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署,历时2年9个月的抗美援朝宣告结束,可这并不意味着朝鲜问题得到彻底解决,另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已经悄悄登场。

宏观来看,当年中苏朝同属社会主义阵营,中苏交恶始于50年代末,中朝关系紧张则发生在60年代中,实际上,从朝鲜战争打响后,很多细节问题已经令人倍感惊心动魄。

很难想象,就在志愿军战后留朝大力帮扶、建设之际,金日成曾“口吐狂言”,那一句“你不要几十万军队老在这里”已然暴露出中苏朝三国关系的暗潮汹涌。

要说金日成为何在中朝联盟阶段对救命恩人如此冷言冷语?毛主席在1958年宣称“志愿军全部撤出朝鲜”的背后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隐情?

回溯历史真相,悲壮的抗美与援朝,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心酸史。

先来聊聊这个问题,金日成当年对志愿军的态度到底如何?尤其是他与彭德怀的关系是否融洽?不妨看看朝鲜方面当年在斯大林面前的数次颇有微词。

“中国援朝就是为了装备自己。他们装备一批部队,即派去朝鲜实地作战,打一个时期仗就撤回来,然后再装备一批,再派出。如此轮番改装,轮番上前线,既熟悉了武器,又锻炼了军队,每改装一批只需十天半月!”

“彭德怀刚愎自用,自己决定一切,不听别人的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只能说,当时羸弱的朝鲜大有“又菜又爱玩”的风采,他们依赖着中苏两国的全方面援助却无法敞开心扉,如此拧拧巴巴在停战后变得越来越明显。

1953年3月,斯大林逝世,此时的朝鲜还在志愿军的帮助下进行战后重建,金日成却提出了令人吃惊的“主体思想”。

“在思想上树立主体,政治上自主,经济上自立,国防上自卫。”

显而易见,此时的金日成已经公开表明心意,他不想受制于苏联的同时,也不愿与中国瓜葛太多。

即便志愿军还在满心热忱地重建朝鲜,他的政治铁腕早已暗中发力,便是从战争后期开始对劳动党延安派干部的不断打压、清洗,只不过,斯大林的逝世让这一切变得越发明朗化。

4月23日,朝鲜劳动党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金日成借由“个人崇拜”再度清洗国内派、排挤苏联派,以此逐步实现他的一人独大。

由此,劳动党在同年8月召开全体会议之际,延安派及苏联派还是联手对金日成集团提出质疑、发动政变,即“八月事件”。

源于金日成对延安派、苏联派的污蔑、打击、批判,中苏方面领导人为之震惊,尤其是态度鲜明的中方,毛主席因此第一次明确指出金日成做法有误,中苏代表团随即奔赴朝鲜并要求劳动党重开中央全会,力争解决朝鲜问题,以此维护中苏朝关系稳定。

就在彭德怀奉命随中苏代表团赴朝后,也就有了开篇提到的那一幕。

此时的志愿军尚有44万人镇守朝鲜并参与战后建设,金日成虽对劳动党延安派的态度有所缓和,面对彭德怀却声称“你不要几十万军队老在这里”。

11月,金日成领导的朝鲜政府再度搞出“幺蛾子”,他们向中国政府发出备忘录,提出志愿军撤军,由联合国出面协助解决朝鲜问题。

出于对时局的权衡以及社会主义阵营的负责,毛主席敏锐地察觉到金日成极有可能想要脱离社会主义阵营,这也才是他下“逐客令”的真实意图

即便如此,中方对此并未买账,在与苏联沟通后正式做出回应。

“全面解决朝鲜问题的条件还不成熟,需要经历长期斗争。”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中朝同盟关系越发让新中国领导人感到如鲠在喉之际,中苏关系也渐渐出现裂痕。

表面上,中苏双方出现了意识形态分歧、争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导权等情况,本质上,新中国在捍卫主权问题上的寸步不让越发引起苏联的不满。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就在1958年中苏关系开始迅速恶化之前,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就已经嗅到了危机的气息,也因此有意拉近中朝关系,以此在社会主义阵营中谋求苏联以外的支持。

1957年11月2日,毛主席率中国代表团访问苏联,刚好在莫斯科与访苏的金日成商谈志愿军撤出朝鲜问题,以此增进金日成对中国的好感。

“鉴于朝鲜的局势已经稳定,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使命已基本完成,可以全部撤出朝鲜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毛主席的这一决定的确令金日成欣喜不已,在那之后,他曾两次致电毛主席,一再表达劳动党中央赞成志愿军回国,还迅速提出了具体的撤军实施办法。

1958年2月14日,周总理率中国政府代表团赴朝,落地平壤机场之际,他就明确地公开了此行一大重要目的。

“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完全支持朝鲜政府提出的从朝鲜撤出一切外国军队和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各项建议,并准备为实现这些建议作出积极的努力!”

2月19日,两国政府签署联合声明,3月15日至10月26日,志愿军按计划分三批撤出朝鲜,金日成口中的“几十万军队”终于回到祖国怀抱,中朝关系得以继续维持体面,令人心寒的是,两国关系还是在1965年后进入紧张阶段。

如今回首不难发现,毛主席及新中国才是社会主义践行道路上的虔诚信徒,反观苏联和朝鲜,终究是高举信仰的利己主义者罢了。

参考文献:

《中国人民志愿军是如何从朝鲜撤离的_贺赛》

《中朝关系的历史演进及当代影响(1949-1961)_李瑞琴》

《抗美援朝时期的中苏朝_师哲》

《从同盟到伙伴_中朝关系的历史演变_庞朕》

《70年风雨兼程——中俄关系回顾与展望_李永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