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代哥在山西朔州帮于海鹏弄了这个光之后,蓝刚和于海鹏是深感代哥的大恩大德,哥们之间的友谊也到达了顶峰了,好到不能再好了。

于海鹏跟蓝刚说了这么一句话,加代是我值得交一辈子的兄弟。

代哥也回北京了,一天天也没有正事,除了喝酒还是喝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回到北京之后,大概过了十来天赶到这天晚上勇哥给打了个电话,代弟呀,矮哥,明天一早6点之前给我送早餐,我吃完了要出门,我给你开车呀,不用我跟好几个二代一起去南方,我一早主要吃不着饭,你嫂子没在家给我买点包子炒干什么的,知道知道哥喝酒不大,早上我喝鸡毛酒,就买吃的给我送来。

好好哥啪一撂,代哥在家里边把闹钟提前定好,第二天早上4点半就起来了,代哥时间观念挺强的,4点半穿好衣服下楼了,也没叫王锐,因为上东城买点吃的,打个车就到朝阳了。

买好了东西,包子炒干,买点胶圈豆汁,带点小咸菜,打了个车奔朝阳,走到勇哥家门口。

把这东西开门放进去,勇哥还没睡醒呢,代哥给码得整整齐齐。

勇哥一早起来吃就行了,都整好了,打着一瞅,在里边打呼噜呢。

代哥起来自己走了,出来之后寻思一寻思,这些年在深圳又辗转回到北京,娶妻生子,走到今天,实话实讲,自己一寻思吧,自己人生挺有意思的,可以算得上是一本传奇了。

思来想去,说好好看看北京,这些天没怎么在北京好好逛逛,准备从朝阳走回东城,路过早餐店,再买点早餐,正好7点多钟回家给老婆孩子一吃。

本身也冬天,虽说也下雪,那也是零下,但没有东北这么冷。

点根烟看看早上的北京,其实早上的北京和半夜的北京是非常值得观看的,那是一景,叼根烟就走在马路上,看看这个看看那的,挺有意思的,看看这早起上班的,做生意的小商小贩,包括开车的,骑车的,大概得走了40分钟,再走一会就到家了。

路过护城河,代哥没到近前,离老远就瞅见了,得有几十人在桥上围着。

没等到近前,就听见那边喊了,哎呀妈呀,这咋整,这不完了吗?呜嗷喊叫的她也是欠蹬当当噔蹬几步跑过来了,咋的了咋的了?你瞅那个,那小丫头在水里边扑棱呢,那你就下去救她一下,我不会游泳啊,这瞅一圈老头老太太,男男女女都在这拿手比划,这咋整啊?这天不得冻死吗?谁都没动弹,都在那喊叫,也有喊救命的,快来人呢,谁会游泳啊?他刚喊完这句话,在这个寒冷的早晨,只见两双杰尼亚的皮鞋不规则状的撇到了一边,一条黑影像浪里白条张顺似的就一个猛子扎下去了。

代哥水性极好,而且游泳的游得太好了,什么自游泳啊,蛙泳啊,还是狗刨啊,还是仰泳,全会砰砰砰砰的几下就往那边游,哎哟,我的妈呀,这小伙好啊,这好啊,还有给鼓掌的,这小丫头不大,岁数十五六岁吧,当时幸亏穿的棉袄,就给扶上来了。

代哥噼里啪啦游到旁边,一把就给搂住了,单手往回游,大伙一瞅,游过来。

都上去伸手帮忙,哎呀,我的妈,这太好了,哗哗往上拽,但是这小女孩呛水了,在一个天冷就到岸边的时候已经昏迷了。

代哥也累得直喘,你真以为在水里边就个人挺简单的事呢,老费体力了,在家天冷给冻得一身都结冰了,那边也说了,老弟啊,你真是好人呢,你这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这将来福报大了去了。

