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叫本杰明.埃德尔曼 Benjamin Edelman,曾经是哈佛商学院的一位天才教授,从小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成绩优异,聪明但并不绝顶。

在别人熬夜苦读只求毕业的时候,埃德尔曼在哈佛轻轻松松地拿了4个学位。包括经济学博士和法学博士。后来,他又在哈佛任教11年,甚至有望获得哈佛终身教授的职位。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高智商的人,却因为4美金跟一个中餐厅老板死磕,随后引发网络热议。

这一火,直接把到手的终身教职给烧没了,还落得了个声名狼藉的下场。今天我们来聊聊这起轰动全美的奇案。

4美元风波

事情发生在2014年12月初,这天,哈佛大学商学院副教授本杰明.埃德尔曼打电话到学校附近的一家名为Sichuan Garden(四川饭庄)的中餐厅订外卖。

他点了一份蒜酱鸡丝、一份花生炒大虾、一份辣椒炒鸡和一份红烧鱼。

四川饭庄位于美国麻州布鲁克莱恩,与哈佛大学只有一河之隔。

别看它店面装潢很不起眼,但这是一家有17年历史的老字号中餐厅了,在布鲁克莱恩镇上的口碑非常不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埃教授饱餐一顿之后,随手拿起小票看了起来。这一看不要紧,看出来问题了。埃教授订餐时参考的是四川饭庄网站上的价格,但他却发现餐厅每道菜多收了他1美元。

于是,2014年12月5日下午2:47分,他给餐厅发去了一封邮件,要个说法。20分钟之后,餐厅负责人段然就发来了回信,上来就道歉,并解释说

「我们网站上菜品的价格有一段时间没更新了,我保证会更新。如果您需要的话,我可以发给您含有最新价格的菜单。」

一般人收到餐厅老板这样的解释和道歉后,都不会再深究此事了,毕竟物价一直在上涨,餐厅菜品涨价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可埃教授可不是一般人,他有法学背景,同时也是一名律师,餐厅的行为,在他眼里,就是欺骗消费者,这他可忍不了。

3:18分,埃教授给餐厅负责人段然发去了这样一封回信:「谢谢你的回复,我们很喜欢你们的食物,但改价后的新菜单就不劳你们再发过来了。

根据马萨诸塞州的法律,你们在网站上宣扬一种价格,实际却收取另一种价格,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我强烈要求你们立刻停止这种行为。如果你们不知道该如何更改网站上菜品的价格,我劝你们可以先关掉整个网站,等完成信息更新后再上线。

另外,根据马萨诸塞州消费者保护法MGL 93a的条款,商家如果明知做法不合法、却故意违规的话,需要赔偿消费者3倍的损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埃教授一共点了4道菜,每道菜四川饭庄多收了他1美金,也就是说,埃教授希望得到4 X 3 = 12美金的赔偿。

末了,埃教授在邮件里说「你可以把这12美金打到我的信用卡上,也可以把支票寄到我家。」

2个小时之后,段然又给埃教授回信了,依然拿出来服务行业从业者应有的良好态度,上来先感谢埃教授地理解,然后进一步解释说

「我们就是一个家族式小店,也为自己能够提供正宗的四川美食而感到自豪。您看这样可以吗?我们就按照网站上的价格收您的这单,并退还给您3美元,这样您能接受吗?」

这里的这个三美元应该是段然算错了,或者是发邮件的时候写错了。

绝大部分肯定会觉得事情到这儿,差不多就得了,但埃教授不知道是不是轴劲儿上来了,依旧不依不饶。

第二天12月6日一大早,埃教授就给段然发去了一封回信,首先说道「你们饭庄多收了我4美元,不是3美元。」

接着扔出重磅炸弹说「我突然想到,只让你们给我这一个客人退款是便宜你们了。天知道你们多收了多少看着网站上的价格餐点的客人的钱。

是你们自己说的,网站上的价格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你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严重的法律问题,也没有意识到明知故犯会导致更高金额的罚款。

