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代哥从哈尔滨回来之后,一时半会也没往出走就回北京了,通过这个事呢,实话实讲,跟宝义之间关系是升温了,而且也是对宝义挺认可的,心里边大概也有数了,以后这张宝义我该怎么去用?

宝义这小子人是好人,就是下手太黑,性格太暴,日子往下一天天过,大概能过十来天,接了个电话,这电话是个生号,这个电话从来没接过,有心直接就挂断,代哥寻思一寻思,还是接了,喂,哪位我问一下,是加代的电话,好吧,是我,你谁呀?

兄弟啊,我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想起来了,我叫老手,哎呀,熊哥,我太知道你了,你好,你好,你能给我打这电话,我说实话我老意外了,你有事啊,熊哥,兄弟在深圳,在北京呢,我在北京呢,什么时候回深圳?

我最近没有啥事要回去,你有事那就等你回来吧,不着急,不是,你要是有什么急事,我回去一趟也行,我见面跟你唠唠,你需要我做什么,那你这么的吧,那你就回来一趟,电话里说也不方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也行,那我订个机票,我怎么也得明天中午能到,咱俩明天中午见面呗,行,那好了,他一料,有老哥还记得吧,这小子叫老手,蓝道有蓝道的规矩,横门有横门的规矩,横门的人呢,你可以打听打听你姓甚名谁,这是有依据的,但是蓝道和荣门是不允许问的,你知道人家方不方便,因为荣门是偷,蓝门是耍,这两个门是大忌,就是问叫什么名,因为涉及到一人老小认主归宗。

代哥当天下午也挺好奇的,吩咐王锐和马三们几个走吧,回深圳溜达一圈,正好这老手找自己回去看看去,订了机票,第二天早上起飞,中午到的深圳,等抵达深圳了,把电话一拨过去,大哥呀,加代你回来了,我回来了,我到那找你,那你到表行吧,好嘞,我到表行找你,他一撂,前后没有半个小时,这老手一个人来的,一握手,兄弟,大哥自己过来的呀,赶紧请坐江临去个泡茶去,没事没事,不用麻烦屋里。

没外人吧,没有外人了,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剩回那个钱我给你还回来,收到了吧,收到了那钱也不着急,大哥你说你们上次也是的,不用那么着急,不不不,这说哪办哪,我有个是兄弟,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心思研究什么事,代哥就看出来了,他有顾虑,在意啥呢?

你进我办公室,要不这屋里也没有外人,都是自家兄弟,那就行,你瞅瞅这个是一张纸,也是一张合同。

代哥一展开,这不酒店转让合同吗?

对,他这个酒店就在白云,是分地下负一层和地上一层,是单独一个老板包的,至于楼上的房间,是另几个老板包的,这楼上的一层和楼下的负一层叫我给赢来了,叫你给赢来了,这老板也是喝点酒好,玩完了,正好那天赶上我去他那个厅去玩去,那天我赢不少钱,就非得说我手挺厉害,就非要跟我比划比划,就这么的,就输给我这个,我当时写的这么一个转让合同,我今天找你来,没别的意思,兄弟,这合同我也找人问了,他只定是生效的,但是我自整找不了这个,你这么的,老哥你说吧,你用多钱,我不是用钱的事,他里边的设备都输给我了,那里边的东西全是我的,一层旁边还有个夜总会都一起输给我了,我说啥意思呢?

兄弟,上回大哥到你这个赌厅来赢不少钱,你是一个别的话都没说就叫我走了,这份情呢,大哥得记着我,说实话,兄弟我一个人,我也是有手有脚的,习惯在一个也没说到哪场待过,说句难听点的话,知足,不想给自己争买卖。

兄弟,你要是信大哥的这份产业呢?