大伙都夸他,快快快快快快,别逼吃了我电话进水了,谁有电话给打120,有两个老头拿电话给打的120,代哥给摁胸口,摁半天没好使,小丫头他也不能给做人工呼吸去啊,摁几下发现他没吐出来水,应该就不是呛水,应该是吓的,再就是冻的昏迷了。

大哥瞅一眼,大叔,电话打过去没,打完了,马上这就过来,小伙,你看是怎么给抢救一下,先别抢救不抢救的,我鞋哪去了?谁看着我鞋了?找找我鞋穿了个袜子,鞋没了,一个老太太,真挺好,小伙,一个小孩20来岁,你前脚下去后脚。

他就把你的鞋给提溜跑了,说你那鞋挺贵,是皮的,给拎跑了,哎呦,我俏里哇的一直换,老头说车什么时候嘞,马上说10分钟就到,代哥一瞅,那我等着吧,真就没到10分钟来了。

这边也有好心人,他就是不会游泳,外套脱了披代哥身上了,还有给那女孩就给包上了,说别冻着,赶紧缓一缓。

车子一到,大哥帮忙抬车上去了,护士,她没呛水,就是吓着了,这丫头可能冻的快快快给整医院去,我也冻懵逼了,我得回家了,那个大哥你得跟着去啊,瞅你的身着打扮,也不是一般人,这费用得交一下,旁边这帮人对,你得跟着去啊,费用你交一下,你不能叫咱交了,这孩子他就的你得交一下,对不?你好人坐到底呗,中中我跟你去说这话,他也上车了,一路开到医院,手里有点现金,但现金都超了,拿钱包一打开,里面2万多块钱,到挂号处交了3000块钱足够了,护士给找的衣服自己换上了,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上。

手术室就给急救护士出来了,先生,你真是好人呢,醒过来了,没事,咱也给拍CT了,肺子里面也没进水,啥问题都没有,代表着孩子,谢谢你。

完之后你看看给联系家长辈这么的,我丫得回去了,费用我交完了,你们看看给联系家长怎么的,需要住院,叫他在这住院啊,你不是他家亲戚呢,我是路过的,哎呀,妈呀,先生啊,你真是好人,赶上了就是缘分,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钱,我这皮包里还有1万多块钱,我就都给你押着,最起码住个10天半拉月指定是够了,别的我就不管了,我这边还有事呢,你给留个电话,叫啥名也行啊,不留不留不留了,你要不就报警,联系他家里人也行,我就走了。

这一摆手打那边就下楼了,俩护士拽他没拽住,你别拽我了,我冻得喝的,我这里边都透了,裤衩都潮了,我鞋还丢了,你就别拽我了,我也不用留什么名,我也不用他感谢我,小孩不大岁数我就赶上了,我就帮一把,不用了,你别拽我了,代哥下楼就走了。

她护士都给竖个大拇指,说这年代这人少了。

代哥走了,打着回来之后也没放在心上,这一进屋耽误一个小时,8点多到的家,静姐一瞅她,我操你干啥去了?我东涌去了,冬泳不都脱衣服吗?怎么你穿衣服游去了,练练腹中,真的假的,你有病了,这冬天你穿衣服冬泳救个人,一个小丫头掉水里了,我给救上来了,上医院了,赶紧给我找身衣服,在家换的衣服,大哥也没当回事,但是他没当回事,上午吃口饭,中午跟哥们出去聚会了,根本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医院这边也就是代哥前脚走,能过去3个多小时,人家老妈就找来了。

医院这边报的警,联系到家属了,这一进屋,先跟女孩抱一起了,哎呀妈呀妈看,看来那谁家孩子谁不心疼啊,家里就这一个孩子,老爸在旁边也过来了,能有1米8,一瞅这个家,就指定不是等闲之辈,指定是有钱,这是能看出来的。

