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来到今天的故事,这个人是大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了,在昨天的故事当中,他猫衣柜猫了好几个点没敢出屋,要不是丁健喊一嗓子把他一起带走了。

提起这个人,大伙基本上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那是四九城比代哥都有名的存在,马三哥,要提起德外马三舅这四个字,你要不知道你是啥,混社会的,你也不够江湖啊。

三哥是北城人,德胜门也在北城,就这么的,因此得了个外号叫德外马三。

也确实三哥三教九流,没有他处不明白的,跟加代不认识的,你得跟三哥认识,而且三哥是甘秀款出身,什么叫秀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四九城这么叫,咱东北来讲就是诈骗,过去那时候皮包公司就干这个。

聊到三哥的故事,大伙也都知道,三哥跟代哥是最早的,而且这些年他俩是相辅相成,马三也是得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提升,不管是名气、经济实力、段位,他都不是一个小规模提升得是一个本质的飞跃。

三哥这人不拘小节,做什么事,你是上道大,大大佬,下至小社会,跟三哥处的都挺好,而且三哥不势利眼,他没有说我瞧不起谁,你是个不大点的小玩意,小看了我瞧不起你,你多牛逼的人,我就舔你。

他真不是这样,挺讲义气,每天早上依旧是大早上睡醒了,在家里边不吃早饭,收拾收拾,拿自己的大批夹克大风衣套上,然后开始上市场。

你看社会收拾这帮小商小贩,三哥收拾这帮社会。

三哥最牛逼的导行在那,好比说哪个小流氓到哪个摊上卖袜子裤头的,到那拿500块钱,一个月交多少钱,等他一走,三哥过去了,大哥这逼样的掐他,我不敢呢,你给我拿2000块钱,我帮你收拾收拾,以后他再也不敢找你了。

三哥挣这钱,这一边收完钱,第二天找到那小子,小崽子俏丽,妈的,那是我家亲戚,你知道不?

你收拾我家亲戚呢,把钱给我掏出来,这钱就给拿回来了,而且还得翻两倍拿三哥就干这个,他一天的生活多滋多味,绝对非常精彩。

三哥赶在这一天中午正在馅饼店吃馅饼呢,顺便带了几个兄弟。

三哥一也挺敞亮,他们吃不上饭,三哥见面了,一天给200块钱,完了之后中午固定请他们吃顿饭,都是没家没爹没娘的的孩子,十八九岁20来岁,也是在北城这边市场混的,跟谁都不好。

遇到三哥,三哥车往那一停,一人拎着水捅,一人拿个抹布过来,三哥给你擦车,爸爸爸开始给擦车。

三哥谁谁谁欺负咱们了,三哥就管。

三哥告诉找个地方上班呗,不会干咱就在这市场一天帮忙活忙活,推个车,一天一人给50块钱。

三哥也挺可怜,人家天天中午请吃饭,固定的正吃饭,电话响了,别吵吵,那谁点评酒去,没有酒了。

三哥接的电话,打电话的是宋海杰,他跟三哥早就认识,也是北城的老皮子了,大名叫宋海杰,都管叫二哥,家里排行老二,二哥三了。

你在哪呢?

我在市场边上的馅饼店吃馅饼呢,跟几个老弟?

你干啥?

那个晚上有时间不?

晚上二哥找你吃个饭,我正好保定那边来个朋友,有点事跟你唠唠,你看你方便吗?

啊,保定什么事,具体他也没跟我说,但是我估计是好事,应该是给你准备点礼物,晚上几点?

晚上6点呗,咱就在全聚德吃烤鸭去,行不行?

行,那晚上6点我到那好嘞,他那边一料够不够吃,不够吃,一人再来两张也行,那谁呀,老陈一人再给烙两张,要那个牛肉馅的,一斗肉的整的挺好吃,比去年好,吃完之后你们几个吃完就走,钱也不用你们给,三哥这老吃你的,我们心里不得劲,滚,你妈了个剥的吧,将来长大了要是混好了,别忘了三哥,不能不能,三哥谁也不能把你忘了,最近挺严,头两天不出事了吗?