我已将此事报告给有关部门,他们会迫使你们查清楚究竟有多少客人上当受骗,并确保你们把差价退还给那些客人。

至于我这边,你们愿意退我多少我都接受,4美元或12美元都行。」

好家伙,这封邮件可是彰显出了埃教授作为法学博士的「威严」了。面对埃教授的严词厉色,四川饭庄这边也拿出强硬的态度,段然给埃教授回信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既然你已经通知了相关部门,那我们就等相关部门的审查结果吧。」不过,段然还是再一次道了歉,并进一步解释说「我们真的没有多收您的钱,您的付款和其他消费者是一样的。

我知道,网站上的菜品价格没有及时更新,一定给您带来了很大的困扰,这的确是我们的错。我已联系了网站设计公司,保证会在接下来几天内更新价格信息。

我已经说过,我可以退给您4美元,您要12美元也没问题,我们也愿意支付。但如今,因为您已经通知了相关部门,我们还是等待相关部门的进一步指示吧。

到时候不管是赔钱或是罚金,我们都会照单支付。我们这么做,也只是想要确保,我们在通过正确的渠道,处理这件事。」

一个小时后,下午1:14分,段然又给埃教授发去了一封邮件,表示说「我们咨询了一下专业法律人士

他们建议是:我们的网站上一直有对于价格的免责声明,明确标注了“价格有可能变动”的字样。这样我们是受到保护的,也不需要遵循您的要求。」

这封邮件显然是刺激到了埃教授,跟我谈法律是吧?放马过来吧。2个多小时候后,埃教授就回复了段然

说「所以你们现在是联系了律师吗?很好,我也是个律师,受马萨诸塞州律师道德规范的约束,此后我将只会跟您的律师直接联系,来处理此事。

请把他的姓名、住址和邮箱发给我。另外,我不同意你所说的,只要在网站上贴上免责声明,就能允许你们在知情的情况下故意宣传比实际收费低的价格。」

此时的段然估计脑子都被创懵了,下午4:36分,他回复埃教授说「我们网站上关于“价格可能会有变动”的标语是写在一个很醒目的提示框里的。

我们的餐厅向来以高质量的食物为荣,我们努力工作,诚实地生活,从不剥削任何人。

我们只是一个家族小店,不像大型连锁店或高端餐厅那样,有足够的预算用于网络营销和网站维护。

一开始,我就提出会退还您差价,并明确地向您保证会尽快修改网站上错误的价格,但很遗憾,这些对于您来说,似乎还是不够,您还是通知了当局。」

邮件的最后,段然再次道歉,并说道「您看起来是个很聪明的人,这事儿真的值得您花这么多时间吗?」

隔天,12月7日下午,埃教授给段然发了最后一封长文邮件,又梳理了一遍事情经过,强调了四川饭庄过错的严重性。

接着埃教授说,「你说得对,我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但如果你一开始就接受了我提出的退款要求,并且真诚地道歉,事情可能早就结束了。」

埃教授的言外之意是,四川饭庄一开始就应该二话不说地退给他12美金。

埃教授接着又说了「如果你这么做了,我可能还能相信你会及时地修改网站上的错误价格,但相反地,你却一直在编造借口,说网站上已经登出了免责声明。

你越是试图声称你们的餐厅没有过错,我就越是下定决心要对你采取更严厉的制裁。」

邮件的最后,埃教授说出了一段让人大跌眼镜的话,他说「经过反复思量,我建议你给我的订单打个半价吧。

我认为这是合理的,你得谢谢我提醒你注意到了网站上的错误价格,如果不是我催促你的话,你可能永远都不会意识到修改网站价格的紧迫性。

当有关部门问起你这件事时,我相信他们也会很高兴看到你为客户提供了慷慨的退款。」

段然最后对埃教授的回复是「感谢您让我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但还是那句话「我会等待当局的进一步指示,如果他们认为我退还给你50%的餐费是合理的,我一定会照做。」

说到这儿,肯定有人会问了,是哈佛给的薪水不够高吗?埃教授怎么就跟一顿饭钱较上劲了?

