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袁世凯十四女袁祜桢大婚。夜深了,新郎却怒骂道:“你个残花败柳,落红呢?”谁知,袁祜桢冷哼一声,说:“你瞎说什么?我还要问你呢!外面的那些姑娘怎么回事?” 新郎一时无话可说!

袁祜桢是袁世凯第十四个女儿,从小就聪明伶俐,加上母亲的精心培养,出落的亭亭玉立,落落大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原本应该一生顺风顺水的她,婚姻生活却并不如意,差点命丧黄泉。

事情是这样的,前总统曹锟要为自己的儿子曹士岳选位良妻,同样作为前总袁世凯的14女,家室背景,为人精明能,干各方面再合适不过了。

但曹锟是56岁老来得子,从小便溺爱曹士岳,儿子不喜欢的事从不勉强他做,什么要求最大限度满足,导致二十来岁还无所事事,大字不识一个。

袁祜桢本不想与一个纨绔子弟结婚,但是考虑到家族的利益还是答应了。

世人也都觉得他们是门当户对,绝对良配。

婚礼当晚,曹士岳看着面容姣好,身材婀娜的袁祜桢,心里那个美啊!

夜深了,两人进入了洞房,谁知,曹士岳发现袁祜桢没有落红,故而心里大怒:“你这残花败柳,落红呢?你到底有过多少男人?”

一向清高的袁祜桢,哪受得了这样的讽刺。身为闺阁女子,一直洁身自好,这种情况她怎么知道?

她早就听说曹士岳不学无术,整天就知道寻花问柳,前段时间还把人家小姑娘肚子搞大了。最后被人找上门,花了钱才摆平的。

想到这里,袁祜桢坐起来,整理了衣服,冷哼一声道:“你瞎说什么?我还要问你呢!外面的那些姑娘怎么回事?就你还有脸说呢,到底有多少姑娘为你打过胎,谁知道呢?”

曹士岳被怼的哑口无言,气汹汹的夺门而出。看着他的背影,袁祜桢却悲从中来,默默哭了起来。一宿无眠,袁祜桢心想这场婚姻,果然是个笑话。

第二天,袁祜桢打电话向母亲倾述了自己的委屈,袁家人怎能忍受曹家这么对待袁祜桢,于是哥哥袁克相上门将曹士岳痛骂了一番。

之后曹士岳虽稍有收敛,但很快又原形毕露。

整天流连于娱乐场所,经常晚归甚至不归家。

袁祜桢想让曹士岳回归家庭,做些正经的事,毕竟已经是有家庭的人,丈夫如此,自己该如何做人。

  1. 袁祜桢看到烂醉如泥的曹士岳,火蹭的一下上来了,

走上前大声的说:“你能不能有点男人的样子,好好过日子不行吗?”

两人越吵越凶,没想到曹士岳从抽屉里抽出一把枪,径直朝袁祜桢开去,还好袁祜桢及时躲闪,只打中了胳膊,不然命就没了。

曹锟听到枪响,立马放下手中的报纸,急忙跑向儿子的房间,将袁祜桢送往了医院。

袁家人征得袁祜桢的同意后,坚决将曹士岳告上法庭起诉离婚,并且要曹家赔偿1500大洋精神损失费。

这场婚姻就在这样的闹剧中结束了,从开始也许就是个错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场不幸的婚姻,给袁祜桢的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同时也成为了大家的笑柄。

伤好后,她决定去美国进修。

就在这里她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1. 袁祜桢应邀参加朋友的派对,派对上都是有头有脸的

人。

气质出众的袁祜桢很快就吸引了一位长相帅气,谈吐风雅的男士的注意。

他就是驻美国的外交官张德禄。

张德禄缓缓来到袁祜桢面前,绅士的弯下腰,伸出右手说:“袁小姐,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袁祜桢看到这个帅气又绅士的男人,脸一下红了起来,又不失优雅的说:“当然!”

跳舞期间,两人交谈盛欢,一支舞罢,袁祜桢已被张德禄深深的吸引,同时张德禄也对袁祜桢一见倾心。

派对结束,张德禄对袁祜桢展开了疯狂的追求,但袁祜桢对婚姻已经产生了恐惧,所以一直不愿答应。

袁祜桢也将自己的往事如实的告知他,说她不想再进入婚姻。

但张德禄一点也不气馁,对袁祜桢更加的上心,在美国能照顾袁祜桢的地方从不怠慢。

早起,会有张德禄送来的鲜花和早点。中午,会有他在当地餐厅的丰盛饭菜。夜里,有宴会,有电影散心。

一次外出爬山,袁祜桢崴了脚,张德禄直接背她下山,又送回了家里,中途一个劲的道歉。

看着男人真挚的心,袁祜桢最终被他打动,决定和他在一起。

两人在一起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价值观、人生观,都视对方为知己。

婚后二人在美国定居,并且生下了3个孩子,而张德禄对待袁祜桢依旧和婚前一样用心。

偶然间谈论起,第一次没有落红的事情,张德禄拍着袁祜桢的肩膀道:“亲爱的,不要在意,根据研究,并不是女儿家第一次都有落红的。你不要一直放在心上。那个人不爱你,才这么作践你的。”

袁祜桢抱着张德禄狠狠哭了一场,她总算放下了心里最后一点的狠和执念。她被张德禄爱包裹着,往后余生,岁月静好。

反观袁祜桢的前夫曹士岳,仍然是花天酒地,最终将家产耗尽,终身被人诟病。

袁祜桢和曹士岳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硬凑到一起,注定不会有好的结局。

袁祜桢和张德禄,他们有共同目标,相互欣赏,两人的爱情最终成为了一段佳话。

古往今来,有句老话叫做:门当户对的婚姻才能长久。

这里的门当户对,不仅仅是物质、地位上的门当户对,更是精神、价值观、认知上的门当户对。

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