大哥我送给你,咱哥俩一算正经八经交个朋友,二一个呢,也算大哥对于上次那个是报恩了,大哥呀,这个你也别这个那个。

兄弟我头段时间是走投无路了,哪个赌厅我都没敢去,我唯独敢来你这,我也知道你这为人我听说过,绝对是仁义大哥,我这一辈子见过太多的钱了,我也赢过,我也说过,说实话也败过不少钱,对于我来讲,现在够花就行。

对于这家产多少没啥概念,我想挣钱那太容易了,我想花钱那也太容易了,这些玩意对我来说身外之物,兄弟,所以说我就送给你,你要信我,你留着,我肯定不忽悠你,一块钱我都不要你的,找你回来就是这个事,大哥你说你这叫我说什么,这多大个东西啊,这太贵重了,这么的,大哥虽说你说不要,如果这赌丁咱要拿下来,我经营也好,还是我投资也罢,这里边咱哥俩一人一半干股,我说了。

一块钱我都不要,啥我都不要,就给你了,你愿意给谁你就给谁,你愿意做人情也好,交朋友也罢,你就送人去。

大哥,我也不管,反正这东西我是给你了,别人我也不给,我就说白了,我认可你这兄弟家的。

大哥,我这一辈子走南闯北,什么人我都见过,唯独到你这,你不是装的,你是发自肺腑打内心里的仁义,你没说瞧不起我,你也没说刁难我,我就什么也不说了。

大哥,我就谢谢了,要说谢谢,这我得谢谢你,没有你在香港,就我那一回,我连命都没了,咱就不说那个了,就这么一个事完了我就回去了,晚上一起吃点饭,大哥,你这忙不忙了,要不忙咱俩吃一口还行,要是忙的话,我就不在这吃,咱俩晚上必须吃口饭。

江林,深深海国际定个位置,晚上把大伙都叫上请守哥吃饭,代哥换的医生来到了深海国际一个大包厢,特意把大哥让到主位,代哥连敬酒大伙也是就无不佩服,第一是佩服他的手艺,第二呢,这人挺讲究,挺。

虽说是蓝道中人,但指定比社会人都讲究,挺讲情义的,这帮哥们那指定就佩服这样的人,纷纷敬酒喝到一定程度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手也说了,兄弟没别的。

第一句话,这些年什么人我都见过,好赌的好耍的,啥样都有。

大哥就送给你一句话,这一辈子别再耍钱,别赌博,我本身我也不好玩,不好玩和将来不玩是完全两码事,我见过多少个有钱的,身家上百亿大老板在赌厅都下不来了,那输的倾家荡产的,听大哥一句话,永永远远不要玩这个东西,你输掉的不是你的钱财,你输掉的是你的运气,永远相信这个你,大哥我有今天这个手艺,我就走到哪,走到天边,我也不敢说我是天下第一高人,永远都有,我可能会的比较全,色子、扑克、麻将、牌酒,我什么都会,但是你要知道我怕什么样的,我怕这一辈子人家专门练这一样的,那我遇到人家我就完了。

有的是这种人,兄弟一辈子就练,色子一辈子就。

练扑克,我现在遇到这种人,那我也不行,所以听大哥一句话,不管将来多大,有多少钱财,有多高的地位,不去玩这个东西,小打小闹可以,永远不能去上道,明白明白,大哥我牢记在心,咱今天晚上大火能遇到一起,说实话是缘分,你尽快把这个赌厅拿过来,等拿过来之后呢,我去帮你整一整。

归拢归拢,里里外外的,我给你从点盒关过来,我这个手底下多了没有,也是以前我带过两个徒弟。

也是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教了俩徒弟,岁数大以后吧,说实话也后悔不应该教人,我把他俩叫过来以后就在这厅里边给你当个顾问,当个小看场的都行,当然你也信得着我,我知道你家代人卖过,身边高手如云,大哥一切听你的,当天晚上连喝酒带聊天,大哥也是打心眼里认可,这大哥长得其貌不扬,但是绝对给人的感觉就世外高人的这个气派。

当天晚上没让走,又到酒店了,也说好了明天上午一起到广州去看看这赌厅去,代哥回到自己在深圳买的房子里,别提有多高兴了,那就送给你个赌厅,你不高兴了,白来的。

大伙都感到高兴,而且底下这帮兄弟也在琢磨说以后这厅给谁管呢?