其实公开资料显示,埃教授根本就不缺钱。13岁时,他就开始给人充当计算机顾问,每小时收费10美元。

1998年,他从华盛顿著名的伍德罗.威尔逊高中(Woodrow Wilson Senior High School,现称Jackson-Reed High School)毕业,还获得了「毕业演说致辞人」的最高荣誉。

2002年,他同时拿到了哈佛大学经济学学士和统计学硕士的学位。大学期间,他曾给全美职业橄榄球联盟(NFL)和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做过顾问,时薪400美金。

2005年,他拿到了哈佛法学博士的学位。2007年,又获得了哈佛经济学博士的学位。此后,一直在哈佛任教,还给很多知名公司提供过咨询服务,每小时咨询费高达800美金。

11年的时间里,他在哈佛商学院,从助理教授一路做到了副教授。

并且根据《西雅图时报》的报道,埃教授的校外收入比他作为教授的薪水还要多,不过这种情况在哈佛商学院的老师中并不罕见。

2012年,埃教授豪掷127万美金在距离四川饭庄不到半英里的地方,买下了一栋独立屋。除此之外,埃教授还有着显赫的家世。

他父母都是知名律师,他的大伯母玛丽安.赖特.埃德尔曼是著名美国人权斗士,致力于为弱势儿童发声,是儿童保护基金会的创始人和主席,也是第一位进入密西西比州律师协会的非裔美国女性。

可以说埃教授从小接受的就是精英教育。

说完埃教授,咱们来聊聊四川饭庄这边的背景。四川饭庄的创始人名叫段小毅,出生于四川成都,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

1991年,他漂洋过海,来美国留学。一开始,他是抱着音乐梦,踏上异国他乡的土地的。初到美国时,他就读于波士顿大学艺术学院,攻读声乐表演专业的研究生。

随后的几年里,他虽然也受邀参加过一些大型音乐会的表演,但现实的无情让他意识到,想要靠艺术养家糊口是很难的。

1997年,段小毅在麻州布鲁克莱恩开了第一家中餐厅Sichuan Garden四川饭庄。凭借着第一代移民勤劳拼搏、坚韧不拔的奋斗精神,餐馆的生意被段小毅经营的蒸蒸日上。

几年后,他又在麻州沃本开了一家分店。跟埃教授邮件battle的段然,是段小毅的儿子,同时也是四川饭庄布鲁克莱恩的负责人。

段然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调酒,四川饭庄内有一个叫做blossom bar的酒吧区域,段然就是那里的调酒师。

通常来说,美国人喜爱的酒吧与中餐馆是没有太大关系的,但段然却将两者完美融合。

调酒时,他会用上一些有中国特色的原料,比如陈年白酒,甚至会尝试在鸡尾酒中加入姜、胡椒粒、麻油等材料。

2014年秋天,段然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美国调酒师大赛中夺冠,并登上了GQ杂志的封面,被誉为「美国最具想象力的调酒师」。

