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友骅

2月20日台湾立法机构经过了强烈的震撼教育以后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民众党党主席柯文哲在接受访谈的时候突然语出惊人地表示,民众党跟国民党两党之间党团应该要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柯文哲本人要亲自主持,时间就定在2月22日美国众议院中国事务部主席盖拉德来台湾访问见韩国瑜的这一天。他们见面的地点一个是在立法机构,另外一个柯文哲主持的党团会议是在立法机构内部的康园餐厅举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康园这家餐厅是设在立法机构里面,一般外人虽然也可以进去,但是要事先登记。柯文哲不在其他地方举行会餐餐叙而选在康园就说明了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如果是民众党坐东的话,真正在其他的饭店或者其他的地方他是请不起。第二个康园就近,因为2月22日是星期四,2月25日是第二次宴会。他们又希望在这个中间23号加开宴会,针对食安问题进行报告,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就近在康园。第三个,在康园吃饭,因为他们都是所谓的立法机构民意代表,所以可以便宜一点。

现在回过头来讲为什么柯文哲急得要跟国民党党团聚餐,从二月十九号一路走到现在,柯文哲知道这8席真正要发挥战力的话必须跟国民党合作,否则的话这8+1席包含柯文哲发挥不了什么功能。为了食案报告黄国昌,他在2月20日发出了追诉的党团协商,结果只有国民党的洪孟楷一个人捧场,其他没有人到,民进党也没有。这就是说明了一件事情,在立法机构你要搞意识规则或者是搞斗争的话只能多交朋友。过去朱高正说得对,真正两党协商的时候根本没有你小党的地位。

所以两党如果正是在康园聚餐谈未来议程的安排或者法案的安排,这两党必须合作才能够制衡民进党,否则的话力量分散反而容易被民进党各个击破。两党会商以后餐叙完了,下一步怎么做是党团的事。给柯文哲一个建议,不要插手太多,插手得越多反而是问题越多,因为柯文哲经常变来变去。

现在既然两党党团都愿意针对一个问题来解决的话就放手让党团做,原因非常简单,柯文哲是在围墙外面看。围墙里面他认为他党主席有这个责任,事实上柯文哲没有干过立法机构民意代表,他也不知道立法机构的风波险恶。如果柯文哲再硬插一脚的话,这次聚餐完还是各行其是。所以柯文哲如果不放权的话,国民党绝对不会相信民众党。事实上,柯文哲也不要把自己看得那么伟大,什么事情都在他胸中自有韬虑,事实上不可能的事情,这是第一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二个,这次餐叙就要看蓝白之间怎么制衡民进党,但是概率大概不高。因为民众党这8席至少有4席都是自走炮,他们不善于团体作战,他们善于个人的表演秀。在这种情况之下,对国民党来讲愿不愿意被民众党瑕疵还是有待观察。第三个,过去蓝白合作的历史还有他的记录往往是虎头蛇尾,所以民众党跟国民党的结合当然大家看得都会比较放心。但是在放心的幕后如果某位立法机构民意代表只想突出个人而不团体作战的话,这种餐叙也不要吃得多了,毕竟现在的蓝白是形势比人强。

现在还可以说双方吵吵闹闹是因为陈建仁的留守“内阁”已经干不久了,赖清德已经在找下一任的“阁揆”跟相关的“阁员”。陈建仁什么事都没办法做,拼命地用很多东西去困扰他也做不了主,最多让你骂他一顿。可是你能够拿一个留守内阁看守内阁一个僵尸内阁来作为一个练兵的对象吗?

所以国民党跟民众党之间应该要好好想想的是520之后怎么对付赖清德,而不是现在奇招出搞得自己越来越没有招式。从这一点奉劝这两党最好的方式可以餐叙,讨论出一个结果按照节奏进行。事实上要困扰民进党最好的一个方式就是天天甲级动员,每一个法案都跟你表决,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话民进党才会怕你。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原创文章,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本文文字内容未经授权严禁非法转载,如需转载或引用必须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