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字中证道。——唐泪」

这个世上。

没有任何人,能够得到所有人的认同。

但是反过来说,并没有任何人,需要得到所有人的认同。

这是逻辑的正反面。

所以实际上,我们不必过度关注那些喧闹的声音,只需从自我出发,去研判世象,认知、思考并分享,即已足够。

本篇小文,仍立足于演技问题。

也仍然是郭富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香港影坛卧虎藏龙。

很多人都风格突出,比如周润发的气场、周星驰的大巧若拙、张国荣的不羁、梁朝伟的内敛、吴镇宇的癫执和张家辉的斗狠,在过往关于表演的研判中,也被一再提及。

但很多人在评判表演的时候,都会犯一个低级错误。

他们没有标准。

这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纯粹凭喜好、立场和感觉,去定义和描述一个演员的表演。

进而,当然就陷入了立场和偏好之争。

无非你一言、我一语。

最后就没有结果。

1989年,郭富城出演了个人第一部电影。

两年后,凭《九一神雕侠侣》的银狐角色,提名了金像奖最佳男配角。

这次表演为何被提名?

这个角色,可以用五个字来定义,冷、傲、狂、义、狠,而郭富城在每一个点上,都可谓相当出色。

反转来看,此时的郭富城,出道两年,仅拍了六部电影,其中一部,还是“走马灯”式群星电影《豪门夜宴》,行业历练其实并不充足。

以前曾经讲过,郭富城其实是天赋型演员,不少人哗然。

但这只是一个基本事实。

我们接着往下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92年,他开始正式担纲主角。

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密集上映了十一部电影,可惜限于电影本身质素,单谈演技,或仅有1993年的一部《赤脚小子》可以单列。

角色关丰曜,质朴、干净而又执着,其命运令人嗟叹。

尤其突出的,是片末那场一镜到底的悲情戏,郭富城的表演,充满了灵性和爆发力。

说到底,什么叫表演?

首先是演员对角色的理解,和进入情境的“深度”,在这个基础上,才能谈得上去逼真“临摹”一个角色,并进而令人物鲜活。

这是表演的基础。

而在理解没有问题的情况下,才能谈得上,根植于剧情故事、人物设定层面的入戏和“行走坐卧”等细节。

这个层面,关乎人物性情、肢体语言、情绪表达等种种。

但真正的关键,在于表演的深度。

何谓表演深度?

它可以被理解为,紧扣电影主旨和人物命运的某种共振,通常表现为某种“强情绪”。

这当然首先取决于电影和剧情本身。

换句话说,常规的商业电影,实际上都是并不具备深度的,也没有什么额外的主旨可供阐发和升华,与之同时,这种电影的表演,一般都是简单而浅层的,比如郭富城的《笑侠楚留香》、《雷霆战警》,以及近期的《断网》和《扫毒3:人在天涯》等等。

所以普通商业电影,通常并不具备,探讨演技的必要性。

那么,小众、现实和文艺题材电影,是不是就一定有剧情和表演上的深度?

也不一定。

要视导演的风格、倾向和演员的能力而定。

比如有的导演,尤其喜欢“纪录片”式拍法,他就是不要演员有舞台艺术式的创造,就要求演员完全地贴合现实情境。

而如果导演希望能够升华主题,但演员能力不足,又怎么办?

这个时候,有很大可能,就会避免“怼脸”的近镜头特写,转而会利用背影、侧面和空镜等手段,来表达某种情绪。

这些东西,都是在观影时可以感知的。

就整个香港影坛而论。

个人以为,比较充分表现出“深度”特征的男演员,或有四个,分别是张国荣、梁朝伟、郭富城和张家辉。

比如各列一部代表性作品,或应是《霸王别姬》、《无间道》、《最爱》和《大追捕》。

其间都有情绪的强烈波动。

而郭富城在这方面的作品和表现,则更要多见。

他在《最爱》之外,还可以列出前述的《赤脚小子》,以及《三岔口》、《浮城大亨》和最新一部《临时劫案》。

所谓大喜大悲,向来皆尤见功力。

有很多戏骨级人物,或者有口皆碑的演技派,在面对这样的剧情演绎时,通常就会露馅,或者说“词不达意”,至于例子,早前已有过论述,在此不赘述。

原因很简单。

这是一种,超越“角色临摹”的更深层次要求。

非天赋绝佳者,不可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直至今日,郭富城仍在推陈出新。

当《临时劫案》上映,不少人皆言,该表演可以“封神”。

甚至有忠实影迷,直接抛弃了早前《三岔口》、《父子》、《最爱》、《浮城大亨》、《寒战》和《道士下山》、《踏血寻梅》和《无双》中的角色,直接定义“梅蓝天”为郭富城的“最强”表演形态。

无他,其气场表现、坐卧行止,乃及控场、转承和细节、层次、爆发等能力,皆令人惊讶。

尤具创造力,更惊艳无限。

这是本文重点。

无意臧否他人,但放眼而望,你是喜欢那些,十数年甚至数十年如一日的陈词滥调,还是如郭富城这般,已臻化境,仍时时出新而引人共振的表演?

这已经是一种精神。

表演这件事。

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

无论是对演员,还是对影迷而言,都是如此。

郭富城经常喜欢说的一句话,是通过电影中的角色,真实地活过一回,也尤其喜欢这种奇妙的体验。

这或许,就是一个演员真正的幸福。

而由此可见,另外一个道理。

唯有喜欢,才是真正有效的驱动。

以为然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