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记者 | 黄姗
界面新闻编辑 | 楼婍沁

2月22日,瑞士制表品牌伯爵PIAGET上海举办了一场2024年新品分享会。在现场,Polo 79腕表被现场到访者多次问询,尽管这枚新作的样品还未来得及从瑞士送到中国。

Polo 79是伯爵在2024年2月初宣布的一款新作,以1979年首枚Polo黄金腕表为原型进行的重新演绎,也是品牌进入第150周年后的开年之作。

早在2023年底,伯爵传承业务负责人Alain Borgeaud就告诉《纽约时报》,品牌在2024年会推出更多黄金材质产品。作为伯爵今年宣布的第一枚黄金材质新表,Polo 79与品牌常年来主推的Polo系列腕表形成了鲜明差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PIAGET伯爵全新Polo 79黄金腕表

与过去以大表盘、精钢材质为主的Polo系列腕表相比,此番推出的Polo 79采用18K黄金打造,表壳直径为38毫米,设计风格复古优雅,是对1979年推出的Polo黄金腕表的复刻。

1979年,伯爵推出历史上首款Polo腕表,表壳直径为34毫米,采用18K黄金打造,搭载石英机芯。那枚古董表表壳采用抛光处理的圆模雕刻装饰,表链链节为缎面打磨,彼此拼接交替,表身看起来线条流畅,仿佛是用一块黄金打造的一体式腕表。

按照伯爵的说法,这种豪华又休闲的中性设计让1979年首枚Polo黄金腕表实现了成功——被当时欧美名流雅士追捧,藏家中就有当代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根据《纽约时报》获得的数据,沃霍尔手中有两枚1979年版Polo黄金表。

该设计“提供了一种非常强烈的审美特点。”Alain Borgeaud近期又对《纽约时报》表示,“我认为这是它变成经典的原因。”

不过,2024年新推出的Polo 79黄金腕表并非对原作的照搬。在遵循原有材质和外观的基础上,伯爵对这款腕表进行了重新演绎,在技术上也做了升级。

伯爵产品与创新总监Rémi Jomard对《纽约时报》表示,“挑战主要在于选出一枚历史表款,使其与如今的技术适配,同时适应如今的穿戴习惯。”

新版Polo 79搭载的机芯从原版的石英机芯变成了伯爵自产的1200P1超薄自动上链机芯,精密的构造让新版Polo 79具备防水性能。同时,新款Polo 79腕表表壳直径扩大至38毫米,底盖采用透明蓝宝石水晶,藏家可尽览其机芯构造。

PIAGET伯爵全新Polo 79黄金腕表机芯部分

新款Polo 79黄金腕表定价7.3万美元(不含税折合汇率约合人民币52.49万元),将限量发售。不过,根据《纽约时报》,伯爵尚未确定最后限定产量的数字。但可以确认的是,前150枚Polo 79腕表的买家将得到一件绸缎外套,由与伯爵同在历峰集团的高级时装品牌AZ Factory设计制作。

值得注意的是,这件绸缎外套是对1979年的一件印有“PIAGET”字样的绸缎外套的复刻。1979年,瑞士女演员Ursula Andress(乌苏拉·安德斯)身着印有PIAGET品牌名以及品牌赞助的Polo马球比赛logo的绸缎外套出现在赛场上,身旁由伯爵品牌创始人的曾孙Yves Piaget(伊夫·伯爵)陪伴。

伯爵方面对上述媒体表示,此次赠予买家这件复刻外套,旨在呼应原版Polo黄金表在营销时采取的名人效应。伯爵Polo系列腕表从一开始就是以马球运动(Polo)为名,而该体育运动在1979年代风靡于当时的欧美精英阶层。Yves Piaget凭借自身与当时上流社会的紧密关系,向多位社会名流赠送Polo黄金腕表,并邀请他们佩戴该腕表观看马球比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伯爵在1979年推出的首枚Polo黄金腕表
1979年,瑞士女演员Ursula Andress(乌苏拉·安德斯)身着印有PIAGET品牌名以及品牌赞助的Polo马球比赛logo的绸缎外套出现在赛场上

Polo 97新作的出现表明,伯爵与卡地亚、江诗丹顿、宇舶表等多家瑞士制表商一样,正试图在品牌历史当中找到能与当前市场上复古、怀旧情绪相呼应的历史作品,尤其是那些诞生于1970至1980年代的作品。Rémi Jomard对前述媒体表示,“我们在‘关于创造性的1970年代’有着丰富的历史。”

过去几年,从时尚界到钟表收藏界,买家们都对诸多品牌历史上的古董典藏作品充满兴趣,这也推动制表商回归历史,通过复刻典藏作品来满足当代消费者的购买偏好。卡地亚2023年推出的典藏系列Tank Normale腕表,宇舶在2022年推出的10款经典融合Classic Fusion黄金表壳腕表,以及江诗丹顿历史名作系列最新的222腕表都是例子。

黄金材质的卷土重来也与市场上的复古情绪不无关系。江诗丹顿风格与传承总监Christian Selmoni此前提到,“伴随着人们对古董表兴趣的日益增长,黄金腕表可能会对部分客人产生强烈的积极影响。特别是因为黄色贵金是黄金最纯正的样貌,但黄金和玫瑰金之间又没有显著的价格差异。”

而伯爵认为黄金表的复苏才刚刚开始,后面将出现更多黄金材质的回归。

“现在风向朝黄金转了一点点,但还不算是全面复苏。”伯爵的Alain Borgeaud去年底就告诉前述媒体,“黄金腕表在美国市场很有吸引力,但我们在日本、中国香港、韩国,以及欧洲一些地方也看到了趋势抬头。”

重新演绎古董作品推向当今市场,也是品牌与当前消费者建立新的联系的手段。一个明显的信号是,同样都叫Polo腕表,但此前36年活跃于市场上的伯爵Polo系列腕表与初代黄金款腕表在风格审美上没有太大的相似之处。如今以Polo 79之名将黄金Polo表重新引入市场,伯爵恐怕也有意借此改变此前在市场上相对平淡的表现。

“它曾经与品牌是那样的紧密相连,我们的目的是保持这个系列(Polo黄金腕表)的生命力。”Alain Borgeaud对《纽约时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