段然和埃教授在各自的领域都算得上是「成功人士」,而这两位成功人士的命运,却因为区区4美金纠缠在了一起。

邮件battle后的第三天,2014年12月9日,波士顿新闻网率先将两人的往来邮件内容全数公开,接着多家媒体跟风报道,事件瞬间引发了网络热议。

有华人网友在博客中说,邮件被公开的原因是,埃教授把此事件当作商业欺骗案例,给哈佛商学院的学生们上课,结果学生们都看不下去了,把这事儿捅给了媒体。

但是根据中国新闻晨报、美国福克斯新闻、以及波士顿新闻网等多家报社的报道,是段然联系了波士顿新闻网,并把他们的往来邮件交给媒体的。

总之,不管是谁把这事儿捅给了媒体,埃教授接下来是切身感受了一把什么叫做「舆论暴击」。

不管是华人网友 ,还是美国网友几乎都一边倒的支持四川饭庄,认为埃教授这就是「小题大做」、「存心找茬」。

还有人说,埃教授真是给麻州的律师们和哈佛商学院打了个最差的广告。哈佛明星教授摇身一变成了「网络上最可恶的人」,还喜提了个「四美元教授」的绰号。

有网友甚至毫不客气地称他是个「douchebag」,也就是混蛋的意思。

知名美国媒体Vox粗略算了一下,埃教授为解决这4美金的问题,前前后后写的邮件加起来超过了1100个单词。

按照普通人每分钟打字50个单词来算,埃教授在这件事上起码浪费了20分钟的时间,这还不包括他构思邮件内容和查阅法律条文的时间。

花20分钟,就为了追回来4美金,换句话说,埃教授认为他的时薪也就值12美金。

12月10日,哈佛商学院的2名学生发起了一项捐款活动,号召每人向「大波士顿地区食物银行」捐款4美金。

大波士顿地区食物银行是一个救济饥饿人群的非盈利组织。「4美金」这个金额显然是为了恶心埃教授。

哈佛商学院的这2名学生表示,埃教授的个人行为不能代表整个商学院。提起哈佛商学院,很多人认为这里的人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把金钱看得比一切都重。

两位学生想通过捐款活动改变大众对哈佛商学院的刻板印象。

相比埃教授,四川饭庄这边则收到了不少网友们的好意。

有人提出可以为他们提供免费的司法服务;有人说可以帮他们免费设计网站;还有人为了支持他们的生意,决定集体来订午餐,一股脑下单500多美元。

餐厅老板小段和老段很感谢大家的支持,但也婉言谢绝了所有无偿帮助。

12月10日下午,埃教授在自己的个人网站上刊登了一封道歉信,表示「他已经反思了自己的说话方式,并且已经联系了段然,会当面向其本人道歉。」

埃教授与四川饭庄之间的纠葛到此就告一段落了,但舆论还远没有平息。有媒体深扒了埃教授的过往,发现他的「轴劲儿」似乎由来已久。

互联网警长

就在埃教授和四川饭庄之间的纠纷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一家名为Osushi的日料店的店长又站出来,为这场闹剧添了把火。

店长公开了2010年时他与埃教授之间的邮件往来,原来相似的故事4年前就发生过。

当时埃教授在Groupon上买了三张Osushi的优惠券,结果用的时候发现优惠券不能用于购买「固定价格的套餐prix fixe」。

商家的解释是,「固定价格的套餐」已经属于是一种优惠了,他们在Groupon网站上也清楚地标注了:该优惠券不能与其他任何优惠同时使用(Not valid with other offers)。

