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短篇小说,内容纯属虚构,请理性观看。

我出生在一个典型的农村家庭,父母都是普通农民,那个年代,家里条件很差,靠种几亩薄田维持生计。

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因病去世,父亲辛勤劳作也仅能果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一家每天劳动到昏天黑地才能吃上一顿饱饭,但父亲对我们匮乏的生活仍然满怀希望。

他说只要刻苦用功,以后一定可以改变命运,所以我从小非常勤奋,成绩名列前茅,老师和父亲都夸奖我聪明好学。

可在我初二那年,父亲突然得了重病,需要动手术。这对本就捉襟见肘的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

哥哥正处于高考时期,而弟弟才刚刚上小学,我不得不辍学在家,去镇上当学徒补贴家用,每天从早到晚打铁,是非常辛苦的体力活。

好在我手脚麻利,师父夸我学习能力强,手艺上得非常快,三年后就独当一面。

那段日子我过得非常辛苦,早出晚归,带着铁锈味的双手是我最好的证明,好在父亲手术平安,家里的贫困日子也渐渐好转。

我后来又自学了许多手艺,像钳工、木工、电工等,这对今后的生活帮助很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常想如果没有辍学,也许我的人生会截然不同。但我并不觉得遗憾,因为我的经历让我成为一个百折不挠的人。

后来我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庭,为了养活一家人,我只好离开家乡让哥哥帮忙照顾我的两个儿子,和妻子来到大城市打工。

刚来到这个陌生的大城市,我感到迷茫和焦虑。好在老乡介绍我到一个建筑工地打零工,虽然辛苦,但也能糊口。

第一次来到工地,震耳欲聋的机器轰鸣声让我有些不知所措,领班把我带到一处空地,让我先帮忙搬运材料,这活虽重但简单,我抱着干劲干活。

我对一切都感到新奇和不适应,不认识路,语言不通,还经常被人欺负,有时工地上的人开玩笑说我老实好骗,我虽然不高兴,但因性格内向,也不会与人争辩。

一开始我手脚笨拙,弄不清砖块的规格,经常搬错地方,老师傅把我骂了一顿。

之后,我便红着脸认真记下每种材料的用途,慢慢地,我学会分辨砖块、水泥和钢筋,也记住搬运的流程,工作起来顺手许多。

中午吃饭时,我找个阴凉处坐下,拿出老婆做的菜馒头,这时总有几个老工叼着烟走过来,笑说新来的让我们也尝尝家乡味。

我知道他们是跟我开玩笑,就站起来跟他们握手打招呼,说今天就让我一个人尝尝老婆的手艺吧。

下午我被分到搅拌水泥这一环节,我戴上口罩和手套,照着步骤往搅拌机里加入沙子、石子等材料,开始我不太熟练,加料的比例都不对,又被老师傅批评了,通过观察和实践,我很快掌握搅拌的诀窍。

打下班卡时,老板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我第一天表现不错,只要肯吃苦耐劳,没准儿能留下来做长工,我兴奋地连声道谢,决心记取老师傅的话,再接再厉。

回到屋子,我洗去一身的灰尘与疲惫。

虽然只是介绍的零工,但我觉得自己又成长了一些,我相信只要努力,我一定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站稳脚跟,给家人更好的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二儿子刚上初中,生活很拮据,我和妻子都在这里工作,省吃俭用,把仅有的积蓄大部分都寄回家里。

如此这般工作了十几年,我们的生活也渐渐好转,大儿子成绩优异,考上一个本科学校,我高兴坏了,为了下一代能念书改变命运,我必须更加努力工作。

每年春节,我都盼望回家团圆,平时太忙,一年回去一次都难,每次坐上回家的火车,看到车窗外熟悉的田野,我内心激动不已,终于可以见到亲人了。

我给大儿子打了个电话,听着他爽朗的声音,我开心极了,“儿子,新年好!”我笑着说,儿子也笑眯眯地跟我问好。

大儿子关切地说:“爸,您身体还硬朗着吧?工地上辛苦,也要注意卫生和休息,别太拼命了。”