最近不行,打架,小偷小摸的给我改了不行,偷东西明白。

三哥老给那些小孩上课,打着出门口,这小店连厨房在内都不超过60平,他就在这吃饭,完了出门口挂五个酒,一个大。

大银刺往车里一上,一给油门刷出去了,这一下午找这个要点钱花,找那个上公司坐一会,临走的时候条烟上那家弄两瓶酒,最近玩上古玩了,上潘家园,挨个地方转,瞅着玩意像真的,25式的揣兜里边拿走回身骗哪个大哥去。

三哥他这一天老精彩了,挨家挨户扣点,没毛病,然后一直到晚上五点半,一个人也算是盛装出席。

三哥也会打扮,有钱呢,戴着手表也两三百万。

这车停到门口了,车停好一下来,海杰二哥的轮椅在门口坐着停着呢,一回脑袋散了,一摆手,二哥在这门口迎接你呢,没必要的事,咱哥俩谁跟谁呀,保定的谁呀,社会人呢?

不是俺家,你二嫂给我打的电话,我跟那人也不是直接认识,是你二嫂找的我,叫我给联系联系,说给找个北京应试点的社会人,我这不寻思想到你了吗?

那没毛病啊,那我最应是现在我当当应是,你看头两天严打全收拾进去了,咱俩对峙的二哥吹牛逼。

你看我进去没,真是汗,加代都给干进去了,你都没进去,那我能进去吗?

笑话一样,那什么金吾北,别在这等着了,等一会马上到了,俩人正说这话呢,一台宾利雅致,那时候没有什么鸥鹭,更没有什么木尚,只有宾利雅致开过来了,牌照也挺硬,当时是挂那个三个8,这一挺好打车,这一下来,这小子大哥双眼皮,而且长得就是肥头大耳的,一看就挺有钱,西装革履的。

他一下来,海杰二哥,哎,赵一直在门口等你呢,我给你介绍一下来,这是咱四九城目前为止就是40来岁当中的佼佼者头子,咱德外的马三,你就管叫那什么吧,三兄弟你好,三兄弟你好,你好,听海杰二哥唠半天了,咱进屋说呗,等客套一番之后进屋了。

进屋之后三哥也问了,这小子叫赵百万,坐到那桌面上,烟酒都给三哥提前准备的,20条中华两箱茅台酒都给放门口了。

三哥回脑袋瞅一眼,也挺客气,挺懂规矩。

打完招呼,我完手也知道怎么使了,这酒和菜也都拿上来了,说正题吧,海杰二哥也说了,这么的,二哥给你搭桥引路,至于这是怎么去尾,怎么去做,你呢,跟我三兄弟俩自己聊,二哥就不参与了,完之后呢,钱什么的你俩自己研究,我一概不参与。

3你俩聊行,我听二哥说了一个保定过来的是怎么回事,你跟我唠唠,在北京谁欺负你了,还是说谁找你麻烦了?

你说吧,大话咱不敢唠。

海监二哥知道,在北京这一亩三分地,这么说吧,我不管他是老皮子还是小皮子,还是哪个犄角旮旯的,或多或少都得给我三分薄面,这我知道,我来之前呢,兄弟,北京我也没少来,我听过你的名号,德外马三爷,这个绝对是有名,怎么是呢,我跟你也不拐弯抹角,咱就开门见山,我在门头沟,我要拆迁个村子,是两个村子,我准备在那边整点项目,那边能行吗?

在室内研究,不是我的项目,就得在那边干。

现在啥问题呢?

