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俄乌战场发生了重大变化,俄军取得了近半年以来最重大的胜利,打开了全新的局面。目前俄军正在组织从数个方向发起进攻,而乌克兰军队则因为缺少人员和弹药而陷入被动。这一变化使得美国和欧洲的舆论风向出现明显转变,西方国家内部要求举行关于俄乌战争的谈判、实现停火的呼声达到前所罕见的音量。

在这个关键时刻,中国借着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召开之机,由王毅外长亲自出面展开穿梭外交,与欧洲各个主要国家的高层进行沟通对话。而在结束慕尼黑会议后,王毅外长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巴黎,对法国展开访问。

在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会谈中,王毅外长当面交了底,表示“中法同为独立自主的大国、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多极世界中的重要力量,应加强战略协调,深化战略合作,为促进全球和平稳定作出中法贡献。”可以明显看出,中国已经开始为俄乌战后的国际秩序进行布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毅外长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讲演)

对于欧洲来说,2024年要面临两个可能发生的“灰犀牛”事件:一个就是俄乌战场乌克兰方面可能发生的溃败。不过从目前来看,乌克兰方面在本年之内还有可能”顶得住”,即使溃败,也不至于丢失全部领土。

在外国援助方面,欧盟在今年将要安排数百亿欧元的支援,日本也承诺要援助乌克兰一百多亿美元,从美国众议院主要议员的表态来看,今年三月份美国大概率会批准对乌克兰的援助,虽然金额也许会有所调整,但数百亿的规模是不会变的。

在人员方面,乌克兰议会正在制定一个严酷的征兵法案,按照乌克兰媒体的估计,乌克兰仍然有九十余万适合征兵的对象;因此在2024年之内,乌克兰军队理论上还是有能力与俄军拼到底的,但是这其中的变数就是乌军的士气以及乌克兰政府的稳定性,这两个不确定性在泽连斯基罢免了前乌克兰军队总司令扎卢日内之后就愈加明显。

另一个更大的“灰犀牛”事件就是美国大选特朗普再次当选,这是一个大概率事件,而它带给欧洲的影响则是“致命的”。从特朗普近期的讲话来看,他一旦再次当选,就将毫不犹豫地执行极端自私的“美国第一”、“美国优先”政策,很可能会抛弃乌克兰,并且将欧洲的防御重担全都甩给欧盟自己,并且还要在科技和贸易等领域“背刺”欧洲的“盟友”们。在他的影响下,即使乌克兰在2024年能够顶住俄军的进攻,在2025年也必然会遭受失败。

(王毅外长会见法国总统马克龙)

因此,欧洲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对未来充满了焦虑,这种焦虑心理在这次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表现得十分明显。法国总统马克龙已经在过去一年中数次提议欧盟建立一支北约之外的联合安全力量,就是为了应对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可能对欧洲的“背刺”行为。欧洲的许多国家也在从经济、科技、能源等多方面讨论如何应对特朗普上台后的局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阿夫杰耶夫卡已经基本结束,俄军获胜)

俄乌冲突如果以俄罗斯的取胜而告终,将严重冲击美国主导的欧洲安全秩序,甚至可能会导致全球政治格局的重构。这是影响世界历史进程的重大演变,所以中国很敏锐地抓住了时机,开始与欧洲主要国家进行对表。

在与马克龙会见之前,王毅外长已经与乌克兰、德国、波兰、西班牙等国政要进行了会谈,可见中方希望对欧盟和欧洲国家“扶上马、加一鞭”,推动它们坚持战略自主,拒绝再跟着美国跑。如果欧洲方面经过俄乌冲突后能够加大自主决策,在处理中欧关系时排除美国的干扰,那么中方为战后秩序所做的布局和努力就没有白费。

(俄军并未停止脚步)

此外,欧盟近期在一些亲美政客和内部利益集团的推动下,试图在电动汽车、高铁、绿色能源设备等领域对中国企业树起贸易壁垒。王毅外长的这次访问也是为了说服欧盟国家放下成见,与中国建立双赢的贸易关系。

2024年的世界将充满动荡,这些动荡既是“危”也是“机”,中国从现在就开始运筹帷幄,为未来做着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