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开元年间,被誉为盛世,自古以来,无数人向往。

可是,有盛必有衰。

安史之乱过后,唐朝由盛转衰,大唐江河日下,那个曾经风光无比的时代,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如夕阳西下。

杜甫有一首小诗,28个字,写尽了唐代由胜转衰的历史,读来一声叹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首诗就是杜甫的《江南逢李龟年》。

《江南逢李龟年》

歧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唐代宗大历五年,公元770年,杜甫在江南遇到了李龟年。老友相见,颇为感慨。

杜甫回想开元年间,与李龟年的相遇。

“歧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原来,上一次见面,是在歧王和崔九家里。

歧王和崔九是谁?

歧王是唐玄宗的弟弟,名叫李范,被封为歧王。因追随李隆基,备受信任。

李范喜欢文学音乐,府中常常聚有才子乐工,擅长音律的李龟年,也备受歧王的喜爱。

据说,有一次,李龟年到歧王家里作客,家伎们开始演奏音乐,李龟年马上说:这是秦音的慢板。不一会,他又说:这是楚音的流水板。

歧王本人是个懂音乐的人,所以,十分欣赏李龟年,音乐结束,赏赐给了李龟年珍贵的丝织品,可李龟年却不屑一顾,他径直拿起乐人的琵琶,尽情拨弄起来。

而歧王对他没有丝毫责怪,这是多么恣意的时光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崔九是谁呢?

崔九,名叫崔涤,因为排行第九,人称崔九。

唐玄宗为藩王时,两人同住兴庆里,结为好友。

唐玄宗被韦皇后迫害时,被贬为潞州别驾时,朋友们送行到长安城外,只有崔九一直送到华州,送出两百多里,可见感情之深。

唐玄宗继位后,对崔九十分信任,他经常随侍在旁,与诸位王爷同席而坐。

崔九十分幽默善辩,皇帝恐怕他泄露禁中谈话,将“慎密”两个字亲自写在他的笏板上。

由此可见,崔九在唐玄宗朝与达官贵人相交,十分吃得开。

在玄宗朝,歧王、崔九都是炙手可热的人物。

而年少的杜甫和身为乐工的李龟年,经常出处歧王宅中,拜访崔九堂上,纵论诗文,即兴演奏。

可想而知,杜甫和李龟年,也经常碰到,有过交流。

那个时候,正值开元年间,杜甫是开元盛世的亲历者,他有一首诗曾回忆开元盛世: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

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

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

齐纨鲁缟车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

那是一个生活无忧,恣意欢乐的盛世,诗人和艺术家,尽展才华。平民百姓人人都是笑脸,家家不缺衣食。

当杜甫与李龟年的再次相见,却是770年了,此时,距离开元盛世,已经过去了40多年,安史之乱也已经结束8年了。

大唐的历史进入了唐代宗时代,社会始终没有从动乱中恢复,满目疮痍的社会,早已不复开元盛世的气象

歧王和崔九早已仙逝,唐玄宗也逝去了。长安不复当年的繁华,盛世不再。那个大唐最美好的时代,终于成了记忆。

作为开元盛世的亲历者,杜甫和李龟年在落花时节的江南相遇了。

江南的风景正好,却衬得相遇的两人更加凄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曾在王府恣意弹奏的李龟年流落江南,没有了往日的恣意潇洒,此时,只能到处卖唱讨生活。

而杜甫呢,已经年近花甲的他,安邦定国的理想没有实现,连生活也变得困难。

曾经,出入王府高门,纵论诗文,好不畅快。

如今,流落江南之地,饱经风霜,人生凄凉。

世境离乱,年华盛衰,人情聚散,都浓缩在这短短的二十八字中。

“开元全盛日”已经成为历史陈迹,一场翻天覆地的大动乱,使杜甫和李龟年这些经历过盛世的人,沦落到了不幸的地步。

清人黄叔灿《唐诗笺注》:“落花时节又逢君”,多少盛衰今昔之思!

清人何焯《义门读书记》:四句浑浑说去,而世运之盛衰,年华之迟暮,两人之流落,俱在言表。

是啊,一句“落花时节又逢君”,跨越40年的相见,盛世完了,花儿落了,往昔的美好一去不复返了,只剩我们凄凉的活在这个人世间。

有人说,《长恨歌》以唐玄宗和杨贵妃的爱情悲剧,展现了一场唐代盛衰史,而杜甫,则更为凝练,他将自己与李龟年的相遇,写成一首绝句,28个字,再现大唐盛衰之思。

这首诗,就是一部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

当我们回味大唐时,不妨读一读这首诗,短短四句,一定可以给你世事沧桑、人事变换的时代沧桑之感。