不过,埃教授对Osushi的解释显然并不买单,他搬出了一大堆法律条文,试图说服商家「固定价格的套餐」并不属于一种优惠形式。

但商家还是冷冷地甩出了一句「固定价格的套餐就是一种优惠,正如其名字所说的,它的价格是固定的,不能再使用优惠券了。」

面对商家强硬的态度,埃教授彻底怒了,他说「我坚持认为,你们需要按照我要求的方式来兑换我的三张优惠券,包括允许我购买固定价格的套餐。

另外,我还需要你们把我优惠券的有效期延长六周,作为我在这一纠纷上所花费的时间的补偿。

如果15天内我的诉求没有得到解决,我就会投诉到波士顿执照委员会,要求他们吊销你们的食品经营许可证和酒类经营许可证。

我认为波士顿市政府不应该给一家不诚信的餐馆颁发任何许可证。」

Osushi的店长彻底气炸了,他说「我们可以给你退款,没有任何一家餐饮零售店会愿意跟你这样自大的人打交道。

我会给哈佛商学院写信,让他们看看你是怎么滥用你在课堂上教的谈判策略的,你应该为你的行为感到羞耻。

以后我们店永远都不欢迎你,如果你敢踏进我们店一步,我们就会报警,以非法侵入罪把你请出去。」

除了四川饭庄和Osushi日料店,2000年,埃教授还把2家未经他同意给他发广告传真的公司告上了剑桥的小额索赔法庭,要求赔偿。

美国《电话消费者保护法》确实明确规定,禁止广告公司擅自发动垃圾传真。这两起案件中,埃教授胜诉一起,获赔1519美金。

但被告公司很快宣布破产,这笔钱埃教授也没拿到手。

说到这儿,肯定又有观众想问了,这埃教授是不是有什么打着大学者、大律师的旗号,恐吓小商家的业余爱好?这还真不是,因为埃教授不仅喜欢跟小商家死磕,也敢跟大公司硬刚。

2008年,埃教授就把谷歌告上了法庭,因为他发现谷歌跟一些「误植域名」(typosquatting)的非法网站合作,在这些网站上投放了广告。

误植域名,typosquatting,是指使用故意拼写错误的知名网址来注册域名。

比如说,微软的网址是microsoft.com,不法分子就可能会注册一个microsofkt.com的域名来诱导访问者进入他们的网站,通常都带有恶意目的。

埃教授就在一些误植域名的非法网站上看到了来自Google Ads的广告。但谷歌可是互联网界的巨无霸,埃教授也深知官司的胜算几乎为零。

于是他想到了集体诉讼,呼吁那些被误植域名网站侵权的商家们,一起联合起来,控告非法网站和谷歌。

不仅如此,2010年,埃教授又盯上了facebook。他发现,即使用户选择了「拒绝分享数据」,facebook还是会把用户数据泄露给广告商。

埃教授的大胆披露,间接引发了一场巨头公司对社交网络隐私政策的重大改革。

2014年1月28日,埃教授又在个人网站上发表了一篇题为「Blinkx黑暗面」的博文,揭露线上广告公司Blinkx的弹窗广告具有欺骗性。

埃教授的个人网站在学术圈内是小有知名度的,此举引发了人们对Blinkx的抵制,导致Blinkx的股价3天内狂泄31%。

Blinkx是一家数字广告技术公司,创始人毕业于剑桥大学计算机系,他们致力于把网络视频观看者和内容出版商以及分销平台连接起来,利用广告赚钱。

Blinkx的名气虽然远没有谷歌响亮,但专攻「视频音频搜索」个细分市场内。2007年,Blinkx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

面对埃教授的指责,Blinkx这边也没有坐以待毙,他们说埃教授是收了他们竞争对手的钱,在故意抹黑他们。这场battle一度引发过广泛关注。

可以说在四川饭庄事件爆发之前,埃教授一直是在线消费者保护领域的领军人物。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尔文.罗斯 (Alvin Roth)曾将埃教授比作「互联网警长」,罗斯说如今的网络环境就像狂野的西部,而埃教授充当的是治安官的角色,这可是相当高的评价了。

2014年12月,埃教授曾针对四川饭庄事件,接受了《Business Insider》的采访。他表示,波士顿新闻网的那篇报道完全忽略了他的行为给其他消费者带来的好处。

