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Science News

有这么一所高校,2021-2023年间,它在数学领域的高被引论文以95篇之数目冠绝全球,而仅仅10年前,这所高校的同一数据是0。也许读到这里,各位读者会心生激动与自豪:看来近年来中国高校的科研能力和学术水平进步飞速!然而,事情似乎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与单纯。

据《科学》新闻(Science News)报道,一项未发表的分析显示,中国、沙特阿拉伯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数学学者团体一直在通过发表低质量论文反复引用彼此工作,人为提高论文被引次数。他们所在的大学(其中一些甚至没有数学系)每年发表的高被引数学论文数量,比在该领域拥有良好声誉的学校还要多。

数据显示,2008 年至 2010 年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和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等机构发表的高被引数学论文(定义为引用次数前 1%)数量最多,分别为 28 篇和 27 篇。但从 2021 年到 2023 年,几乎没有太多数学传统的机构取代了它们:中国台湾的“中國醫藥大學”(China Medical University)以 95 篇高被引论文位居数学领域榜首,大幅领先于国外传统顶尖数学高校。更深入的分析发现,这些突然出现的高被引论文,其引用通常来自与作者同一机构的研究人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台湾中国医药大学 来源:校方官网

中國醫藥大學秘书长陈月生(音)表示,中國醫藥大學没有参与所谓有针对性的论文引用。“我们对次一无所知,也没有参与这样的操纵,”他说,“相反,在应用数学等领域的介入和参与,是我们对医学跨学科方法的尝试。

为针对这种做法,科睿唯安(Clarivate)选择在最新一版高被引学者(HCR)名单上将整个数学领域排除在外。该公司表示,数学特别容易受到操纵,因为这个领域很小。由于该领域的平均发表率和引用率相对较低,因此发表率和引用率的小幅增长往往会扭曲对于整个领域的认识和分析。然而,格拉纳达大学的文献计量学家Félix de Moya Anegón认为:“引文操纵也发生在更大的学科中,只是不那么明显。”对此,国际数学联合会电子信息与通信委员会主席Ilka Agricola担心,科睿唯安单独把数学排除在外,可能给人留下了一种印象,即该领域被“欺诈性的科学家(fraudulent scientists)”渗透了。“遗憾的是,除了不再列出数学之外,我们别无他法。”

针对这一现象,学术界仍然有其他不同的声音。莱顿大学科学技术研究中心的研究员Ismael Rafols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引用操纵只是评估体系有缺陷的一个体现,因为类似的指标还不够完善,无法监控个人表现,所以人们总是会想方设法来钻系统的空子。最根本的问题是,引用次数并不是衡量科学质量的良好标准。”

在笔者看来,诚然,学术评估体系自身的问题不容忽视,然而但凡是个评价体系,每一项人为设定的标化衡量标准从其诞生的那一刻起,都不可避免地或多或少带上些主观色彩。数据本身也许可以做到绝对的客观,但如何将不同数据运用到评价体系中去,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与其费尽心思地去寻找一个完美的衡量标准,不如在不断的试错和验证中不断优化现有的评价体系。“一刀切”地将整个数学领域完全排除在外,未免也有些过于武断了。而对于高校和研究机关而言,“跨学科研究”也好,“综合交叉研究”也罢,我们需要的是将研究项目落实到实处,而非一味地追求所谓排名与面子工程。倘若有一天,当国内的数学研究水平真正走向世界顶尖之时,所谓“fraudulent scientists”的帽子,也就不攻自破了。

版权声明

本文由ScienceOpen苏州办公室翻译整理,中文内容仅供参考,

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欢迎转发本文至朋友圈,公众号转载请联系

haibao.xue@scienceopen.com

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