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联网的浪潮中,咪蒙这个名字曾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象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自媒体兴起之初,凭着犀利观点和锋利言辞闻名的咪蒙,很快拥有了大量粉丝,赚得盆满钵满。

她的文章一度成为社交媒体上的热门话题,引发广泛讨论。

她的观点,说出了大家想说又不会说、说不好的话,获得追捧。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后期的她,为了流量,似乎陷入了钻牛角尖的嫌疑,让自己的路越走越窄,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她的一些文章被批评为“毒鸡汤”,充满了负能量,并且为了流量发布了虚构的消息,给社会大众造成了焦虑和恐慌,影响恶劣。

咪蒙的一些文章中,女权意识和精神传销意识过重,容易对读者产生负面影响,误导他人。

还有些文章煽动情绪,挑战社会禁忌问题,而内容却是虚构杜撰的。

因为这一系列的问题,咪蒙及其相关账号被多个平台封杀,并被禁止发布任何内容。

近些年来,自媒体的市场风起云涌,咪蒙已经逐渐被人们遗忘。

近日,网上忽然传来了咪蒙的消息:原来,她并没有因为被封杀就无路可走。

相反,咪蒙以其不屈不挠的精神和对市场的敏锐洞察力,在短剧领域实现了令人瞩目的逆袭,再次证明了她作为一个流量天才的实力。

近些年,咪蒙先是,凭借着200万成本的《黑莲花上位手册》拉高了短剧制作的天花板。

无论是场景、服装,还是整体制作水平,都为短剧市场树立了新的标杆。

《黑莲花上位手册》的成功,更是开启了古装短剧的新阶段,其出圈行为可谓现象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接着,在寒假期间,通过制作出品两部短剧《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和《裴总每天都想父凭子贵》,实现了总收入过亿。

前段时间,《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这部短剧的男主苏健铨,还因为撞脸肖战和霍建华,上了热搜。

这两部短剧的成功,不仅仅是在于它们的娱乐性和观赏性。

更在于它们触及了观众的情感共鸣,以及对当下社会现象的微妙反映。

爽剧属性,加上精心设计的剧情和角色,使得它们成为了观众心中的佳作。

更为难得的是,它们不仅在内容上吸引了大量观众,更在制作质量上树立了新的标准,展现了咪蒙对于内容创作和市场趋势的深刻理解。

咪蒙的成功转型,从根本上来说,是对互联网时代变化的快速适应和对观众需求的准确把握。

在被封禁后,她没有选择沉沦或放弃,而是努力沉淀,保持学习,积极寻找新的舞台和机会。

短剧市场的快速崛起为她提供了完美的平台,她凭借过人的洞察力和创新能力,成功地抓住了这一机遇。

在互联网时代,她不断学习、适应变化,并准确把握受众的需求,在不断变化的市场中,再次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咪蒙的东山再起,不仅是一个关于个人奋斗和成功的故事,更是一个关于时代变迁和机遇把握的故事。

会赚钱的人,怎样都能赚钱,知道受众想看什么,喜欢看什么,换个赛道还能成功!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咪蒙确实有过人之处,可以称得上是流量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