后边带了个司机,一派他妈,行了行了行了,孩子没事就行了,先别哭了,那什么大夫,我问一下俺家孩子谁给送来的?大哥,瞅你也不像这样人,我哪样的人不是人家是好心,我也没别的意思,我说这谁给送来的,这是俺家孩子的恩人呢,又没有联系方式,长什么样?我联络联络,我得感谢感谢,这等于是我孩子再生父母一样了。

我特意上那桥去找去了,有旁边卖小吃的老太太告诉我说要是晚一步没人救他就给冻死了。

我孩子命都是人家给的,有没有联系方式,我特意帮你要的,人家说啥也不留,电话号也不留,完了之后名也不说,转头就走了。

人家给你多交了十来天的费用,就怕你们家里边条件不好,把费用都给交齐了,行,赶紧给送病房去吧,你别在那哭了,一直唤他妈老爸转身就下楼了,拿个电话留麻烦你个事,我女儿你不知道吗?在桥边掉河里了,救上来了,不知道是谁救的,我找你就是这个事,你帮我问问,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问着那是谁给救的呀,长什么也行,有电话号都行,好好好好好,你尽快,这边咱得感谢感谢。

家这成啥了?孩子命都是人家给的,好好巴,一撂下也就过去三四个点,他身边的助理就给回信了,特意上桥那边就给找去了,挨个问路过的人,在这逛市场逛商场的,还是卖早点卖小吃的,就问这帮人,真有个老太太认识,说,孩子,我跟你说,你真得感谢感谢人家一早在这围了好几十人,没有一个下去救的。

我眼瞅那小伙把那皮鞋往过一撇,一个猛子就干河里了,紧接着鞋就丢了,鞋丢了可不是咋的,可能有小偷呗,那不重要,重要是啥呢?我告诉你,上哪找他,这小子总来着买早点,我认识,他是东城的,他有个饭店叫巴福酒楼啊,叫什么名不知道,他有个饭店我有好几回路过,我看见过他,谢谢你大姨一点心意啊,他给了500块钱,谢谢谢谢,谢谢,把这消息就回报给那个孩子父亲了,这个老爸姓田,田总了,人叫什么名不知道,那你打听半天打听啥了?但是这人在哪?我问出来了,说他在东城开。

家酒店叫八福酒楼,行,你回医院接我来吧,咱一起领着孩子嫂子去,行,他这边进病房,女儿啊,哎,爸,你感觉怎么样?还有点咳嗽,可能是感冒了,冻着了,那指定冻着了。

再一个你怎么能掉河里去呢?我一早骑自行车去补课,去完了,当时来个车,我一躲,他底下还有兵没站住,车子倒了,我就顺那个进油河里去了,以后少骑自行车,你收拾收拾起来吧,我领你去找人家去,咱得带着你好好感谢感谢人家,见面了给人跪下,听没听明白那是干啥呀?老田呢,女儿今天刚那啥,你这干啥呀,这么着急过两天的呗,啥玩意过两天的,这早上如果不是人家救他命都没了,还过两天的,人家过两天就你女儿得了呗。

做人心得摆正,不是有钱没钱咋的,人家要是个大哥呢,要是哪个集团老板呢?我告诉你,不是我说你你这个女人,我跟你说你挺势利眼的,你眼皮子往上翻,人家要不就你女儿,你女儿没了就。

这一个孩子进屋给人家跪下,听没听明白,爸告诉你的都是好话,给人跪下管人叫。

爹你要办不到,我可告诉你,你就不配给我当孩子。

记没记住?记住了,收拾收拾起来吧,有病有伤的回来再养,这是能耽误吗?你少听你妈的,头发长见识短的,衣服穿上,一家三口到楼底下,司机助理就过来了,往车里一上,到东城八府酒楼,七拐八拐的,连打听带问也问着了。