左帅也说那得我管,姚东在那怎么就你开呀?

我不是开赌场的呀,我不能管了,咱俩别争,旁边麻子手艺插兜,我那个伤刚好,帅哥东弟能不能可怜可怜我呢?

现在我还得向西村撅着呢。

自打上次我整点娘们道,你看你们难道又是横?

门的荣门的,我合计整点,娘们道,二哥给我骂了,到现在分鼻没整着,能不能可怜可怜我?

江林在这行了,大伙别争了,回身问大哥吧。

听代哥研究当天晚上时间过去,等来到第二天上午大火起来之后,吃了个便饭,是中午到的广州老手带着代哥进到这屋里,前前后后瞅了一圈,因为他中午这点来没营业呢,包括楼上的夜总会都没开。

先是过来踩了个盘子,里里外外瞅了一眼,代哥也说规模不小,当时他这负一层的赌厅里边照比左帅那个肯定是小了一点,帅哥那个得达到六七千平,就光负一层老大了,里边还有贵宾厅呢。

那金辉酒店在福田市数一数二的酒店,他这个富一层能有个三四千平,但也不算小的,挺好。

咱们是不得跟那老板办个交接,我约他,你别着急,兄弟,电话一拿出来,喂,王老板,我是老手,咱哥俩前两天在一个桌上耍钱,你把那个赌厅还有夜总会输给我了,我领我朋友过来看看。

然后准备接手了,我看你的门都锁着呢,包括夜总会那门也都锁着呢,咱是不是过来办个交接,办啥交接你挺着急呀,我是输给你了,不假,我说啥时候给你了,我给你规定好时间了吗?

不是,那怎么说话不算数呢?

谁说话不算数呢?

你等着吧,这一半天的,我不得找个时间的吗?

那你在没在广州不是,我在不在广州怎么的,你啥意思?

我能不给你是咋的呀?

过一半天的吧,那麻烦你就尽快吧,好不,咱最好是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是不是?

咱们作为一个男人说哪办呢?

我知道了把就撂了代哥瞅瞅他不乐给吧,那肯定不乐给,但是啊,兄弟没事,一点问题没有,他真说不想给我拿着合同,我就直接指他,咱找找关系,找找人,直接把这个厅给他弄过来,那不是他想不想给的,行,那就不着急了。

确实啊,人这合同上面写的黑纸白字写得明白白的,甲乙方按着手印签的名,必须得生效,实在不行,找法法呗,看一下子,你看是谁的等。

到当天晚上,守哥准备在广州招待代哥,这伙兄弟跟一起来不少人在晚上八点的时候,手哥电话响了,正跟代哥吃烧烤呢,他一接,王老板,你过来吧,我到什么位置,你就来这个酒店吧,我们正在楼上宴会厅呢,正好当面我跟你唠唠,你不跟我办交接吗?

来来来,你过来,来,这个你来不来,我不输给你了吗?

你过来吧,行好,816代哥瞅瞅他什么意思,他叫我过去,但语气不善,他是不有啥别的意思,俏他妈的,熊哥,你带弟在你旁边呢,你怕啥?

他就有任何花花肠子,这是广州怕什么?

走,我领你过去,我看看他啥意思。

江林告诉大伙,把家务事背上这一回脑袋,江林、左帅、陈姚东、丁见他们全在身边呢,包括麻子都跟着来了,而且此时此刻的麻子是妖,别两把响子,麻子就怕不打架,特意带两把家伙来说的,你看今天麻子生不生性,那就为了那个赌,听麻子这么说吧,掉个胳膊掉个腿都行。

这帮哥们里边数麻子是最困难的因为啥呢?