我想了想说道:“儿子,我想回家过年。”

电话那头大儿子犹豫了,说:“爸,坐高铁回来挺辛苦的而且还很贵,要换好几趟车,路上又冷。”

我听大儿子的口气,知道他是担心我大老远赶路。我立刻说:“儿子,我身体还行,火车旅途也不远,出来太久了很想回去看看你们了。”

可儿子还是说:“要不您还是在工地过吧,反正家里也没啥重要的事。您在外面工作身体才是最要紧的,得好好休息。”

我心里很失望,但也理解儿子的苦心,不想让我大冬天跑回家。“好吧,那我在工地过年也没关系,你们家里过好年就行。”我强打精神说。

挂了电话,我不禁有些消沉。过年的时候能回家团聚,是我老年最大的心愿啊。可是为了儿子,我也只好忍痛放弃。

后来,我假装没事人一样,叮嘱儿子好好吃年夜饭,要记得给我寄张家宴的合影。还告诉他,工友们会办晚会,我也可以过得热闹。

我知道儿子听出了我的失落,但他还是温声细语地答应下来,让我保重身体。

我强打起精神,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儿子,我一把老骨头了,能工作挣钱才是正经事。你们年轻人要好好过节,将来也要孝顺父母,记住啦!”

挂断电话,我失落地坐在宿舍床上。夜深人静时,我看着墙上孩子们的照片,想起他们小时候爬到我膝盖上要糖吃的场景。

如今孩子们都长大成人,我也老去,我们之间似乎横跨了一个世纪般遥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年三十那晚,寒风瑟瑟,我和妻子在简陋的工棚里简单凑合吃顿年夜饭,同事们都回家去了,整个工地冷清异常。

我看着墙上孩子们的照片出神,思念之情油然而生......

这时,窗边突然飘来饺子的香味,隔壁工友说有人在门外,我惊讶地打开门,儿子正笑脸迎面出现!

“儿子,你怎么来了!” 我激动地拥抱了他,眼泪夺眶而出。

原来,他们早就买好了车票,偷偷赶来这里给我过年,儿子知道我一个人辛苦,才想方设法给我一个惊喜。

“爸爸,新年好!我们来陪你过年啦!”二儿子也笑嘻嘻的进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他们提前在镇上开了家小旅店,就住在我的棚屋里。

夜里我们头挨头睡在一起,二儿子絮絮叨叨地跟我诉说在学校的见闻,大儿子还特意给我做了许多好吃的。

第二天大年初一,我激动地带着他们在工地四处转悠,给大家拜年发红包。

大家都非常惊讶我家来了这么多人,纷纷过来跟我握手拥抱,平时我不太说话,今天却热情得不得了。

我们一起吃饺子、逛集市、放鞭炮、打麻将,热热闹闹地欢度新春佳节,晚上我们看着春晚,一家人乐不思蜀,我给儿子和儿媳妇讲述我的艰辛奋斗历程,他们都非常敬佩我的坚持不懈。

这次儿子特意赶来给我过年,让我深深感受到家的温暖,我决心要更加努力工作,赚更多钱,没准明年就可以凑够彩礼,将来帮儿子办个喜事。

就这样,在简陋的工棚里,我温暖又难忘地过了这个年。

这份家人团圆的喜悦,是我在异乡最深的牵挂。我突然觉得一切艰辛都值了,因为我拥有其他人求之不得的家庭幸福。

家,是我生命中最温暖的港湾。这个春节,虽然我没有坐上高铁回家,却拥有更加珍贵的礼物——家人的陪伴和理解。

这一路走来有各种风风雨雨,但有家人的支持,就能勇往直前,这个春节,是我人生中最特别的一个,也是最温馨的一个,感激亲情,让我明白生命中最真挚的快乐源于家庭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