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吵架一辈子,父亲走后三年,母亲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

去年是父亲走后的第三个年头,按照规矩,是要举办三周年的。四年前的那个春天,父亲照常早上起来到院子里站站,我还提前跟他说,我可能那几天就回家看看他们,后来母亲说父亲那天起得早,起来想要去买点豆腐,等着我回家好吃,但是人走在院子里就被绊倒,之后抽搐了几下,人没有了呼吸,母亲吓得不行,赶紧去请村里医 生过来看看,只是人来了,也于事无补,父亲走的很快,没有给任何人留下反应的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先回到的家,随后大哥他们也陆续回到家。我刚进门,就看到母亲从西屋里被人搀扶着出来,她眼睛很红,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但还是说了“儿啊,你爹走了,你爹早上走的,现在躺在屋里,你去看看吧。”

说完,母亲那个眼泪,就有一直在打转。我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让眼泪掉下来,因为我知道,接下来的几天,都是“硬仗”,需要我和大哥一起给办完,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说起来,母亲哭了,我心里十分的难过,回想起来,我的父亲和母亲也算是吵架吵了一辈子了,只是没想到,等父亲走后三年,母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也快熬不住了。

1.

我不知道大家的父母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但在我的印象里,我的父母是一直在吵架,不停的吵架,甚至最离谱的就是天还没亮,父亲就坐在被窝里抽起烟,然后把睡在旁边床上的母亲喊起来,两个人都抽着烟,坐在被窝里开始了新的一天的骂架。

至于为什么骂,至于骂的什么,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谁都不服谁,气势上你但凡高我一点,我必须压制住你。

每天早上邻居们端着碗饭在家门口吃饭,等看到我父母出来吃饭的时候,就会笑话“今天怎么又开始骂架了?因为啥?”

我不知道,大哥也不知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姐跟我说,他们好像就是不对付,一直在骂架,从她小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也不是这三五年的事情。只不过大姐小时候,大家忙于生计,忙于吃饭,大家也没有那么多的闲心思骂架,只是说什么时候干活累了,或是出了什么问题,他们两个才会骂架,但也不是很频繁,和普通家里差不多。

谁也没有想到,人年纪大了,我和大哥都成家,尤其是大哥,还有了小孙子,按理来说他们应该是该稳重一点,谁知道,吵架更厉害了。

我们家,兄弟姐妹5个,我排行老五,是最小的孩子。从我记事起,家里就过得很一般,当然现在过得也是很一般,不过不像以前了,吃了这顿没下顿的。

家里没东西吃,或者说可以吃的东西少,父亲的暴脾气就起来了,说孩子多,吃的也多,尤其是我。

大姐说当时母亲怀我的时候父亲一直不想要,但还是母亲坚持了下来,当时父亲就说多一个人就多一口饭,家里穷成什么样了,拿什么吃。

母亲就表示,只要家里有吃的,就有我一口。

其实父亲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我不仅有吃的,还有学上。大姐二姐大哥他们都没怎么上过学,唯独我,上完了初中,家里有什么吃的也都紧着我吃。

那个时候家里穷,孩子多,母亲每次做饭都做的很多很多,放的东西也多,就是怕孩子们不够吃,尤其是大姐和大哥他们都是出力的人,干完一天活回到家,饿了前胸贴后背,恨不得一口把锅给吃了,饿的不行,所以每次母亲都是做很多很多。

这个习惯,一直保持了好多年。

尤其是到了父母晚年的时候,其实家里虽然还是穷,但在吃上面已经是很宽裕了,但每次母亲还是做很多,可是做多了就会剩下很多很多,家里也没有养狗(父亲不喜欢养狗),要么就是母亲当剩饭吃,要么就直接倒掉。

但是,每次倒掉母亲就心疼的不行,强行自己吃剩饭。

父亲就骂母亲,说她是没骨头,说她就是穷怕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做那么多的饭,还吃剩饭。父亲看见剩饭一大堆,就气不打一处来,骂母亲。

