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里,老万说:“老弟,真是,没怎么走过社会吧?在社会上没吃过什么大亏是不是?我的话都说到那个程度了,你想象不到我有多厉害吗?”

“我没法想象。要不你让我知道知道,让我见识见识。”

“哎呀,哥今天心情不错,我还没在本地,你这样吧。五天以后,我从香港回来,我找你。你等我五天。”

加代说:“不用,我上香港找你。”

老万一听,“你还敢来香港?哎哟,我艹,你是不非要比量?”

“非要比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万说:“我叫我俩弟弟找你。你敢报点吗?”

“我就在阳江呢。报什么点呢?”

“那行,我不欺负负,你说什么位置什么时间?”

加代说:“那就今天晚上呗。今天晚上七点,就在医院后门,我就在这等着你。你叫你俩弟弟过来吧。你跟他说加代到了,让他防备点。你让他俩知道知道是谁打他的。”

“给你能耐的,你等着吧。”放下电话,老万拨通电话,“小子啊。”
“哎,大哥。”

老万说:“有个情况啊,晚上七点你跟海峰把人带上去你们那朋友,赵三住的医院。”

“我知道。”

“在医院后门,来了一个社会,跟我装牛逼,你们俩今天带人去把他给我灭了,把他给我铲除掉。”

“跟你装B了?”

“跟我装大牛逼了。”

“行,没问题,大哥。晚上七点是吧?叫什么名?”

“叫加代。”

大李小子一听,“叫什么名?”

“叫加代。你俩知道啊?”

“万哥,真是他呀?”

“真是他。”

“万哥,我就想说一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人是海峰的死仇。上次在东北差点就把他销户了。大哥,如果我们今天晚上把他销户,你能扛住吗?”

“还有这仇啊?”

“有啊。你先别管我能不能扛住,这都不叫个事。你就说你俩能不能打死他?”

“我能让他碎尸万段,我让他连尸首都找不着。”

“行了。小子,你晚上去吧。你尽管去打,一切后果,大哥来担。”

“大哥,我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海峰。”

“好嘞。我把他电话发给你。”老万挂了电话。

李玉良把海峰叫了过来,“海峰,你猜谁来找你来了?”

“谁?”

“加代。”

“北京的吗?”

“对。”

“在哪呢?”

“说就在阳江,跟赵三在一起。说来打我们的。”

“小哥,我今天晚上把销户。”

李玉良一摆手,“海峰,加代不是赵三。赵三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知道,那就是吓派。不得不承认,加代有那么两下子。但是大哥也说了,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肯定罩着我俩。今天晚上你就放开干,我不跟你抢风头,晚上你单独带人去,把所有兄弟全都给你。你就大张旗鼓地干。干完这场仗,我跟大哥一说,让大哥提拔提拔你,将来大哥把那个其他城市的买卖也分你一份,你管公司,跟我平起平坐。”

“小哥,你真是是我恩人啊。真的,你是我生命中的贵人。”

“那有什么的,哥们儿不得荣辱与共吗?”

“那没说的。小哥,以后我为你马首是瞻。”

“那你晚上就去,别丢脸了。毕竟在这边,不像在东北。”

李海峰说:“在东北我确实比量不过他。加代人脉挺大,黑龙江的、辽宁的,认识的哥们确实挺多。但是如果在南方,我李海峰不吹牛逼,我能把他根都拔了。”

“这话听着提气。海峰,晚上看你的。”

“哥,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你把电话给我。”

大李小子把加代的电话给了李海峰。“小哥,你看我怎么说,你看我的气势。”李海峰把电话拨了出去,“哎,加代呀,还知道我是谁吗?”

“你谁呀?”

我李海峰,你峰哥。

加代一听,呵呵一笑,“啊,你真跑阳江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什么时候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晚上我把你送上路。”

“哦?现在混成这样了?那晚上七点你别忘了,在医院的后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今天晚上新仇旧恨一块儿算。我希望你像个男人一样,今天晚上让我看到你的身影,你能站在头一排,你别往后躲。”当年在吉林把没你给炼了,算你命大。今天晚上给你五马分尸。”

加代一听,说:“我等着你。”

“七点,你别跑。”

“我等着你。”放下电话,李海峰说:“行吗?小哥,我的语言行不行?”

李玉良说:“海峰,你有文化了,你不告诉我你没念过书吗?”

“没念过书,我不也看电视剧吗?周润发、万梓良演的电影全这么说话,全是这派头。”

“行行行,晚上看你的了。”

“哎,那我去准备了。”海峰说道。

赵三的病房里,老袁说:“兄弟,这里也没有外人,你有把握吗?我看你身边就这么几个人。”

赵三一摆手,“你可别瞎操心了。你知道这在深圳是什么人物?”

“不是,我就是好意提个醒。”

赵三说:“代哥,你不用听他的。你看兄弟什么时候来?”

“我打个电话。”加代拿出了电话,开始拨号。

赵三说:“代弟,人多叫点。不是三哥长他人威风,这个李海风确实霸道。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吗?我他妈了吃了一个大亏。他敢干,手黑,是一个猛将。”

加代拨通了电话,“耀东啊。”

“哎,哥。”

加代说:“有一员猛将把赵三哥撂躺下了。”

“哦,那怎么的?”

“我想调你来上阳江,替哥出头打一场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