代哥的酒店不算大,他不是那种几千平的那种饭店,从楼下到楼上一共就二层楼,加在一起都不到2000平,但是里边装修的有派,全是紫檀木金丝楠装修的。

眼见八府酒楼门口舞台大老子停着了,大鹏在吧台正瞅着呢,他姐也说,大棚啊,来客人了,正说着话呢,人进来了,拎着女儿,你好,我问一下你们谁一鞋丢了啊?我问一下,我说你们谁一早鞋丢了,有双皮鞋在护城河边上,那桥上,孩子妈妈在这,你问那是干啥呀?我怕他不好意思,说我问一下你们老板是谁吧,他没在这,怎么个是大哥。

大鹏也不敢跟人七八的,一瞅开这车来的老弟是这么回事,这是我女儿早上自己骑个自行车去补课去了,就路过护城河边上,她躲个车,孩子就掉水里了,看这点你也知道多了,当时岸边围不少人,没人救他,我听别人说的,说你家老板一个猛子就钻里去了,最后给俺家孩子给救上来,完之后上医院还给交的费用,我想带着。

孩子来感谢感谢他,老弟,麻烦你给你老板打个电话呗,哎呀,这我都不知道这么的,大哥,你先坐一会,我给你们泡点茶,不用麻烦,不不不,先坐一会,我给你打个电话,兄弟,谢谢了,给引过来了,把这茶水都给倒上了,在那边拿个电话就拨过去了,哥呀,我大鹏干啥?你回趟酒店呗,咋的了,有个两口子带个女孩来感谢你,来了,开舞台大牢来的,说你给人家小女孩给救了,你回来瞅一眼呗,这不走,说什么要见你一面,那行,几个人来,十来个人呢?啊,那好嘞,那我回去巴这边一撂,大哥,稍等一会马上就回来,出去跟朋友喝酒去了,那谁小刘上后备箱把那鞋给拿来,去给买双皮鞋上后备箱,提溜双皮鞋就放桌子上了,兄弟,这个一点心意啊,回身给你老板的说一早鞋丢了,行行行,这鞋不便宜吧,还行,2万多块钱,杰尼娅的啊,做一会做一会马上就回来。

代哥这边本身就跟海鹏在一块吃饭呢,他吃饭的时候吧,王锐基本不能上桌,因为你司机有司机的用处,虽然说是叫兄弟,但那也不行,跟哥们上桌,他朋友开车送他回来的,也不是特别好的车,当时是田壮主里边一个人的车,六代雅阁送到门口了,打车那一下来,田老板在里边也能看见一个雅阁进屋了,老田王起一站,兄弟啊,这是你们老板呢,大鹏在这,对这,我们老板孩子快往地下咕咚一跪,爹。

大哥,这这这不不不不,这不用必须的女儿啊,爸怎么教你的?爹给你磕头了,咣咣咣三个响头,咱得说人家这个家风正,家教特别好,知道感恩,这给哥三个响头,大哥赶忙过去给孩子就给扶起来了,说不用,快快快起来,快起来,两手一把就给加代拽住了,老兄弟,大哥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好了,俺家呀,我跟你嫂子这些年也是在外边打拼事业,很少回家,这孩子就基本上老人给管着,今天一早我正在公司开会呢,听说这事了,给我急完了,我到医院,我这一听说还行,没大事,说叫个好人给救了我这新这个敞亮,真的,老弟,别的话我就不能说了,好人一生平安,打今天开始,俺家这孩子就是你女儿一样,将来就是你,没,那天我叫我孩子给你养老送终,行,咱不用客气,来来来,嫂子,坐下坐下坐下,大鹏给整点菜吃,没吃饭咱换个地方吃呗,我请请你呗,不是咱就赶上了,那就不吃了,那啥。

一点心意,那谁去给拿过来?小刘噼里啪啦跑旁边去了,剩后备箱,邦邦邦邦四个皮箱,小号的拿过来放到桌面上,代哥用眼睛疫苗大概就能算出来,这四个皮箱加一起100万指定是100万,一个皮箱25万。

老兄弟没多少钱啊,100个一是感谢你,二一个呢,咱中国有句古话是这么讲的,好人得有好报,你舍出命去救俺家孩子,我要是昧着良心装不知道,就这事就过去了,老天爷都愁我是个是。

