

那你看,邵伟最后这一算账,把这人工费,运费,等等一切的费用,全部给刨出去以后,净挣300个万,六天的时间,牛不牛逼,一天挣50个万,你别说那时候了,你搁现在,哪个大哥,哪个老板一天挣50万,是不是也是大哥级别的,是不是也厉害?

当时,邵伟拿着这个钱,再次的来到深圳了,来到代哥这儿,把钱给代哥,代哥这一瞅:那啥,咱俩一人一半。

不行,哥,这本钱是你拿的。

你把本钱给我,咱俩一人一半。

那能行吗,香港的关系也是你找的。

咱俩是不是兄弟,那你我还能算那么清吗?几个钱呀,咱俩还用分那么清吗?这次哥陪着你,下次你也熟路了,你就自个儿去,完了之后呢,有什么事儿啥的,你告诉哥,哥帮着你。

那行,哥,我知道了。

打从这天开始,邵伟一个人,带着5台大飞就开始往来于深圳和香港,头一次是210个万,第二次也不多,也是200多万,这第三次了,648万,接近700万的货!

这边,邵伟把电话就打给老卢了:喂,卢哥,这批货我全要了!

你全要了?兄弟,这可是价值700万的货,你能吃的消吗?

你放心,卢哥,我既然说能拿,我就能吃下去。

兄弟,卢哥挺佩服你们这帮兄弟的,你们这帮哥们儿,我也不是没见过大手子,跟我合作,最少都得合作一段时间,你们这才合作第三次,搁我这儿就敢拿700万的货!行,你们是成大事儿的人,哥给你!

行,哥,谢谢你了!

邵伟,有个事儿我得提醒你,你这五艘大飞,这些货你可是拉不走的。

卢哥,这不是问题,船不够我可以去借,如果说再不够,我再去买几艘。

那行,那我就等着你,兄弟,那好嘞。

电话啪的一撂下,你看邵伟敢不敢干,是不是干事儿的人,远刚都给他起个外号,叫拼命三郎。

邵伟在做生意这一块儿,头脑这块儿,谁都不服,打仗不行,做生意我任何人都不服!

为啥远刚给他起个外号叫拼命三郎,他会琢磨事儿,你谁干哪个买卖挣钱了?他琢磨,成天成夜不睡觉,他得琢磨通,他琢磨透了,人家怎么挣那钱?

用邵伟当时的一句话叫啥呀,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小的,在当下这个年代,谁牛逼,谁有胆量,谁能挣出大钱,是不是实话?

你说这边,邵伟通过自个儿的关系,通过自个儿的人脉,当时又联系的找了七艘大飞,加巴一块儿12艘,当天晚上,搁深圳旁边一个私人的小港口,停一溜。

当时邵伟也寻思了,说当天晚上到香港,把这批货给取回来,但是,哪二那么容易呀,怎么就叫你这么容易挣钱呢?

人家这边当时是有帮派的,在元朗区有帮派,你像当时这个什么和盛和,14K,包括新义安,这都是大帮派,还有一个叫和安堂的,90年代初,包括90年代末,在香港就有上百个帮派!

在人家这里边,叫这个话事人叫掌舵的,这些个叫法跟别的地方不一样,我们叫大哥,老大,再不就什么扛把子,人家那边不是,叫掌舵的,下边分两个职位,一个是双花火棍,相当于代哥底下的左帅,就是金牌打手,谁不服,吹牛逼了,我就磕你,就干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