总之说的很难听很难听,我担心写出来审核不过,就省略了。各位网友可以自行脑补一下,是你们这辈子都没有听过的脏话,父亲当时都说给母亲听了。

大姐总是说,母亲是心疼我们,想想小时候吃不饱饭,现在看到面缸里有面,母亲心里也是开心的,做饭的时候,已经习惯性做很多饭了,哪怕吃不完,心里也是高兴的。只是,浪费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大姐二姐出嫁了,三姐受不了家里的这种氛围,直接嫁到了外省,很远很远的地方,好几年都不回来一次。

大哥也出去打工了。

我呢,算是捡了便宜,上了学。

那个时候家里经常停电,母亲就给我弄煤油灯,我坐在小方桌下写作业,母亲就在一旁缝衣服或是做一些针线活之类的。

一到深冬,家家户户都开始忙碌起来,我们村卖白菜的比较多,每年父母都会拉着白菜到集镇上去卖,但是父亲他腿是瘸的,每次去一趟集镇上,都是比较艰难,所以很多时候,父亲是想让我跟着过去。

但母亲就心疼我,担心我受冻挨饿,也担心影响我学习,就不让我去。

每次到了这种时候,他们两个指定会吵架,一个说都是苦孩子,有什么好娇贵的,一个说孩子已经冻得手脚肿胀,还去遭这个罪干嘛?

我自然是明白的,也是很积极的帮忙干活,这倒不是说怕父亲,而是单纯的不想让他们吵架,他们不吵架,我作业可能写的也是很快。

后来,我和大哥都结婚生子了,也都在外地工作,老家回来的不多。

我的孩子,和其他孩子一样,都做了留守儿童,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和媳妇白天上班,很晚才回来,照顾不到孩子,把孩子留在家里,在村外的那个小学读书也挺好,减少了生活开支。

只是每次回来,孩子都跟我说,说爷爷奶奶半夜里总是吵架,自己睡的正好,总是被吵醒。

他们在吵什么,为什么吵,他也听不懂,但就是知道,声音很大很大。

我笑着对儿子说,不用担心,要习惯。我从小就是听他们吵架长大的,他们这个“习惯”算是改不掉了。

但说来也是奇怪,自从孩子跟我父母说了好多次这个事情之后,他们二老确实吵架的不多。

儿子还说,有一次他们两个吃完饭,碗就放在脚旁边,然后开始吵起来。

一个说今天做的饭不好吃,一个人说有本事你去做啊。

一来二去的,吵的不行。

儿子呢,似乎是已经开始习惯这种状态。

于是就把他们的碗端到厨房里,等刷好玩之后,儿子就拿出来一把菜刀和一把剪刀,放在地上让二老去选“别光吵架啊,拿起来东西干架,谁输了我让我爸送他/她去医院。”

这一招,我是不敢用,如果我用了,估计我父亲能追我二里地打我。

但是儿子使用这一招很管用,二老也渐渐地不吵了。

尽管已经平和了很多,我还是不放心,最后还是把孩子接走了。如此一来,老家,彻底就剩下二老。

日子过的很快很快,一眨眼,我们都长大了,父母也老了,我也惊讶的发现,父母的头发都花白了,腰也弯了很多很多,他们的脾气再也没有年轻时候那么暴躁,但偶尔,也会斗嘴。

以前因为种地斗嘴,现在因为不想种地斗嘴;以前因为家里没有吃的斗嘴,现在因为做饭多或是做的不好吃而斗嘴。

我有时候就在想,他们为什么结婚,为什么还生下了5个孩子?如果换做是我,这婚不结了也不受这个气。

然而,别说他们有孩子了,孙子也有了,马上重孙也有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

我们出门在外,和大多数游子一样,一年到头也就过年的时候回家看看父母。他们年纪大了,我和大哥每次回家过年,都是提前回去好几天,陪他们过年。

这几年,父亲腿疼的厉害,要是按照以前,他脾气暴躁的不行,但现在好多了,似乎也接受了现实。

每天和母亲在家里生活,日子过的倒也还行,只是相互照应,也算可以,我和大姐他们在外地,也就安心了。

谁知道,意外还是来了。

那年春天,我说了一个时间,到时候回家看看父母,他们很高兴,等着我回家。

可就是那天早上,我刚坐上车,家里就打过来电话,说父亲走了。

出在门外,最怕的就是家里忽然来个电话,尤其是大清早的电话,哪怕是个旁亲,这心里都会咯噔一下。

我在接电话的时候,心里就在想,怎么回事,生病了?突发疾病?赶紧送医院?缺钱了?