他进不到哥真正的身边,像马三盯见孟军跟郭帅似的,成天随着代哥走哪去哪,那贴身保镖似的,像麻子属于最后一个来的,他地位比王锐都低,他跟王锐都比不了,王锐是挨家挨户的要钱,他跟谁要去找左帅,帅哥给我拿点前辈滚,你妈的,他能要吗?

代哥身边总共十二三个人,带着老手到了白天来的这个酒店,打一楼停了车,往屋一进,人未到,先听见声了,听那屋里边吵吵拔火的肯定是人不少,老手这一抱榜,他是挑头的,在前面,代哥也没说显山漏水的,就在后边跟着进到宴会厅,这屋里边人确实不少,得打到200来人,男男女女在这屋里有的跳舞,像是召开什么晚会呢。

老手进屋了,王老板就在厅的中间拿个红酒,正跟一个老板聊天唠嗑呢,手哥一进来,王老板回头瞅瞅他正找你呢,来,你过来来来来,过来,这一喊过来,代哥进屋瞅了一眼大多数。

都不认识这王老板往前走,手哥也往前走,俩人相互的迎过来了,走到近前,王老板先说的,老手啊,我不得不扶你,我学过15年的手艺,我师父那也是属于泰山北斗级的人物,那就不能赖别人了,我就只能怨我自己学艺不精,你这么的,这赌厅我虽说输给你了,但是我是没法兑现了,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不是说我跟你之间如何了,是你要有胆量,你跟我另一个朋友去争取,你可以坐一会,他一会就下楼,完之后我给你引荐一下,我这大哥说见过你,你大哥是谁呀?

再一个,咱俩这合同都写好了,是啊,有合同,但是我转手就把我的赌厅和夜总会卖给我大哥了,非常便宜,400万就叫我卖了,你敢跟我大哥拿你牛逼,那就还归你,你要不敢要?

那不怨我了,我给你了,只要你敢要,今天晚上你就可以营业,反正我也不打算干了,你别以为多挣钱,根本就不挣钱,正说话呢,在人群当中,这小出来了1米8多大个,长得挺胖,肥头大耳的,穿的衣服。

他顿时雍容华贵,而且身边二三十人围着他,哎,熊哥,熊哥像明星似的,身边还得跟着十来个保镖走过来了,他一摆手,熊哥一握手,一歪脑袋,还认识我不?

老手一下就扔了,因为上次老手差点死,他手里一下愣住了,胆不小,出老千出到我朋友这了,我今天不把你手给剁了,算你命大,给他围住,一说,给他围住,老手在这一下就懵了,保镖就过来了,在手哥的身后,你妈了个玻璃,你没完了。

随着这一声,大伙都往手哥身后看,也是十多个人。

跟在他身后,长的呢,1米7左右的个头,尖下颌,一身的西装革履,走倒挺带那股霸气的走过来了,手插着兜,这一走过来,这熊哥干一愣,冤家路窄呀,加代你还行呢,记着我呢,你们干啥呀,想打架呀,闪开这十来个保镖也听过代哥因为上次跟熊哥打得挺狠,就往后退,熊哥也是一摆手,意思撤回来,等代哥站到手哥旁边就他的呀,点点头,你叫王老板了,你姓王啊,你认识我不?

俏丽娃,你认不认识我深圳的夹待是吧?

怎么答应这边的?

这合同怎么写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赶紧的来办个交接,与你不挨着,你比我大,我叫你一声熊哥,你来这吃饭办事啥都行,唯独在这,别琢磨我们的人,你没有记性,上回打你打听了是不是?

呵呵,你笑啥呀,这东西是我的,你还敢研究啊,试试啊,咱们就在广州,还是下楼瞎的,咱俩实话实讲,没多大仇,今天咱能遇到一起,说明什么?

你知道不?

说明啥?

说明老天爷。

给我机会,给我这个机会,就我在这废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