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电话加代给了加代,“喂。”

“万老板,怎么样?好玩吗?”

“能量挺大啊。怎么不来阳江呢?都给我砸了。怎么不来阳江呢?来阳江吗?”

加代说:“我来阳江干什么呀?

“打架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跟你打架什么什么什么意义呢?我把你兄弟打进医院了,把你这么多公司砸了,我何必上阳江跟你干呢?万老板,你不可能一直在阳江待着吧?你雇佣这帮兄弟一天花钱不少吧?你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候,你这帮人最好别离开你。一旦离开,我就砸你你公司。”

“斗勇改斗智了?用上计谋了?避实击虚呗,虚虚实实呗?你是曹孟德呀?你给我俩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呗,兵者诡道也,是不是?”

加代说:“你他妈才玩几天社会啊,你他妈才吃几天饱饭?你等着,今天晚上就不打你阳江。我这边还接着打呢,我看你们还有哪个买卖,我全给你砸了。你自己看着办,我把你买卖全砸黄。”

“加代,你在哪?”

“我在深圳呢,你要来找我呀?”

老万说:“我现在给你送两千万,能来得及吗?”

“晚了,我不告诉你了吗?现在不是那个价了。”

“过分了,确实过分了。”

加代说:“还有更过分的。”
“不是,我是说我过分了。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装B了。三千万呢?”

“你诚恳点。”

老万说:“我错了,我服了。代哥,别砸了,行吧?”

“那你现在就给我把钱拿过来。我在深圳等着你。我今晚上我都不睡觉,你尽快赶过来。不许带人,你一个人来。”

“行,我马上过去。”

凌晨五点半了,老万一个人来到了深圳。来到忠盛表行,里面全是人,太子辉、徐刚也都过来了。老成一进门,“代哥。”
“你比我大,不能让哥。”

“江湖岂能以年龄论高低,英雄不问出处”

加代一摆手,“万老板,请坐。”

老万双手合掌,以示感谢。加代问:“钱怎么说?”

老万把三千万的支票拿了出来,往加代面前一放。加代拿起来看了看,往桌上一拍,说:“我还有一个要求。”

“你说。”

“钱给我了。你得把打人的人给我交过来。”

老万一听,愣了一下,说:“行。什么时候?”

“现在。”

“没问题,我公司......”

加代一摆手,“公司我就不砸了。但是以后......”

没等加代说完,老万说:“以后我绝对不招惹你。”

加代一听,“打电话吧。”

“哎!”老万拨通电话,“小子啊。”

“哎,大哥。。”

“你来趟深圳呗。大哥跟这边谈得不错,你过来一起吃个饭,正好你跟这边接触接触。”

“大哥,我已经走了。”
“上哪了?”

“我给海峰办转院,我们走了。你放我手上的一千多万,我都拿走了。”

“不是,你回来,你上哪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哥,我得走啊,我能去吗?我他妈也不傻。”

“老弟呀,我对你不薄啊。”

“哥,我永远记得你恩情。别的话我就不说了,电话号马上我就要换了,以后你找我可能也找不着,我就离开这地方了。你就保重吧。等有朝一日,我好起来了,这钱我给你还回来,我数倍还给你。再见了,大哥。”

“不是......”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加代一看,笑了,“走了啊?”

老万激动地说:“我对任何人一片赤诚,结果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行,大哥,我可怜你,我也理解你啊,那你就回去吧。公司装修,我也不砸了。以后心里有个数吧。”

“兄弟,谢谢。”老万离开了忠盛表行。

大哥没有为难老万,因为本身和他也没有什么过节。对于老万这种人,加代是该交的交。该用的用。搞钱是硬道理。如果不跟他要钱,他也不知道疼。让他知道疼之后,他才知道怕。以后交往的时候,他会有一个敬畏之心。再说了,薅羊毛不能尽一只羊薅。等他下次找办事的时候,钱就来了。

李玉良和海峰再次消失。加代去看赵三,赵三说:“海峰没死呀。”

“三哥,后来我才知道。消失了,都走了,找也找不着。以后防备一点吧,有了仇家,自己还没数吗?就这样吧。”

赵三问:“老万给你钱了吗?”

“你猜呢?”

“我估计不会少。”

“三哥,那你什么意思?”

“没意思,我闲问。”

“哦,你的钱还没给我呢。”

赵三一听,“什么钱?”

“你不是答应五百万吗?老袁答应的。”

“那还要吗?”

加代一听:“那我跟老万说一声。”

赵三赶紧一摆手,“你这人也真是的,我一会儿跟老袁说,让他下午找你。”

加代说:“不是我要,是马三要,耀东也要。我是替他们说的。”

“行,给你。”

赵三让老袁给了加代五百万,加代也收下了。这要是放在五年前,加代绝对不会要,但是时代变了,整个社会已经把金钱放在了第一位,加代也得考虑让兄弟们过上好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