所以说,兄弟,咱不能叫好心人心凉啊,咱不能叫兄弟你这心凉,这100个你拿着,咱不管问你缺不缺,这钱多少,是大哥和嫂子的一点心意。

大哥你说这钱我要是不要吧,你说的你看我没法拒绝,为什么不要?就是给你的,就是给你留着花的,我给你钱,我还得谢谢你呢,兄弟,打从今天开始,你的饭店我天天来,包括我集团,我公司员工天天来吃饭,来就捧你大哥这么的,这钱我收下,我留下了,老弟啊,应该这样。

但是你不说这孩子给我当干女儿吗?啊,那既然是你女儿了,我这当干爹的头回见面对不对?这钱我应该给人家孩子打从今天开始,这钱归你了,不是老弟,大哥,我说实话,咱俩挺投研对弈的,咱谁也别说谁差不差钱,缺不缺钱,你认可我,我也认可你。

大哥人挺好的,我这赶上了,瞅孩子掉水里头,我就他是应该的,别的话不说了,咱哥俩就当交个朋友,咱俩不喝酒,咱俩以茶代酒,好吧,咱俩以后多金多金,这钱给孩子我一分都不能要,好吧,老弟,那这鞋你得留着吧,鞋我留着,你真应该给我买双鞋,我鞋都丢了,你看你还稀罕什么,我再给你买点,不不,啥都不要了。

本身我是军人出身,见义勇为也好,还是做好事也罢,是刻在骨子里的,这事就不用感谢我,应该的,来来来,咱俩交个朋友,大哥,咱俩以茶代酒了,嫂子也敬你一杯啊,哎,老弟,谢谢了,谢谢了,三个人在这把记一碰杯。

一人一口热茶,又简单的说了几句,说实话,这大哥也能看出来,代哥是个挺敞亮的人,他不是社会那种大哥,那种气派风范,代哥就即便不玩社会,他身上那股气质也是挺敞亮挺证那么个人足足的聊了半个多小时,就收双鞋,啥都不要。

临走大哥特意跟那小丫头握握手,孩子,你要叫我干爹,那我就认这个干女儿,回去之后好好孝敬爹妈,指道,不,你看你爹妈为你多着急啊,听我一句话,好好孝敬爹妈。

在这握的手,大伙也是握的手,打着就走了,相互留的电话号都存上了,姓田,叫田哥,这两口子多的话也没说就走了,也说了叫什么名加代。

这一聊天,发现田哥不是北京的,是顺义的,也没说加代你干啥的,也没好意思问,一瞅着你开个饭店,也没寻思别的就分开了,然后这鞋比代哥脚大3个码,代哥穿不了,当时给大鹏了,打从这天开始,代哥压根也没放在心上,可能当天心肠一热,过来谢感。

气过后可能就忘了,代哥压根就没多寻思,但是这老田真是个挺讲究的一个人,打从这天分开之后,得过了一个多礼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代哥那天晚上跟不少哥们在一块喝酒,杜仔他们,而且其中还包括二胡他们。

顺义过来的电话一响,代哥瞅了一眼田老板,电话号,魏老田大哥你好,老弟,你在哪呢?我跟朋友在一块喝酒吃饭呢,有事啊,大哥,明天你有时间么?有时间怎么个意思?大哥,我想邀请你到我公司来,你看方不方便,你到我来做一会,你到顺义,你一打听,老田都知道我是专门做旅游行业的,整个的四九城,包括周边的一些地方,这旅游全是我给包的,我自己手底下150多家旅行社,就各个村里边都有我的旅行社,你到我那做一会行不行?行,那几点你就中午到呗,行不?老弟我挺想你的,咱俩这一晃一个礼拜没见面了,行,那明天我过去,我派司机去接你去,你就别自己开车往过来了,还得找你,就在你饭店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