他说「我们的日常消费活动通常都依赖于对商家的信任。点外卖时,理所应当的会认为,网站上看到的价格就是实际要支付的价格。

那家饭店也知道他们网站上的价格很久都没有更新了,如果没有我的催促,他们将在什么时候采取行动呢?至少我很高兴我为其他消费者解决了这个问题。」

如果埃教授说的是他的肺腑之言,那么我想他跟四川饭庄死磕的原因,可能是出于他的学术洁癖。

作为在线消费者保护领域的「互联网警长」,他看不了任何不规范的行为,有时也可能会做出过激反应。

他的发心也许是好的,但行为方式有点欠妥。人,作为一种社会性动物,有时候比起高智商和渊博的知识,高情商更加重要。

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埃教授还是为他的处事方式付出了代价。

余波难平

埃教授本来在2015年是有望成为哈佛大学的终身教授的,但在递交申请时,四川饭庄事件和Blinkx事件引起了哈佛内部审查委员会的注意。

这两起事件都引发过不小的社会争议。四川饭庄事件中,人们看到了埃教授咄咄逼人的一面。

Blinkx事件中,Blinkx公司则称埃教授大义凛然的文章其实是「拿钱办事」,这又让人们对埃教授的职业道德产生了疑问。

慎重起见,哈佛大学延长了埃教授终身教职的考核期,决定于2017年重新审核他的申请。可到了2017年,审查委员会又收到了12条关于埃教授人品问题的匿名投诉。

说白了,还是埃教授平时太爱较真儿,得罪了不少人。

审查委员会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最终他们决定用投票的形式来决定埃教授是否能获得终身教职。

埃教授必须拿到哈佛商学院三分之二的教授的同意票才能通过审核。可想而知,教授们在投票的时候也会考虑一下这个人是不是个容易相处共事的人。

不出所料,埃教授最终只拿到了58%的选票,与哈佛大学终身教职失之交臂。埃教授的任教合同到期后,哈佛大学也没有给他续约。

2018年,离开了哈佛大学的埃教授被微软聘用,成为了微软的首席经济学家。

2023年,沉寂了许久的埃教授再次走入了公众视野,这次是因为他一纸诉状,把前东家哈佛大学告上了法庭。

埃教授说,哈佛大学对他终身教职的审核有失公允。以前审核终身教职的申请时,从来没有用过投票的形式。

考核文件中的12个匿名投诉,内容也都比较模糊,哈佛大学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来回应各种质疑。

埃教授还怀疑哈佛大学只是担心争议事件会影响学校的声誉,才不通过他的终身教职的申请的。

不过埃教授的终身教职申请被拒,对于哈佛商学院的学生们来说,可能是件好事。毕竟如果哪门必修课的教授是个吹毛求疵、学术洁癖的人,学生们的日子肯定是不会好过的。

在民事诉状中,埃教授要求法院判给他损害赔偿,并要求哈佛大学再次审核他的终身教职申请。

他认为,哈佛大学此前的做法给他的职业生涯和声誉带来了负面影响,也损害了他的经济利益。

在采访中,他还表示自己有资格,并且「非常适合」终身教授的职位。如果哈佛大学愿意重新考虑,给他这个offer,他是会接受的,不知道是不是在微软又干得不开心了。

当然了,在这件事上,埃教授也不是没有支持者的。

哈佛法学院教授Dr. Lawrence Lessig劳伦斯·莱西格博士就表示,埃教授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学者,他有一种想要消灭所有不公正现象的冲动。

在我看来,他的终身教职申请被拒,是哈佛商学院的悲哀。」

这起民事诉讼目前还在进行中,不过在美国,是很少有教授能通过法律途径获得终身教职的,所以大多数人认为埃教授的胜算并不高。

我在收集资料的时候还读到了一则新闻,2022年4月,埃教授又跟阿联酋航空杠上了。

事情是这样的:2019年12月,埃教授在阿联酋航空预定了次年11月从美国西雅图飞往迪拜的机票,并用积分兑换了妻子和两个儿子的商务舱席位,当时他的两个儿子分别是4岁和7个月。

后来新冠疫情爆发,阿联酋航空公司取消了航班,并把机票的有效期延长了36个月。

2022年,埃教授一家准备使用机票飞往迪拜,但此时埃教授的小儿子已经年满3岁了,需要独立座位。

航空公司就让埃教授给小儿子补差价,这埃教授自然不能同意了。于是和阿联酋航空公司展开了漫长的拉锯战。

看来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埃教授据理力争的执拗劲儿应该是这辈子都不会变了。

有人说,也许埃教授的专业性毋庸置疑,但让我和这种人做朋友,我是做不到的。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