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里,加代问赵三:“伤得严重不?”

“打我胸口上了。再偏一点,打心脏上,我就没了。”

“这样吧,我今天晚上就不过去了。一大堆朋友在,我陪他们把酒喝完。明天上午我回深圳,然后到你阳江,我过去看看你去。行不行?三哥,你要是敢骗我,别说我急眼了。”

“你放心,不可能。大夫让袁哥给我准备后事,袁哥给我棺材都买好了。寿衣都整整齐齐在这放着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艹,说话都吓人了,你撂了吧。”加代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赵三说:“袁哥,你下楼给我买一身寿衣。明天他来了,让他看。”

“有必要吗?”

“你快去吧。”

老袁去给赵三买寿衣了。加代当天晚上确实是跟勇哥出去喝酒了。第二天上午,加代带着马三、丁健、郭帅往深圳去。在北京机场,孟军给加代打了个电话,“哥。”

“哎,军子。”

“哥,我到广州了。”

加代一听,“行。我正好回深圳。你到深圳等我,跟我出门,上阳江。”

“我那个事?”

“你那事......你先回来,但是你别跟我回北京。不行的话,再躲一段时间。”

“也行。”

当天下午,加代带着几个兄弟到了阳江,来到了赵三的病房。赵三躺在床上,看着来人说:“哎呀,代哥来了。哎呀,兄弟,都来了哈。”加代叫了一声三哥,并且和老袁打了一声招呼。看到赵三病床旁边放着的寿衣,加代问:“这是什么东西?”

赵三说:“我跟你说,你还不信,差点就把衣服穿上了,差点我就没了,你差点见不着你三哥了。”

“伤到哪了?”

赵三把被子一掀,加代一看确实打胸脯上了,伤得肯定是不算轻,挺严重。加代问:“怎么回事啊?三哥,我来都来了,我得知道原因和经过啊。”

赵三按照自己的思维把事情说了一遍。根据赵三的作风和做事风格,加代知道赵三多少有点添油加醋。至于被打的具体原因,赵三自己也不知道。

加代说:“三哥,你说怎么办?上次在吉林,你不是告诉我,已经把李海峰整服了嘛。”

“服什么服啊?我他妈差点死在他手上。”

加代问:“有电话吗?我联系他。”

老朝在旁边说:“加代兄弟!”

加代一转头,“哎,你好。”

老袁说:“昨天的电话是我给你打的。”

“啊啊啊,你好,你好。”

“这个,我有这老万的电话。兄弟,你来之前,赵三跟我说民不少,说你在深圳挺厉害,但是我跟你说,阳江的老万也相当不一般了。”

加代问:“有多不一般?”

“反正就是相当不一般。”

加代一听,“你是不是不知道啊?”

“啊......”

加代问:“他是干什么的?”

“什么都干。房地产、娱乐行业等等,什么挣钱他干什么!很有钱。”

“三哥,这俩小子怎么跟上他了?”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他的我也不知道。”

加代说:“行,你把那姓万的电话给我,我给你们要个说法。三哥,你得给我定个调子,你想要什么说法?”

赵三说:“我想他。”

干死

加代一听,“那是费劲了。要钱吧。”

“要钱也行。”

加代说:“你说个数吧。”

“一个亿。”

加代一听,说:“我整不过他。我干什么呢?”

“不是,都在看着呢,都知道你厉害,你也来了是吧......”

“三哥,你这是玩我呢!你这是找我许愿来了吗?”

“不光是我,王志、宏武、黄强和黄亮都受伤了。”

“我先问问吧。袁哥,你把电话号给我。”

电话号拿过来,加代把电话拨了过去,“喂,我是赵三的朋友。你姓万啊?”

“谁的朋友?”

“我赵三的朋友。”

“我不认识赵三。”

加代一听,转头对赵三说:“他不认识你。”

“他不认识我,他认识老袁。”

电话里,加代问:“你认识老袁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袁我认识。什么意思?”

“我是老袁朋友。你把他会馆砸了,这事怎么解决呀?”

老万一听,“你是谁呀?”

“我是加代。”

“哪一加代?”

“我是深圳加代。”

“深圳的加代,怎么的,你出头办这事啊?”

“怎么的呀?我办不了啊?”

“兄弟,先不说你是谁。我也不知道加代,我确实不太知道你。你给我打电话前,没了解了解我吗?”

加代问:“我了解你什么呀?”

“我姓万,我叫万老才。你没通过各方面的关系,朋友了解了解我是干什么的吗?”

“什么意思?”

老万说:“我的意思就是你胆子不小啊。你还敢给我打个电话要说法。老袁都不敢跟我要说法,你敢?你怎么想的?”

“我没太明白呢。你的意思你挺硬的,挺牛逼呗。就是不能找你是不是?”

老万说:“差不多吧。我新收了两个兄弟,社会也好,白道也罢,任何人都不是对手。我都没想到还有人敢给我打电话。老袁给我打电话都没有用,何况老袁的朋友呢。听你声音,你应该岁数不大吧,我叫你一声老弟,你哪来回哪去?老袁的会管很快就不是他的了。”

“那会是谁的?”

“我的。即使今天你不找我,三天之后我也要找老袁,让他把会馆兑给我,他那买卖不是挺挣钱吗?我给他收购了。我砸会馆是砸我自己的买卖,和你有什么关系?”

加代说:“我在广东这些年。我没听说有你姓万的这么一号人物。你要这两下子,我俩见一面。在哪都行。你找我,我找你,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