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一九九八年的深圳,繁华背后隐藏着暗流涌动。

三年前,珠江的毒贩陈嘉乐在深圳敲诈加代的兄弟张荣民,结果被加代带人彻底清理了他在深圳的势力,被迫离开。

三年后的今天,陈嘉乐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珠三角毒王”,身边聚集了三个非常勇猛的兄弟,第一个叫黄子滨,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第二个叫刘士邦,曾在少林寺习武多年,身手了得;第三个叫吕四福,也是个敢打敢拼的角色。除了这三个头号打手以外,手下还有五六十号胆大敢干的兄弟,实力大增。

陈嘉乐心中的仇恨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他决定卷土重来,向加代复仇。

在加代的商业帝国中,付涛以其文武双全的能力排在第二位,江湖人称“二哥”,加代在深圳的生意全权交给他打理。

一天,加代在北京接到了兄弟付涛的电话。

付涛焦急地说:“代哥,张荣民被陈嘉乐的人绑架了。”

加代一惊:“你说什么?”

付涛解释:“张荣民被陈嘉乐的手下绑架,他的司机小锋子反抗时被黄子滨杀了。现在陈嘉乐要我们交两千万赎金。”

听到这情况,加代毫不犹豫的说道:“付涛,张荣民从我到深圳就一直跟着我,他是我的亲兄弟。你听着,不管他要多少,哪怕是三千万,也要把他救回来。我马上回深圳。”

付涛应声:“明白了,代哥。”

加代挂断电话后,立刻安排手下购买飞往深圳的机票,准备亲自处理这场危机。

在登机前,加代拨通了一直安排待在澳门躲事的狠人郝骡子的电话,让他立刻回深圳。郝骡子什么事儿也不问,直接答应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嘉乐在珠海坐镇,他吩咐兄弟刘士邦:“你们不用回珠海,在深圳找个地方把张荣民藏好。然后让他们把钱送到珠海来。”

付涛筹集了两千万现金,按照陈嘉乐的要求送到了珠海。陈嘉乐安排吕四福和付涛进行交接。陈嘉乐对吕四福说:“付涛来了,就别让他走了。”

付涛和吕四福见面,付涛急切地问道:“我兄弟张荣民在哪里?”

吕四福回答:“张荣民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你把钱带来了吗?”

付涛说:“两千万现金都在我车里。”

吕四福让手下将钱从付涛的车里搬到自己的车里。钱一搬完,吕四福冷笑道:“付老板,说实话我挺佩服你的勇气,竟敢一个人来珠海。不过,今天你都到这了,恐怕走是走不了了。”

付涛镇定地冷哼一声说说:“吕四福,你以为我敢来,就没准备好吗?!”

话音刚落,付涛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蛋蛋,捏到手里准备引爆,然后大声警告道:“都别动!否则我们一起完蛋。吕四福,你赶紧告诉陈嘉乐,他要的两千万我给了,我希望你们遵守承诺,立刻放了我兄弟。不然,咱就一起死在这吧!”

吕四福看这架势,无奈之下,只能拨通了老大陈嘉乐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陈嘉乐就急切地问:“吕四福,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吕四福回答:“乐哥,钱已经收到了,可是付涛带着小蛋蛋来的,他说如果不放了张荣民,他就和我们同归于尽。”

陈嘉乐沉默了片刻,然后说:“妈的,好吧,让付涛走吧。”

吕四福对付涛说:“乐哥说了,你可以走了。”

付涛坚定地说:“走?我可不能走,除非我得到张荣民已经安全的消息。”

陈嘉乐在电话那头听着呢,他也知道付涛是个硬骨头,于是说道:“好,我马上放人。”

挂断电话后,陈嘉乐亲自联系刘士邦,让他放了张荣民。张荣民被送回表行后,付涛的兄弟立刻通知了他。付涛这才放心地和吕四福分开。

当付涛回到深圳时,张荣民被打得惨不忍睹,早已经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了。付涛心中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对陈嘉乐的狡猾和狠辣有了更深的认识。他知道,这场斗争远未结束。

深圳的兄弟们聚集一堂,议论纷纷。有人主张立刻找陈嘉乐算账,有人则认为陈嘉乐的手下都是些不要命的亡命之徒,难以对付。正当大家争论不休时,加代带着李正光走了进来。

加代简单了解了情况后,立刻召集大家开会。李正光,这位从北京远道而来的大哥,毫不犹豫地表示:“代哥,一旦找到陈嘉乐的藏身之处,我带人先进去。陈嘉乐不认识我们,这是个优势。”

付涛接着说:“代哥,我打听到陈嘉乐最近每天都在珠海的帝豪金矿夜总会,他和那里的老板关系密切,夜总会的保安加上他的手下,总共有一百多人。”

加代听后,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不管他有多少人,这次我必须收拾他。付涛、常鹏,立刻召集兄弟们!”

接着打电话通知了湖南帮老大毛天赐和盐田海河帮老大阮军生,让他们也召集人手。

众人闻风而动,加上李正光带的兄弟魏海波、李兆杰、石广生、冯胜利,以及加代的兄弟武猛、于永义、曲贵阳、王伟杰,还有郝骡子,总共两百多兄弟,全都装备了五连发,气势汹汹地直奔珠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