原来这价钱都谈好了,村民都同意。

这不,头两天也不知道是谁说什么了,还怎么回事,一下就不干了,整个现在这俩村子连拉横幅,这村民晚上也不睡觉,拆迁队也进不去,天天晚上老头老太太七老八十的在这村口一坐,谁也不让谁进,不是你钱给少了,也不是给少了就按市场价给呗。

我遇到那岁数大的一家,我还多的拿个五千一万呢,那也不好使,不让进不让干,那确实不好整。

你这个玩意咋说呢?

你得谈妥,你谈不妥,这玩意可不行,可不是呗,兄弟,我寻思你在北京肯定是知名上号的人物,我就寻思着,你看能不能你帮着罩着咱,咱谈谈到哪去?

你有脸有面的,最好能把这个事帮我说和说和。

让大伙别闹了,完之后这个事只要能办成3啊,这边赵哥,我肯定不是糊涂人,给你100个不是那么个事,你这玩意怎么说呢,也挺麻烦,我不能保票,答应你,准能给你办成,我去给你试试,要是行,你看你整项目这钱倒不是那么重要,我试试吧,那这么的兄弟咱也别试试,只要你愿意帮我办这事,指定没有难度,你要办不了就谁都办不了了,我再给你加50行吧,你好好帮大哥上上心。

这事我就不能找别人了,我就找你的兄弟瞅瞅海杰二哥,二哥在那也是,3那边我是啥也不是,你看你要是有面子去帮说说呗。

这都是来良好嘎好的事,他这边项目干成了,那边那个村民也不少的,都挺好,你当的中间人也办个好事,那也行,这么的吧,明天早上我过去,你给我派两个车,派点经理跟着我走,我过去之后,你给我弄身西装,我扎个领带,我得正式点啊,我不能像流氓似的,我不得代表你们集团去吧,你不用代表我集团,就是你自己去就行,你谈妥了,这边我们就开始施工,我还合计正式点呢,那也行,那明天投午我过去,你听我信吧,来整一口雷,当天晚上这酒喝的也不错,是谈的也挺好,也都说明白了,150万对于三哥来讲不算什么大钱,但这钱如果说你要能办好,那不就是唾手可得吗?

先前一样,当天晚上这一过去来,到第二天,三哥也没带什么经理,把虎子和老八带上,总共能带了二十来个兄弟,五个9开刀,后边四台奔驰S这个阵仗就成牛逼了,开到门头沟了,进到这村离老远,三哥就瞅见了上边打的横幅,步行强拆这个那个的。

抗议,等三哥把车往过扒拉一停下,马三这一下车,瞅这个村口的位置,靠个大树底下放个木桩子,坐一排老头老太太,你要目测都得70往上,最里边刻着瓜子,翘了个洼的,谁也别想进去。

老头拿大茶缸子在那喝茶水,三哥一抱膀,胡子在那。

三哥我去问问呢,别别别,这不能骂,那不作损的吗?

老头老太太能骂吗?

那以后传出去,脸往哪放走过来了,大意我问问谁是管事的?

你是干啥的?

我呀,俺家原来就这的,我小的时候呢,我是走丢的孩子,我这不是二年在外边混好了,你看我那车,我那一个车就好几千万,我回来认祖归宗来了,我找爹妈来了,我就寻思问问这谁是管事的?

你们的村长在没在呢?

啊,你是咱铺子的呀,那可不咋的,我小的时候,我就记着门口有棵大树,我在刚门一瞅,这大树跟我小时候长得特别像,我一寻思,我应该是这的人,大姨,你给找找村长辈行吗?

大姨,你老好人,一生平安,孩子。

你这命挺苦啊,哎呀,怎么整你说,那你等一会吧,我给你喊句,这老太太过去了,得有十来分钟,虎子都佩服三哥,你张嘴就来呀,那你还寻思啥呢?

马三,这两下子我告诉你,100个麻子你也学不了。

不大一会,村长带着鸭舌帽一路小跑跑过来的,离老远瞅见三哥车了,劳斯莱斯你不认识,后边四台大奔你还不认识,这跑过来了,哎,你好,你好,小伙,我得叫大叔吧,叫啥都行,我也岁数不大,50多岁,叫大哥也行,那叫大哥,我听老陈太太说怎么的,你是咱铺子出去的,完之后咱们小时候丢了,谁给你抱跑的呀,这么的,咱俩上里面唠行不?