我想了很多很多可能性,但就是没想到,人走了。

说起来,父亲年龄才70多岁(走的时候),在村里这个年龄也不算是很大,我们村80岁的老人大有人在,那父亲怎么就走了呢?

我哭了一路,跟各个亲戚打电话,赶紧回去奔丧。

回到家,就看到母亲被人从西屋里搀扶出来,她眼睛红红的,强忍着泪水。

葬礼结束后,邻居们为了安慰母亲,还跟她开玩笑“你家老头走了,这下没人跟你吵架了,吵了一辈子,终于清净了!”

邻居说的是实话,他们确实吵架吵了一辈子。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父亲走了之后,母亲整个人就变了样,说话没力气,走路没力气,眼神无光,甚至,都不想多说话。

我们走了,走之前还跟各个邻居打招呼,如果家里有事,记得给我赶紧打电话。母亲知道后还笑笑说,自己身体好着呢,不会出现什么事。

也确实如此,父亲走之后,母亲在院子里种了菜,什么豆角黄瓜,什么大蒜梅豆等等,什么都种上了,和之前一模一样。

只是啊,每次再见到母亲,她都是肉眼可见的瘦下去,一点精气神都没有。我和大哥想带她走,但母亲不肯,她说以前有父亲在,家里的人情世故,家里的大小事都有人撑着,我和大哥可以安心在外工作。现在没了父亲,这个家的门头,就由她来撑着。

家不能散,在村里什么最重要,人情世故啊。

劝不动,也只好多回来看看她。

我离得近,回来的比较勤快,每次给母亲带点水果什么的,给她做做饭,然后就走了。可是,看上去母亲也没啥,就是精气神不对。

父亲去世三年,母亲住了2次医院,摔了一次腿,肿了半个多月,是我回家每天带着她去打针;手也栽了一次,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子,是大姐带着她去诊所做的包扎。

母亲就在这三年里,老的很快,很快。

4.

办完父亲三周年,我和大哥再一次提出来让母亲跟着我们走,母亲却说自己老了,万一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不好。

我和大哥都说不在乎,有什么好不好的呢?

然而母亲还是摇摇头“算了算了,我就在家吧。”

大姐和二姐想要接她走,也被拒绝了“儿子家我都不去,女儿家我更不去。”

父亲去世的第四年,母亲耳朵更加的聋了,有时候你平常语气跟她说话,她听不见,但如果你大声说话,她又说你态度不好,是不是烦她了。

母亲牙齿掉的差不多了,吃东西只能吃点软和的,不过饭量还是可以的,我和大哥总是说,母亲心态好,一直是积极的生活,如果换做是别人,可能饭都不想吃了。

过年回家的这几天,我每天都在给母亲做饭炒菜,下午的时候,还会烧开水,然后给她泡点香蕉、橘子或者是草莓,母亲喜欢吃水果,尤其是草莓,我每年过年的时候都会给她买很多,慢慢的泡着给她吃。

只是啊,大哥已经返程了,他工作忙。

我也要返程了,今年也是没有劝动母亲的一年,我想着让大姐有空过来照顾一下母亲,我和大哥给她钱,可是母亲心疼大姐,说大姐照顾孙子,太累,就不让她再照顾一个老人了。

想来也是难过,母亲照顾儿子又照顾孙子,到头来,年纪大了,却又担心孩子们辛苦,为了不给孩子们添麻烦,她总是说自己还可以做饭,不用人照顾。

看着母亲,我有时候就在想,真的是这样吗?她和父亲吵架吵了一辈子,我总以为是相互讨厌,相互嫌弃,可看看这几年,父亲不在了之后,母亲怎么老的这么快?老的我都来不及反应。

如果啊,能够在老家找到一份工作,我是一定不会出去打工的,就留在家里陪着母亲,钱多钱少无所谓,只要能陪着就行。

也希望,母亲身体健康,那就是福分了。

别老的太快,千万别老的太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