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那天,家里的空气几乎凝固了。我和老公正站在门口,一大堆礼物箱子和菜篮子摆在我们面前。老公的脸色阴沉得像即将下大雨的乌云,气氛紧张到让人喘不过气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这是要搞什么啊?带这么多东西回去,真当自己是开超市的啊?”老公的声音高得吓人,眼神里满是不可置信和愤怒。

我愣在那里,手里还拿着最后一盒精心挑选的礼物,突然感觉有些手足无措。“我只是想让娘家人过个好年啊,有什么不对?”我的声音虽然小,但满是坚定和不解。

“过个好年?你看看这些,四箱礼物八个菜,这是给谁看的?你就不能省点吗?”老公几乎是在吼了,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

我试图解释,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他的愤怒声音淹没了。“你知道这一年我们省吃俭用,就为了这一天吗?你这不是浪费是什么?”

我心里一阵失落,眼前这个平日里温文尔雅的人,此刻怎会变得如此无情。我想给娘家人一个惊喜,却没想到换来了这样的争吵。

“我……我只是想做点什么,让家里人开心一点。”我辩解道,声音低到几乎听不见。

“开心?你以为这样就能让他们开心?你根本就是在作秀!”老公的话像一把刀子,狠狠地扎进了我的心里。

就这样,我们俩在门口僵持着,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沉重起来。我手中的礼物感觉比铅还要重,心里满是迷茫和自责。这一切,是我真的做错了吗?

老公气呼呼地甩门就走了,留我一个人在那儿傻站着,眼看着那些礼物和菜,心里那个纠结啊,最后只能硬着头皮,一个人把车开回了娘家。

路上,心情跟乱麻似的,一会儿想着老公的脸色,一会儿又想着娘家人见到这些东西会不会高兴。想来想去,心里那个后悔啊,早知道就不那么铺张了,可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到了娘家,我把车一停,就忙不迭地把礼物和菜一箱箱一篮篮地搬进屋。我妈看见这阵仗,先是一愣,紧接着就眉开眼笑起来。“哎呀,这是要搬家呢,还是来过年的啊?”她边笑边帮我把东西往屋里搬。

我心里那个滋味儿啊,一边是妈的开心,一边是老公的生气,说不清是甜是苦。我边搬边跟妈解释:“就想着过年的时候,多带点东西回来,让大家开心开心。”

妈听了,笑着摇头,一边收拾那些礼物和菜,一边还不忘叮嘱我,“孩子,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过年嘛,开心就好,哪那么多讲究。”

我心里虽然暖洋洋的,但想到老公那生气的样子,心里还是挺过意不去的。本以为带着满满的心意回娘家,能让大家高兴,谁知道反倒搞得大家都不开心。

这时候,妈妈看我脸上挂着愁云,轻声对我说了句话,直戳我心里。

她说:“还是多为自己的小家考虑下吧,咱们不要紧的。”

我本来准备的那个厚厚的红包,手里紧紧握着,最后还是没舍得拿出来,默默地塞回了口袋里。

独自一人坐在娘家的客厅,看着窗外的烟花,心里五味杂陈。这一趟回娘家,给我的教训可不小。我开始反思,自己到底是在过年,还是在给自己和家人制造压力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开始明白,老公的生气不是无缘无故的,而是因为我在不经意间,把表达爱的方式搞得太过头,反而忽略了最简单、最纯粹的家庭情感交流。

我想起了老公之前说过的话,“过年,重要的是家人能聚在一起,其它都是浮云。”那一瞬间,我恍然大悟,这才是我们应该珍惜的。

晚上,家里人围坐在饭桌前,我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讲给他们听。娘家人听了,都露出了理解的笑容。我妈更是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孩子,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才是最好的。你这份心我们都领了,不过,你也要学会考虑你老公的感受,毕竟你们现在是一家人。”

那一刻,我的眼眶湿润了。是啊,我怎么就忽略了与伴侣之间的相互理解和尊重呢?我太过于想要做到完美,却忘记了最基本的沟通和理解。

过年期间,我和老公通过电话,我向他表达了我的歉意和理解。他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温柔地说:“回来吧,家里没有你,总觉得少点什么。”那一刻,我觉得所有的委屈和误会都烟消云散了。

从这次经历中,我深刻地认识到,无论做任何事情,都需要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特别是在家庭中,更需要彼此的理解和支持。我学会了,表达爱有很多种方式,但最重要的还是心与心之间的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