那也行,请进吧,上村里唠,一路给引到村委会,进到办公室喝水,不不恨你是做什么买卖的,咱俩不唠,那个大哥,我看老头老太太在门口坐着,有些话我没法说来,烟你先抽着,这中华呀,给点着了,大哥,咱俩都是面上人,我也不跟你说别的。

我听说这铺子里。

边拆迁拥护啥不让进,拥护啥不让拆呀,钱给的少倍,你是管这事的呀,我一会我告诉你我是干啥的,差多少钱呢?

你照比正常价,他是不差什么钱,那你说这老头老太太这个岁数了,一辈子就赶这一回,他给那些钱吧,你要按市场价来讲差不多,但咱要买楼也好,盖啥也好,你根本就买不了,你说咱要走了,上哪住去,他还不管咱再买楼再装修,都这个岁数了,谁会整呀?

咱就想多要点,但是咱也没要过分了,我就说一家一户,你再给多加两万三万的户也不多,总共加在一起200多户,也就六七百万倍。

对,大哥,你这么的,你能信着我不?

你就瞅我这人,你能信着我不信不着,咋的呢?

我长得就一点耐人肉都没有,不是那个不认识你,我实打实告诉你,大哥,我是玩这会的,我是混江湖的,我社会人那能咋的,不是能咋的,我说话一言九鼎,我说老弟,你要跟我俩玩横的,你用不着咱村这么大敬老头老太太,你要跟咱装逼拉硬。

完社会你多余了,拿镐头拿铁锹能炫死你,就在这村里叫你出不去,比你横得我都见过。

头两天来一伙叫什么四德子,机子没给剁掉,他叫他跑了,叫他妈的不用跟咱玩硬的,咱就不怕那个,你还敢打咱们咋的?

大哥呀,你看话落得越唠越远,我是来给你们解决似的,我就实打实告诉你,我北城的,我德外马三,你是哪个马三?

德外有几个马三?

就那一个马三就是我辈孙,大致是你什么人?

那是我老弟啊,大志是你弟弟是不?

你认识大志啊?

大志啊,跟我沾点偏亲,他跟我提过一个叫马三的,你就是那马三大哥,你要这么唠,咱俩这不越唠越近吗?

大致都好像没认我当哥哥呀,咱俩得握个手,你要真是马三的话,兄弟,你要真是马三,我信你,那你来怎么个意思?

大哥,我没别的,我昨天晚上就跟这个集团老板在一块吃的饭,他找我也就是过来跟你们谈谈,说看看怎么能够动工,说你们现在不让进,大哥你提要求,这事我要能办到。

就给你办了,你要说加钱妥,我替你谈去,你看你们这么闹,说实话也谈不下来,我去替你们谈去,你说一家一户家多少钱你们就能让进,这是我答应你,你真是马三十,不,我真是马三,我有身份证,你瞅一眼,身份证在这呢,拿出来一瞅,啥不说了,三大哥也算是求求你,都是一群老头老太太,你要真有这本事,你就一家一户给家3万块钱,210多户,600多万,不到700万,你要能把这事给办了,咱指定什么话没有,明天就搬,随便拆咱都不带,心疼的你看行吗?

一家加三万是不加三万怎么的,我一家给你加5万,你听我说,像你说的都是七老八十的,咱买个房子简单装个修,手里不留点钱了,年轻时候在这置办一份家业,虽说房子不大,那也是根,把那根都给挪了,咱手里是不是得有点棺材吧?

咱是不是得有点养老钱呢?

人别作损我,还是那句话,我马三,玩社会也好,走江湖也罢,老头老太太,这都不容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是老弟啊,你这钱我一分都不要,你也不用感谢我,我给你多要出1000万来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